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Feel Guilty 吧!


【撰文:Anna】

從來,我都很接受朋友,特別是年輕人在臉書上放負!把怨氣寫寫,讓真與假的朋友一同看看,得到一些like 或comments,情緒獲得舒緩,不也是很好嗎!

自己則比較警惕,始終老人家,放太多負可能過於矯情,而且有同行「兒女」私下聊天,一切容易些!

梁繼平和筆者(右)。照片由筆者提供

一月到西雅圖參加講座活動,約了繼平吃午飯,話題當然是生活和香港政治。正喝下一口茶,他說:我可能要回去!突然好像有些聽不清楚,望著他那副帶點憂鬱的神情,但是又好像是在假裝鎮定,我一時忐忑,下一句不知怎樣接下去。我想答:又番去坐監,但卻立刻把這句話收回,因為腦海浮現幾年前天琦講的同一類説話,實在難過!那個午飯實在很難吃,因為覺得連咖哩都已經沒有味道了。飯後他叮囑不要張揚這事,因為他還在考慮。其實,我已經知道他去意已決,何必勸他留下呢!

過了數星期,他要到紐約出席活動,我告訴我群組的KOL,找家個餐廳和一群朋友和他吃飯吧,其實,我心裡就把這次作為餞行吧,也把亞聰叫來,希望他兩兄弟討論一下,或許會有另類結果!飯後他們年輕人到朋友家吃甜點和玩大富翁,看到他們的照片(下圖),非常高興,不能為他分憂解勞,短暫忘卻一些愁事,也感欣慰!

照片由筆者提供

跟著,大家就開始被疫情所困,他也忙著考試和教學,只偶爾聯絡!在醫學界的常用語"No news is good news",至少他還在美國!上星期終於一起聊天,其實是因為他之前安慰我,港版國安法實施後可能不能回港的情緒。他終於說,機票早已買好了,但由於國安法,要重新檢討。我說:"See, God's will!"  冠狀病毒令他上庭的日子一拖再拖,然後突然殺出一條國安法,非法闖入立法會是兩年三年,暴動是五年十年,國安法就變成十年二十年!我實在偷偷的有少許高興,數個月來纏繞他的去留,可能被這法案改變了他的想法!

梁繼平在Twitter上的訊息

今天(9日)看到他在Twitter的訊息,真心明白他的guilty feeling!他問自己是否已變成一個逃犯,流亡人士或政治難民,我看到這些字,眼淚已經不受控的流下!一年過去,我明白謙卑的他沒有過得比別人好,往往人不在香港,對種種發生的事,罪咎感更重。有時,我想問,為何對這些年輕人那麼不公平,他們做錯了什麼,愛一個生於斯、長於斯的地方,有什麼錯呢!我沒辦法左右他的去留,也沒法叫停他的罪咎感,我只能夠繼續努力,放完負之後,再重新出發,去撐香港、撐手足!希望繼平能用他最大的智慧去好好想想,怎樣去延續他的初心,去幫助和守護他愛的香港!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