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10後」小學生中學生 我為何出來悼六四


小四女生(左手邊小手)這晚拖著媽媽(右手邊)到荃灣參加六四悼念活動,小女孩說:「邊個話小學生唔可以出嚟發聲㗎?」

「邊個話小學生唔可以出嚟發聲㗎?」小四女生這晚拖著母親的手來到荃灣參加六四悼念活動,小學雞蛋臉天真可愛但說起時事政局卻一點不稚氣。往年的六四,很多人說是忘不了二三十年前屠城的中年或長者一年一度重要日子,但今年場內卻不乏熱血年輕的青年,中學生,甚至「10後」(即2010年後)才出生的小學生。 

江女士第一次帶同正就讀小學四年級的女兒到荃灣參與悼念活動,媽媽在晩會前已經告訴女兒六四的歷史,又與她一起觀賞六四舞台劇《5月35日》。她表示是次晩會或會是《港區國安法》立法前最後一次悼念活動,希望她能夠透過晩會認識六四的真相。最近教育局取消中學文憑試歷史科試題一事引起極大爭議,她對香港香港未來的教育感到憂慮,又質疑教育會走樣成為「洗腦教育」,「歷史係講緊過去嘅事情呀嘛,但呢樣又唔講得,嗰樣又唔講得,可能未來仲會被消失。」

小四生:同樣係哥哥姐姐企係前線幫我擋子彈

小女生今年就讀小四,是「10後」出生的小朋友,小女孩一臉稚氣,但說到時局卻很有自己意見,她說初次參與六四晩會後,認為香港人31年來從未有忘記過六四,並覺得八九民運與近日的反修例示威活動十分相似,「都係受都中共打壓,都係哥哥姐姐企係前線幫我擋子彈。」

小女生說,雖然因安全考慮未能夠經常參與反修例的遊行集會,但會在學校討論社會事件。她與記者分享,「小學常識堂老師講到空氣污染問題,我就答催淚彈會令香港嘅空氣變差,見到好多同學支持我的講法,我好開心。」小女孩說自己會與其他政治立場及看法相同的同學在音樂堂時偷偷地唱《願榮光歸香港》。

《港區國安法》立法在即,小四生認為香港人未來或許再也不能討論六四事件,又評論到《國安法》是保障國家安全、不是保障人民的安全,希望大家不要盲目相信政府說法。小女生提到同學間平日也會留意時事,「邊個話小學生唔可以出嚟發聲㗎?」

中學生: 中國民主唔關香港事 只想為公義發聲

悼念活動中亦,看見不少中學生的身影,不少校服也未換便到不同地點參加六四集會。就讀中五的何同學跟同學一起到荃灣參加六四集會,他對六四則有另一番的見解。他說對六四事件認識源自初中中史課堂,當時只覺得事件「好血腥」,並沒有其他特別的感覺。直至香港抗爭者自去年起不斷被政權打壓,他才覺得香港人的處境原來與當年被鎮壓的學生越來越相似,故開始在網上搜尋更多六四的資訊、理解當年民運參與者的訴求。

他直言:「我覺得中國人有冇民主都唔關香港人事,我參加晩會只係想為呢件唔公義嘅事發聲,同埋悼念民主道路上嘅先賢,希望終有一日可以還佢哋一個公道。」他認為《港區國安法》立法後,香港人便與中國人般未能再參與任何的悼念晩會,因此六四在2020年的香港變得更具意義。

他又認為支聯會應該與時並進,改變舊有思維,在「建設民主中國」前先想一下香港的實際情況。

大專生:反修例運動後 感到89學生如同路人

過去三十年來,支聯會每年也會在維園舉辦燭光晚會悼念六四事件中的死難者。但2014年雨傘運動後,多間大學學生會宣布退出學聯,及後,多間院校相繼不再參加支聯會舉辦的六四晩會,部分學生認為六四事不關己,承傳亦再無意義。

今年走到維園球場,叫喊「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口號的人數,較「建設民主中國」的多。舉目有不少年輕人參予,亦有不少大學生到現場,他們又是抱著甚麼的理念前來?在大學修讀中文系的林同學,特意相約朋友參與荃灣區議會在西樓角花園舉辦的六四晚會。林同學認同支聯會「平反八九民運」的綱領,她認為八九民運是她心中民主自由的象徵,並表示今天的中國人已經不能談起這件事,惟有香港人能為他們發聲。她希望六四晩會能夠一代承傳一代,直至六四事件得到平反。

她又表示支聯會訂立「建設民主中國」為目標並非一件壞事,但認為該目標過於遠大。「同香港獨立一樣,有目標係好嘅,但目前嚟睇冇乜可能(建設民主中國)。」縱使社會對港人應否替中國人爭取民主出現意見分歧,林同學認為「佢哋(中國人)仲有啲人係救得返嘅,影響到幾多得幾多啦。」

由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到近日政府強行設立《國歌法》、《港區國安法》,有年輕人開始意識到自己與當年在北京追求民主中國的學生遭遇相似,同被中共政府打壓,因而呼籲港人參與六四晩會,悼念當年因追求民主與自由而犧牲的同路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