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何啟明獲任副局長想起


有次江青身體不舒服,醫療團隊請了一個大夫給她看病,大夫是民國時期美國人開辦的協和醫院培養出來的頂尖人才。江青雖然抱恙在身,但這不妨礙她保持着對政治正確的警覺,她一眼就注意到大夫拿的藥箱來自美國。江青當場訓斥大夫,「你怎麽還用美國人的藥箱啊!」

沒人一生下來就有凡事都政治掛帥的本領,江青也是從延安開始經歷了一場又一場的政治運動,深深地意識到作出正確的政治表態,能得到利益和地位,所以才對政治有高度的敏感。

在還沒完全一國一制的香港,凡事政治掛帥也已深入一些人的骨髓。當陳家珮給容海恩女兒送上一個有七彩琴鍵的玩具鋼琴,並順口問小孩一句「你能認出什麽顏色?」容海恩居然不假思索就說:「千萬不要認出黃色!除此之外什麽顏色都要認出!」平日在立法會給人「慢半拍」的印象、在論壇辯論時連「水貨客」也搞不懂、毫無辯才可言的容海恩,卻能一下子把中性如七彩琴鍵的物件跟政治扯上,我只能得出一個結論:跟江青一樣,容海恩太意識到她的社會地位跟她的政治忠誠度掛鉤,她拼老命也要保持政治正確,所以難免有時會表現得過火,見到玩具鋼琴也情不自禁地跳起忠字舞。

但容海恩跟江青有一點很不一樣,江青是個有真才實學的人。很多跟江青合作過的藝術家,在她去世後,批評她之餘,都不約而同地誇她懂戲,工作認真仔細。比如,江青審核沙家浜的劇本,看到「穿過了山和水沉睡的村莊」的唱詞時,她不肯定常熟有沒有山,所以用心去核實一番。她看排練,有時會彎下身子往上看,因這是觀眾看表演的角度。京劇演員浩亮曾這樣評論江青:「你唱的時候拖個半拍音,她馬上就聽出來,說這不對,你拖了。所有演員都服,她確實是個內行。」

近十年,香港的建制派大都是能力與職位不相符,在公開場合經常出洋相,成為大家的笑柄 - 最新的笑料提供者,當然是何啟明和他那口英語——日後他做acting局長,要到國外跟當地政商交流,能勝任嗎?

但源源不斷的笑料的背後,有另一層的意義:一個獨裁政權,隨著時間的推移,用人方面會從用能人到用奴才。時事評論員橫河這樣解釋:一開始,一個極權政府團隊裡要有能人,才能奪取政權;當初一上台,有革命的氣勢,所以能服眾。但到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極權政權因看上奴才的好操控性,所以選拔幹部時會劣幣驅逐良幣,而且越到後面越多拍馬屁的人,也越腐敗,倒台是早晚的事(在現代社會獨裁政府的壽命一般不超70年)。橫河還認為,鄧小平早就預見中共早晚會倒台,鄧說六四要「殺20萬人,保20年穩定」,言下之意就是鄧在1989年,已覺得中共已落到「有一天算一天」的田地,只能把堆積下來的矛盾掩蓋起來,希望它們20年內不爆發。

這就中共在香港推出國安法的荒謬之處,中共政權搖搖欲墜的原因,是一方面多年積壓下來的問題越滾越大,另一方面是選拔出來的人,卻越來越庸碌無能,根本沒法處理日益嚴重的社會和經濟問題。中共垮台的危機來自中共本身,怎麽把這筆帳算在不滿社會的各種不公和各種不透明的香港抗爭者頭上?

不比容海恩優秀多少的陳家珮,給人印象最深刻的,應是她參加港島區補選時,自稱在海外留過學和在美國工作了七年的她,居然沒法用流暢的英語回答問題 。記者問她如何奪取中產的票,她這樣回:"I think umm Hong Kong… We are losing our compet…compet…tivety. Hong Kong used to be umm very competitive umm among all the Asia cities. And umm we are losing that. And I'm hoping that Hong Kong will gain the strength again."

諷刺的是,陳家珮的英文正好活生生地演示為什麽香港的競爭力每況愈下!西環有辦法統領中環,但它沒法把奴才包裝成精英。不穩的政權躲在港府背後選出的劣等人才,連英語都不通,香港的國際地位能不喪失嗎!

吳若琦的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吳若琦的博客:https://michellengwritings.com/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