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歐洲之聲】「六四」民主中國難以逾越的門檻 ——2020年紀念六四31周年全球網絡會議側記(上)


這次「六四」的紀念會議在網上舉行,邀請五湖四海的朋友們參加,主持人是廖天琪和李恆青。照片來源:田牧提供
 

【撰文:田牧(德國)】

「六四」,擺在每一個中國人面前,是傷痕?是苦痛?是符號? 是滄桑?是歷史?每個人的解讀與認知是不相同的, 但有一點是共同,是難以淡忘的災難,是難以撫平的創傷,滲透著民族的血腥和冤魂,是永遠的記憶!是永遠的豐碑!
又是一個「六四」。主持人是廖天琪和李恆青,開場白時他們說道:受到疫情影響,這次「六四」的紀念會議在網上舉行,邀請五湖四海的朋友們參加。31年前北京百萬學生與市民上街,爭取自由民主的和平運動,被中共政府血腥鎮壓,造成成百上千人的死亡,至今罪魁禍首的共產黨依然掌權,並且拒不公布當年真相,封鎖壓制人民紀念這個日子。年年逢「 六四」,歲歲祭英烈。特別是香港的民眾,每年維園64的燭光晚會,總有數萬人參加,聲勢浩大,場面感人。去年參加人數高達18萬。今年,港府藉新冠病毒之由,將「限聚令」延長至6月4日,同時明令禁止港支聯舉辦這場公共集會。

主持人指出:今年情況特殊,一月份武漢爆發冠狀病毒席卷全世界,造成幾百萬人感染,逾30萬人死亡的慘局,世界經濟受到重創,中美之間的關係走入峽谷,世界各國對中國的責難之聲,不絕於耳。中國本身除了經濟下滑,人心浮動,習政權也受各方質疑。新近召開的兩會中,人大拋出了所謂的香港版「國安法」, 意欲遏制東方之珠的言論和新聞自由,打壓異議。這些議題都是今天會議的重點,請各位盡情發揮。

庫納牧師。照片來源:田牧提供

庫納牧師為六四亡靈祈禱

會議開始時由德國萊坎姆普市湯瑪士教堂的羅蘭德•庫納(Roland Kühne)牧師進行為六四亡靈的祈禱,並大聲呼籲世界關注當下因疫情被失蹤的方斌、李澤華、 陳秋實以及秋雨教會被判刑九年的王怡牧師的命運。他說:「我是基督徒,跟所有的基督教、回教徒、猶太人、哲學家、國際大赦、維吾爾人、西藏人、香港人和台灣人都站在一起。我們要求釋放上述囚犯,追求一個民主、人權的中國!我們拒絕被分化。」庫納牧師引述劉曉波的話:「人權不是政府所賜,是人與生俱來擁有的,保障它,是每個政府最重要的職責。」

王丹。照片來源:田牧提供

王丹:六四是號角是動員令

紀念活動的主題演講人王丹說:一、中國的歷史絕不能被閹割,中共當局千方百計遮蔽中共醜陋的歷史,竭力淡化、回避,試圖抹去人們心靈中的這團六四夢魘。特別是對中國年輕人,八〇 後,九〇後,〇〇後等教育,選擇性的封閉歷史,諸如「三反五反」 、「五七反右」、「文革」、「六四」等歷史事件。二、 忘記歷史就意味著背叛,習近平政權大踏步的倒退,退到了毛澤東的獨裁時代,退到了「文革」極左時代,對內專制極權奴役百姓,對外不斷國際擴張,使得西方民主陣營難以忍受,逐步在覺醒,後疫情時代,中國將更孤獨孤立,海內外華裔必須分清真弊,洞察形勢。三、不能忘卻六四,明確六四到底是什麽?是中國民主革命的號角和動員令,所有遭受中共威脅與迫害的民族和人民,我們都要團結,聚合各種力量,集思廣益,共同來推動中國民主革命。

