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三十一年前的今夜:天安門救傷站的鐵床


【撰文:陳清華】

(編按:原文刊載於筆者Facebook。陳清華是1989年最後一批上京支援北京學生的學聯成員,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見證軍隊鎮壓。現為社工。照片由陳清華提供,蔡淑芳拍攝。)

三十一年前的今夜 1989年6月4日 淩晨4時30分

六月四日的北京,是看不見星光的漫漫長夜。劃破夜空的,只見解放軍機槍射出的曳光彈、充斥在空中的血腥味、和人們倒在血泊中的哀嚎痛號⋯

醫院擔架已被人血、體液和腦濺到不敷應用到一個地步,院方只好直接把加位用的生鐵摺床隨救傷車運來天安門廣場、然後把奄奄一息的傷者放其上送院。

陳清華提供。照片由記者蔡淑芳拍攝。

其中一位這樣給抬著的,還有在北師大會議中見過的高個子同學,然而未待救傷車開、他的氣息已是默寂的消逝在閃爍的紅藍燈影之間⋯

然後不到30分鐘,從板車上轉送一位還不到十四、五歲的小伙子,可細看模樣,才赫然醒覺他正是剛咽下最後一口氣那位高個子同學的弟弟,可喉嚨血流泉湧已令他說不出話;我幫忙在急救他的醫護們、一起按住他抽搐中的雙腿。

然後良久之後,頂著黑膠眼鏡的醫護著我放手:「不用、他走了⋯」我看著他眼角泛著涙影,厚厚的眼鏡片上,正倒映著天安門城樓下裝甲車焚燒所冒出的熊熊火光⋯ 「還不過是個孩子。」他吶喃著、然後又轉身走到由六部口抬回來的傷者群之間。

陳清華提供。照片由記者蔡淑芳拍攝。

很多很多由西長安街六部口運回的死傷者,都是從路障後退時仍遭解放軍窮追、並遭衝鋒槍從後射擊,而我們來自香港的幾位同學,更曾也在六部口和北京市民與學生一起合力拉動路上的分隔欄,然後堆疊成路障企圖藉此阻擋坦克前進。

只是我們沒有待在路障,原來已是生死之隔。

上午4時30分,我和李蘭菊在醫護近乎強抱的簇擁中被推上了救護車「你們走!回香港去、把這一切告訴全世界。」

回想醫護的初心,原也許是要我們離開正被合圍的天安門廣場,希望為血的見證留下活口。

可是這一去,要面對的竟是一場更可怕的惡夢⋯而六部口,在餘下不到兩個多小時之後,竟成了同學們魂斷坦克履帶下的墓塚。

(標題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天安門救傷站的鐵床、與六部口上的安魂曲〉)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