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警稱催淚彈開支敏感 申訴專員裁定毋須公開 倫敦公開槍火開支


香港警方在反修例運動中發射16,138枚催淚彈應付示威,但從未公開總共涉及公帑數目。警方去年底及今年初三度以事涉敏感資料,拒絕《眾新聞》記者透過《公開資料守則》索取警隊過去五年內購買催淚彈的開支、催淚彈的來源地、生產商、安全指引等及整體槍火開支。

申訴專員近日回覆投訴說,認同警方說法,認為若公開催淚彈開支及來源地等,可能會干擾到警方的執法行動。

參考外國資料,英國倫敦警察廳(Metropolitan Police)雖然同樣有國家安全及執法考慮,當地警方仍在2018年根據當地《資訊自由法》申請逐年公開槍火配備及訓練開支。

警方去年在示威期間,多次在鬧市施放催淚彈。美聯社資料圖片

立法會議員過去曾詢問警方有關催淚彈的詳情但不得要領。衛生服務界議員李國麟去年11月底詢問保安局,除了中國製催淚彈外,其他催淚彈的原產地、成分、爆發速度等。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當時表示,採購細節涉及行動部署,「為避免影響警方的行動能力,不宜公開」。

《眾新聞》記者去年12月初引用《公開資料守則》,向警方索取:
一、自2014年起催淚彈採購開支,包括2019年1月至6月、6月至9月、10月至11月;
二、在2019年內,由中國大陸採購催淚彈所涉開支。

記者在另一項引用《公開資料守則》申請,參考議員李國麟的立法會質詢,向警方索取過去五年內:
一、催淚彈的原產地、生產商;
二、催淚彈的成分、爆發速度、最高溫度、生產商建議的健康風險、安全發射距離;
三、催淚彈採購的數量; 
四、2019年內所採購催淚彈測試的數量,及不符規格退回生產商的催淚彈;
五、招標細則。

記者在1月中再提出第三個申請,索取過去五年內採購的槍火的開支。

警方在去年12月拒絕提供催淚彈開支,當時警方回覆說:「索取的資料性質敏感,根據《公開資料守則》第2.6(f)段,『資料如披露會令維持安寧、公眾安全或秩序、或保障財物的工作受到傷害或損害』,所以部門未能協助處理申請。」

警方1月初再拒絕提供催淚彈的原產地及生產商等資料,同樣說資料「性質敏感」。至於成分、爆發速度等,警方僅重申概括地說,「經市場研究及測試後,在全球不同地區不同來源採購不同設備及彈藥,確保符合安全及運作需要」,但同樣引用《公開資料守則》第2.6(f)段,認為所涉資料令別有用心的人干擾警方行動,故拒絕提供。警方內部覆檢後仍維持原判。警方引用同樣的理由,拒絕提供第三個有關槍火開支的申請。

記者同時就兩項催淚彈的申請向申訴專員投訴,提出根據《公開資料守則》詮釋引言,政府部門處理申請「取態應是正面的;即是說,部門應以所索取的資料將予公開的基礎來處理有關要求」,同時催淚彈涉及公帑開支,而《守則》從五提及何謂「敏感」資料。即使根據《守則》,亦難以想像公開採購開支對治安等造成傷害,同時公眾關注開支,公開符合公眾利益。

申訴專員公署在1月及3月分別展開全面調查。警方在回覆公署說,催淚彈採購與警署的運作能力及有效性密切關係,公開資料「會拼湊成一個圖畫」(form an overall picture of the situation),令潛在的罪犯或意圖不良人士干擾警方執法行動。

申訴專員公署在檢視後,裁定兩個投訴未能成立。警方所說,提供催淚彈的原產地、開支、用途細節,會提供採購催淚彈的全面圖畫,容許持有人可以干擾警方執法。公署又說,現階段未找到「壓倒性」的公眾利益,超出公開資料可能造成傷害,認為警方「拒絕提供資料並非不合理」。

至於警方拒絕提供催淚彈開支,只說有關資料「性質敏感」而未有進一步解釋。《公開資料守則》的詮釋及應用指引2.1.2(a))段提及,如果拒絕提供資料時應「適當地闡述援引《守則》……有關段落的理據」。但警方說守則要求並非絕對,「只會在有需要時解釋理據」。

公署認為,警方未能解釋引用《公開資料守則》理據,認為警方聲稱示威越趨激烈、公開資料會影響執法等說法,並不涉及任何敏感資料,但有助申請人理解警方的決定。「我們促請警方日後在可行範圍內,提供更多詳述或解釋。」公署在決定中說。

英國倫敦警察廳披露槍火配備等資料。(網頁截圖)

翻查資料,英國倫敦警察廳在2018年曾分別接納《資訊自由法》申請,公開2010年自2016年度每年的槍火配備及槍械訓練開支,當中包括2016年財政年度增加19倍至574萬英鎊(折合約5600萬港元)。當局曾表示,雖然有國家安全及執法上與罪犯「軍備競賽」等考慮,但仍選擇公開有關開支。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華質疑,催淚彈開支本身並不涉及執法行動。「純粹是公帑使用,用幾多百萬幾多千萬,點影響前線執法?」他又表示,雖然公開生產商可能影響政府供應,但本身催淚彈供應細節及採購守則等,本身已經對生產商公開,不應該是秘密。

傅景華透露,自己本身都有根據《公開資料守則》向警方索取曾經發射催淚彈的地點,但其後以執法需要拒絕。「問地理位置、在哪裏射(催淚彈),同將來部署又什麼關係?」

他表示,根據《公開資料守則》,政府部門要證明公開資料可能造成實際傷害,並考慮公眾利益。「社會廣泛討論對健康的考慮,有醫生公開說過,《刺針》有文章,催淚彈的成分、有沒有過期,是很明顯的公眾利益。」他促請申訴專員進一步交代公眾利益的考慮。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