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今年的六四(回顧這過去的31年)


陳日君樞機。資料照片

【撰文:陳日君樞機】

六四事件發生至今日已31年,回歸也已23年,我們教徒每年紀念及祈禱,不祇為追悼那些為正義而犧牲了自己的烈士們,也不是祇為求主安慰那些為這事件而仍在忍受磨難的親人、同道,也為提醒我們自己應該拾起烈士們倒地時留下的旗幟,繼承他們的使命。天主這麼多年讓我們生活在這自由平安的島上,現在我們有責任維護這福份,不祇為傳給我們的下一代,也為國內的同胞爭取,使他們也能擺脫奴役,享有天主子女應有的尊嚴。

回歸時我們都相信「一國兩制」的許諾給我們機會去完成那使命,可是很快我們發覺受騙了。

中共蠶食香港的高度自治

2003年我們並不反對23條立法,但我們拒絕政府在幾乎沒有諮詢的情形下,把一套剝削許多人權的惡法壓到我們頭上。跟着是2004年北京違法釋法,否認我們在2007、2008年可以有普選。政府說要「循序漸進」,但提出的都是「遊花園」的方案,在方案被否決後政府也不再努力重啟政改。在沒有民選的政府的情形下,根本沒有希望能產生一套合理的國安法。

祇有真普選才能解決香港深層的問題,但政府食言,拖了又拖,不理會我們合法的要求。

由「佔中三子」領導,在六天和平的「毅行」後,我們進行了一個「民間公投」,把出線的方案遞交香港政府。政府不祇否認公投的合法性,甚至不屑一睹,藐視八十萬人民的要求,給中央作了一個不信不實的報告。中央否定了自己定出的五步曲,作了一個「八三一」決定,粉碎了真普選的希望,佔中行動勢在必行。學生們接過了那「公民抗命」的行動,引發了七十多天的「佔鐘」(雨傘運動),引起了國際的注意和讚賞,可是政府一點也沒有讓步。示威者祇點到了暴力的邊緣,但被捕、被告的,都安然付出公民抗命的代價。一切彷彿全歸正常。

政府以為可以得寸進尺

2019年(不知是否在中央指示下)林鄭特首提出一個《引渡逃犯條例》(我們稱之為《送中條例》),意在製造恐懼而窒息言論自由。一百萬、二百萬人的和平遊行未能勸服特首撤回計劃,而是一批勇武青年成功阻止了建制派立法會議員進行二讀、三讀。從此勇武派「不要大台,一如流水」地嘗試做「和理非」派未能做到的事,他們冒着生命危險,不斷提醒執政者不能不理我們的訴求。可惜特首和中央縱容警方狂用暴力,趕盡殺絕,幾乎天天有許多青年及市民被打、被捕,也有我們懷疑是「被自殺的」。

在中文大學、理工大學發生的簡直是兩塲戰爭,警方的暴力如軍隊打敵人一樣殘忍。市民在區議會選舉中表達了他們的憤怒。

武漢病毒虐行時,香港政府卻致力「暴制動亂」多過控制病毒。習大大置親信掌管港澳辦及中聯辦,決意執行極權控制,基本法根本已名存實亡了。

終於人大通過:由人大常委草擬一套「港版國安法」,還厚着面皮說:基本法還活着。

讓我們看看事情怎麼發展到今天的地步

一九四九年我在香港剛入了慈幼會,見那些在內地多年傳教的神父、修士被驅逐出境,他們安心在香港留下來,服務那些有幸逃出赤幕的難民。

一九四八年離開上海時我們以為四年後能回去,開始參與慈幼會會士的工作。但一九五二年上海已不再是我們的家了。離別上海廿六年,文化大革命還未結束,他們開了半扇門讓香港同胞回鄉探親,我回去看見的上海是一個灰色的城市,彷彿在廿六年裡他們沒有建過新屋,舊屋也從沒有刷新。

過了三、四年再回去,情景已相當不同,但還像一個不屬於我們的世界。多年失了聯絡的會士還在監獄裡,他們已不算犯人,但不能回到上海。

一九八九年香港人都在電視見證到北京的「屠城」,心裡的痛使我們再肯定我們是中國人。這悲劇發生了不久,我卻有幸能去佘山修院教書。在國內(地上)修院生活的那七年內我發現許多同胞已像是另一個國家的人,擁抱了另一套價值觀。七年後我們回歸了,還是那「一國兩制」的承諾使我們稍為放心。

中國富了,中國強了,香港人放棄那優越感吧!是嗎?

中國人多,又勤勞,如有機會當然富起來,機會來了,「全球化」!中國加入了「世貿組織」!和中國人交易的經驗並不鼓勵人的信心,但這麼多廉價勞工、廉價產物還是有吸引力的。大家又以為在多接觸中,中國一定會學習到世界的價值觀。

實情是怎麼樣?

教宗保祿六世多次說過:「大家進步,整個人進步,才是真的進步!」

資本和勞動的配合當然造了財富,但中國人民並沒有得到公道的一份。

在這交流中,中國人民也並沒有學到普世價值,卻失落了一些傳統的美德。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說:「全球化可以是好的:全球成一大家庭,彼此關懷;全球化也可以是壞的:強者剝削弱者將他們邊緣化。」可惜全球化的歷史多是後者。國際的強者說是幫助弱者,但他們和窮國的權貴合作,推行的是對他們自己有益的計劃,幫助了的是窮國的富者、貪官,不是人民。

中國再出現在世界舞台上了,以前是窮的,現在富了。窮國的人民以為中國會幫助他們也富起來。習大大提倡「一帶一路」,大家一起走上繁榮的大道吧!但窮國的人民漸漸看不到他們所期望的。中國人借錢給你做基層建設,但你要買他們的材料,用他們的服務。還不起債時就出讓一些特權吧(如開礦權),甚至借出「租界」、「租埠」。完成了那些工程的中國人會留下來,成了新的殖民主義者,新的帝國主義者。許多人已看到這一切為國際和平正成為威脅。

正在這時刻在武漢出現了一個「大頭佛」── 冠狀新病毒肆虐全球。全球化使人們容易流動,病毒當然容易傳開,但全球化使信息也流動,本該使大家及時收到警號。但控制訊息、隱瞞真相的制度使中國害死了世界各國。人命和經濟的損失難能計算,且還在繼續增加。(參考緬甸貌波樞機對中國共產黨的譴責)。各國正群起聲討中國且要求賠償。

病毒使國內也受到嚴重損失,習近平的政敵當然也乘機歸咎於他。

在這四面楚歌的情形下,習近平橫了心要整頓不聽話的香港特區,當它和中國的其他城市一樣。

但這樣做法他不祇違反國家對香港人的承諾,也損害許多國家在香港的利益,他們怎會輕易容忍?而且這樣做法也嚴重損害中國自己的利益。這樣做法不祇是愚蠢,更可說是瘋狂。有句成語說:「天主要人滅亡,先使他瘋狂」。

我們希望中共臨崖勒馬,為自己、為全世界人民的福祉千萬不要引起另一次世界大戰。

其實獨裁國家的國安法不是為國家,而是為維護政權,但香港根本沒有能力威脅中央,我們的食物和水都靠大陸供應。

香港將是另一個天安門或是另一個西柏林?我們更似等待被宰殺的羔羊。我們害怕,但我們知道上天愛祂的子民,我們驅除害怕,挺胸抬頭對「他們」說:「回頭吧!做天主的子女才是真正的幸福。」

本文原載於陳日君樞機網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