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六四31周年】長者堅持到維園 「就算支聯會以後唔搞,我都照嚟」


 

 

到維園舉起燭光,是不少長者每年都會做的事,只因他們忘不了。莊曉彤攝

六四31周年,警方首次反對支聯會主辦維園燭光晚會,但群眾依然自發站在維園6個足球場,高舉燭光,當中包括不少長者。

蔡氏夫婦傍晚6時來到維園。兩人身穿黑色Polo T-Shirt,舉起手機拍下當時還空蕩蕩的維園。

「31年啦。點都嚟行個圈啦,但係安全至上,一陣都係返屋企悼念。」60多歲的蔡太,每年六四都會到維園參加晚會:「有次突然傾盆大雨,咪拎住把遮繼續嚟,半路腰斬咪走人。」

昨天到維園,雖然她心有恐懼,但仍然堅持提早來兜個圈,她苦笑道:「無論因為乜原因,唔能夠再喺維園集會,都暗示緊我哋嘅自由逐步被限制。無得喺維園做嘅嘢,唯有返屋企做。」

蔡太說,這一年發生的社會運動、強硬通過國歌法,令她對六四有更深刻感受:「依家更加明白當年天安門學生嘅感受,體會嗰種專制政權下,傾都冇得傾嘅無奈。話50年不變嘅嘢,突然就變晒。但我哋點都要堅持,話俾佢聽佢要遵守承諾。」

近年,社會出現一種聲音,認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與中國內地發生的事無關,不應悼念六四。蔡太堅持來晚會幾十年,坦言不認同這說法:「無錯,六四並唔係喺香港發生,但睇歷史事件,每樣嘢都會互相影響,唔係一定要喺你面前發生,先叫有份。」

蔡氏夫婦帶備電子蠟燭,傍晚時分到維園悼念。黎卓欣攝

蔡氏夫婦大概沒有想過,就在他們離開之後,香港人推倒了圍欄,步進維園足球場,點起遍地燭光。

60多歲的韓先生今年一如以往,與幾位老友相約到維園。他身旁的好友說:「我哋係合法,無超過8個人!」韓先生馬上打斷:「就算唔合法都要做啦,我哋唔可以睇住班青年唔理!齊上齊落!」

「參與喺人群之中,先感受到嗰種共同嘅信念,展示面對暴政,我哋仍然能勇敢、自強。」警方反對集會,韓先生卻沒有選擇留在家中悼念亡者,堅持親身來到現場,更直言:「預咗俾佢打、俾佢拉㗎啦!」

時光倒流31年,那時在室內設計公司工作的韓先生,5月30日被派往北京工作。他憶述,八九民運主要集中在天安門廣場附近,京城外圈的商舖、社區,仍然正常運作。他負責的工程就在廣場附近,上班途中拍下好幾輯照片,王丹、吾爾開希等人也是他鏡頭下的主角。

平靜的光景只不過幾天,6月3日,韓先生甫起牀,從窗口遠望,天安門長安街附近已開始冒起濃煙。突然,他收到公司的急電,通知他中國政府不願再對話,軍隊快要清場,著他馬上撘飛機回港。當時幾乎所有外國記者、商人都住在北京飯店,全數要撤退。

翌日,韓先生鏡頭下仍未撤退的身影,或許,不少人遇難。

韓先生難忘親眼目睹學生、領袖們在廣場的一舉一動,及後每一年,不論陰晴,他都會來到維園:「係一種精神。我哋有個信念,民主一定勝利,自由一定勝利。就算支聯會以後唔搞,國安法實行,我都會照嚟。當散步囉。」

31年過去,韓先生認為,六四一直在香港發生,暴政打壓從未變更:「中大、理大保衞戰,你睇得到佢哋點圍城,以千幾顆催淚彈、橡膠子彈傷害班學生,同天安門嘅分別已經唔大,差在未開機關槍。」

韓先生曾親身目睹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對六四事件念念不忘。黎卓欣攝

 

六四,是老一輩香港人的心結。莊曉彤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