謝志偉。照片來源:田牧提供

謝志偉:台灣人民與中國人民站在一起

台灣駐德國代表處謝志偉大使演講道:三十年,一世代,六四天安門大屠殺的紀念,是「紀錄暴政史實,念念不忘反共」的「 紀念」,是「牢牢記著平反,念念不忘反共」的「記念」,是「焚香遙祭冤魂,念念不忘反共」的「祭念」,是「寄情自由民主,念念不忘反共」的「寄念」,更是「前仆後繼無悔,念念不忘反共」 的「繼念」。

三十一年前,台灣剛掙脫戒嚴兩年,香港尚不在北京魔掌之中,當時自由世界似乎展現了懲罰殘暴的中共政權的同仇敵愾之氣勢。三十一年後的今天,面對中國霸權崛起,自由世界的道德標準受到強力的挑戰,綏靖主義復生,妥協心態盛行。一轉眼,香港已是中共的禁臠或俎上魚肉,更面對所謂港版國安法的厄運。而繼藏人之後,大規模地關禁、迫害維吾爾族之舉,頂多也僅引起自由世界的譴責而已,連厲聲撻伐都說不上。三十一年前犯下天安門大屠殺惡行的中共政權至今變本加厲地在國內 外全橫行無阻,這樣的發展既讓人憤怒難忍,更讓人憂心不已。

所幸,另一方面, 中國人追求自由民主的意志雖然一再受到中共政權無情地打壓,但是海內外卻有越來越多的支持聲音集結起來。這點,令人感到稍許欣慰。於是,中國的民運維權和官方的暴力維穩形成了當代中國史一頁關鍵的篇章。而我從台灣人追求並捍衛自由民主,乃至獨立國家人格的角度來看,我們唯有和所有受中共政權迫害及威脅的人們堅持,無所忌憚地緊密站在一起,和西方自由世界的道德力量連成一線,才有可能攔阻中共政權這個怪獸。

尺有所短,寸有所長,中國政權表面看來如日中天,但禍福相依,經此病毒一役,世局重新洗牌的可能性與日俱增,我等堅定反共之人,須得集思廣益,思索出一條能遏制中共政權之路。 這是任何一個堅持自由民主價值的人義不容辭的責任。

胡平。照片來源:田牧提供

胡平:「清場」與「鎮壓」不能混為一談

法國有「黃背心」運動,這些天美國的「佛洛伊德之死」 引起的風波,引起了華人媒體錯誤議論,認為中共「六四」鎮壓, 香港「反送中」鎮壓,與民主國家的驅散清場是同一回事。 中國民主運動著名理論家胡平娓娓道來,指出這是有著本質的區別, 且不能混淆視聽。

胡平說道:看到巴黎的「黃背心」運動,美國近些天的騷亂,軍警出動清場驅散,社會上出現誤解,有人說,中共鎮壓六四, 說中共壞,美國也是一樣,民主國家還不是一樣的鎮壓? 其實完全不同:

1、程序與目的不同。民主國家有言論自由、結社示威自由、新聞自由、民主程序、政黨輪替,人民對政府不滿意,可以通過選票趕下台。專制國家沒有言論自由、集會自由,不能反對政府,否則被送入監獄。

2、動機與效果不同。民主國家的軍警,只是針對損害他人財物、傷害他人生命的行為,只是針對現場採取清場行動,對和平理性的集會不會採取鎮壓手段。六四就不是這麽一回事,中共說出動坦克等重型武器,這就不是清場,而是屠殺了。 中共不僅是現場,包括農村、沿海等四處逮捕,鎮壓是遍布全中國。

搞不清楚這些道理,認識不了這個區別,這就是中國人的悲哀了。

甄燊港、蔡詠梅:「八九民運」與香港的「反送中」運動

香港前線召集人甄燊港說道:三十一年前的「六四」慘劇,對於已經走在現代化的香港市民來說,是一個善良願望的幻滅。我們真正看到一個獨裁的政權,如何在世人的見證下,公然不惜用殘暴的手段拒絕文明。而三十一年後的今天,同一個政權要用同一種手段來對付香港,要讓香港和中國大陸同時搭上歷史的倒車,回到獨裁。今天,香港人面臨著一個無法逃避的選擇,就是:不反抗,就認命。 答案是明擺著的,誰也不會拒絕走抗爭之路!

