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圍觀戰狼猙面目


中共戰狼外交。照片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戰狼本色,正是自信爆燈,殺得性起時,幸災樂禍,不分輕重。美國國務卿再次發炮,形容中共利用美國的種族問題發動輿論戰,是「下流的政治宣傳」(obscene propaganda)。

最近讀到一些文章,國際友人圍觀強國戰狼外交官的猙獰面目。例如早前中國駐瑞典大使桂從友,直接批評瑞典對華態度:「我們以酒待友,以槍應敵。」直譯英語時,就是 "We treat our friends with fine wine, but for our enemies we got shotguns." ,《經濟學人》形容,這是黑社會口吻。

另一篇訪問,在華歐洲商會主席 Joerg Wuttke 談歐洲商人眼中的中國,中國貿易對他們而言,本來是很純粹的賺錢故事,不如美國有一種大國博奕的衝突,但觀感瞬間扭轉了。疫症初期,歐洲商人運送醫療物資到中國,政府叮囑他們低調,歐洲商人從命,不張揚,畀足面;怎料輪到歐洲爆發時,中國運來醫療物資時卻大張旗鼓往自己臉上貼金,再加上歐洲諸國大使的戰狼嘴臉,讓歐洲人看清楚強國真面目。

最近,則輪到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發功,回應美國官員時,嘲諷美國歷史不到二百五十年,而中國有五千年歷史。民族主義上腦就算了,最近華春瑩利用美國黑人懷疑被警察膝壓致死導致大規模暴力衝突事件,在推特留言一句 "I can't breathe" 調侃;身為大國代言人,須知道種族問題在美國是傷疤,不論黨派,是很多美國人心中一條刺,抽水隨時抽着火水。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還擊,指美國有人燒教堂,縱火者會被繩之於法;中國的火燒教堂,卻是政府所為,並指中國宣傳機器以黑人弗諾伊德之死大造文章,乃麻木不仁的下流謊言,結語有這句:「在最好的時代,中國狠狠地施行共產專政;在最壞的時代,美國堅持保衛自由。」

澳洲小報《每日電訊報》一個評論作家,早前給中國的戰狼外交官開了一個小玩笑。他把中國駐悉尼領事館一篇為疫情辯解的宣傳文章,改頭換面,戲謔「為了緊跟中國審查與隱瞞的新聞傳統」,由他來「官方審稿」,用黑色粗筆把部分句子刪掉,結果,流暢地顛倒了文章原意,由漂白變成抹黑。

照片來源:《每日電訊報》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個行為藝術,示範黨國新聞操控的雙重標準。戰狼外交部推銷「中國故事」,西方媒體本着開放平台的原則,大多會讓你說話;外國傳媒的訊息想打入黨國牆內的輿論陣地?嘿,你邊位?

經武漢肺炎一役,戰狼情不自禁,露出真面目。全世界都目睹,黨國把控制國民、控制香港的手法,伸向全世界;輿論戰之伎,亦露出底牌,明知黨媒零公信力,故借助第三方外力,籠絡老外,收買傳媒,軟硬兼施;戰狼網軍可以出征推特,挑起爭端,利用外國社交媒體的言論自由,咒罵別國的言論自由;外國人或香港人想在黨國牆內建立輿論陣地?嘿,你作反。對戰狼外交族而言,我審查自己人民在牆內的言論是內政,你審查我的言論就是邪惡。

同時,經濟武裝化,以龐大市場為餌,威逼利誘,順我者昌;國際角力,則培育代理人,如譚德塞,如何志平,潛伏於各種公職,暗地分化,自己躲於帷幕之後,脫身卸責。大企業如華為,借高新科技,輸出電子監控,鞏固友邦威權;看似無害之新玩具如抖音,借娛樂麻痺世人,去政治化。

全方位滲透,現在變得急風暴雨,警醒全世界人民。看看香港,中央政府強行訂立國安法,全世界表態支持的,大概只有伊朗、北韓、俄羅斯、敍利亞等國。一個國家是什麼質地,看看它的朋友就知道。這些同樣是大右派的朋友,沒有共同價值,只有赤裸利益;沒有天長地久,只可一夜風流。

一個國家,弱小時要「民族復興」,志氣可嘉;但強大時還要強調「百年恥辱」、「偉大復興」,兼擺出戰狼爛仔格,那就嚇壞寶寶,令人瞠目。

香港抗爭的「國際線」能發展到今天,全賴放肆的戰狼心態;一張好牌,就給戰狼打得稀巴爛。

本文原載於筆者網誌【潮池】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