前香港《開放》雜誌主編蔡詠梅說道:這就讓世人看清與認知了「八九民運」與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關係和命運。

1、香港人的社會運動均是價值觀的抗議行動。香港人具有強烈的「公民意識」,即:公民個人對該地域的政治、經濟、法律等方面的心理認同與維護。1997年後,香港回歸中國,香港人的社會集會示威等運動,從來就是信奉與追求普世價值,每年六四的維園祭奠活動,佔中運動是為了推行普選制度,真正落實港人治港方針。

2、「返送中」運動,自2019年6月直到12月,是規模最大,持續最長,從開始的「反送中條例」,到後來的五大訴求,即:香港市民的護法運動。香港被抓8千多人,41%是學生,80% 是30歲以下的年輕人。可以說,它是繼承了「八九民運」的精神,是「八九民運」的延續。

3、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是和平理性非暴力,沒有領袖、沒有組織,一是堅持了「公民意識」,真正做到了,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各揚其長,各司其職;二是讓港人明白了,若要維護個人的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必須積極參與和維護社會的政治與法制。它已成為世界公民運動的標桿與旗幟,此後的美國、法國、英國、 西班牙、阿根廷等國的公民運動,紛紛打出了「香港模式」的旗號,成為國際公民運動可圈可點的大話題。

長平。照片來源:田牧提供

長平:「六四」尚未成功,全球仍須努力

德國時事評論作家長平指出:歷史上捷克、匈牙利、東德等東歐國家,都曾經歷過反抗運動,但是都遭遇了一次次失敗,中國的「六四」也同樣,「六四」尚未成功,全球仍須努力,這就需要我們這代人的繼續努力,不達目的,決不收兵!

獨立作家姜福禎指出:中國民運應該覺醒了,要從改良走向革命,要從反共走向滅共的集結。他指出:中國民運從七九民主牆算起,中國民運四十年的主流語境是改良。八九年之前是擁共改良,「六四」之後中共完全關上政改大門,政治改良成為反共改良,各種顏色革命發生後,在中共不斷加強的高壓下,海內外民運的內容有公民運動、公開組黨運動、體制內外各種上書行動和良性互動以及其他一些促進變革的行動。 雖然,海外民運山頭林立,作用不大。雖然民主革命的嘗試並沒有實際發生,雖然我們同樣沒有改良的實際力量,但海外民運主要是一種道義力量。一直弘揚普世價值觀,鼓舞國內外有民主追求的人們。

疫情突然襲擊了美國,讓川普下決心走出與狼共舞的貿易陷阱,開啟了「去中國化」的新戰略。我以為海外民運也應審時度時,將溶共、反共的改良路線,調整到「滅共」的實際革命或顏色革命的路線上。徹底告別改良的路徑依賴。

「滅共」的說法其實有兩個維度:從美國方面講, 滅共還是容共是一種實際行動,這種實際行動即將開始。從海外民運角度講「滅共」是「反共」的2.0版,是我們需要奮鬥的目標。雖然我們沒有滅共革命的實際力量,但我們必須要有思想準備和幹部組織準備,並以積極的姿態尋求突破,而不是坐等變天。

王軍濤:我們的努力就是行動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表示:我們的努力就是行動!從「六四」到今天,也已經31年了,中國人一直在探索與尋找真理,但是我們不能老停留在理論探討的過程中,收集社會各階層的聲音,甚至包括邊緣聲音,少數聲音,當我們豐富與建立了自己的理論體系,確立了民主政體的目標,就應該行動,只有行動才能開創新的局面,只有行動才能接近目標,沒有行動,不會進步,永遠的原地打轉,開創與建立中國的民主事業就是一句空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