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社會噪動】研究騷亂權威英國學者促香港獨立調查 憂監警會已淪「問題一部分」


特首林鄭月娥堅拒就去年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示威進行獨立調查,港府及建制派多次引用英國2011年倫敦騷亂同樣不設獨立調查佐證。有份研究倫敦騷亂成因的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LSE)權威學者Tim Newburn說,英國本身被批評未明白2011年倫敦騷亂成因及未汲取教訓,不應成為香港處理示威的理據,他促請香港進行獨立調查打破困局,挽回市民對警隊的信心。

至於監警會報告未有批評警方使用武力,Newburn批評監警會報告通篇形容警方以武力回應示威者升級,觀點有欠持平。他直言,監警會欠缺調查權導致公眾缺乏信任,「會變成問題的一部分」。

Tim Newburn。LSE圖片

2011年8月,一名黑人青年在倫敦北部托定咸(Tottenham)遭警員槍殺,事發五日內全英多個城市騷亂,造成5人死亡、超過200人受傷及30億英鎊財物損失。時任英國首相卡梅倫譴責暴動,但不成立由法官領導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其後僅成立「騷亂、社區與受害者委員會」(Riots, Communities and Victims Panel)檢討騷亂成因。

另一邊廂,英國報章《衛報》委託LSE,深入訪問270名騷亂參與者,探討參與騷亂的原因,並整理1,110名因騷亂被控的被告資料,顯示因為法庭傾向判處參與騷亂者相對重的刑罰:就是騷亂期間被控偷竊及搶劫的人,平均判囚13.6個月,較平日同類罪行平均判囚重11.6個月為重。

LSE負責進行研究的專家,就是社會學家及犯罪學教授Tim Newburn。

當日英國,今日香港,官方同樣拒絕獨立調查示威背後社會矛盾及警方執法。Newburn接受眾新聞書面訪問時說,英國沒有全面獨立調查,本身已備受詬病,不應成為處理香港局勢的根據。

實際上,我會以為任何人提及2011年英國騷亂唯一理由,是要敬而遠之。當時(英國)警務有很多失策,政治上(政府)反應不屑一顧,很大程度是迴避承諾政策改變,受騷亂嚴重影響的社群缺乏資源及保障。
這令人高度懷疑,到底在位者何以怕監察呢?這樣(令社會)不滿累積,主要問題未處理更可能導致更嚴重後果,同時恐怕刺激、挑起更多示威或潛在地更多暴力。」("It leads to great suspicion; what have those in power to fear from such scrutiny? It helps store up resentment. It risks a failure to deal with major problems that will flare up in future, perhaps with worse consequences. And, it runs the risk of stimulating/provoking further protest and, potentially, further violence.")

在去年6、7月示威初期,多名前高官包括陳方安生、黎慶寧、張炳良先後促請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特首林鄭月娥表明不會獨立調查警隊,在去年10月時一度改變口風,如果監警會報告仍有爭議,可以研究獨立調查委員會,但最終市民的期望落空。

監警會主席梁定邦去年7月曾到英國考察,主要目標就是參考英國處理2011年騷亂後的經驗,包括會見Newburn,以及其後「退場」的國際專家小組成員、英國基爾大學教授Clifford Stott。梁定邦去年8月公開呼籲,港府要以政治方式解決爭議,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並先進行監警會的研究,在此階段,不要完全拒絕獨立調查委員會。

梁定邦至今個人身分認為,政府仍然應該考慮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美聯社

Newburn憶述,很意外梁定邦對《衛報》及LSE訪問騷亂參與者的研究、方式及結論不感興趣,甚至幾乎沒有觸及倫敦騷亂在地當時發生什麼事。

「我的感覺是,當時(監警會)對維護已經既定的港版研究更有興趣,而非探討及參考我們對『暴動者』或警方的研究。」他說。

於此同時,Newburn也給了梁定邦一份1981年、法官Lord Scarman主持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報告。當時Scarman走訪社區及聽取證人,分析暴動的社會經濟背景,及提出改善警政的建議。

在這樣的背景下,監警會自去年7月展開對示威及警方處理手法的研究,在5月公布超過1000頁的報告。監警會的報告中,未批評警方濫用武力,認為警方手法僅為回應示威者越漸升級的武力。受監警會權力局限,未有如Scarman報告中,深入探討示威者上街示威的原因。

Newburn指出,監警會在報告通篇描述示威者而挑起事件、警方繼而以武力回應的說法根本不可信(plausible),不符合國際及學界對警察示威者互動的一貫認知。

他說:「很少有示威者會為了暴力而大規模上街。暴力一般在群眾及控制者、打壓者的互動滋生,群眾暴力特別是對警察暴力的回應。」

「結果是報告未令人感覺持平,很難令人相信警方在所有行動武力合乎比例。」

警方在去年反修例示威中,發射超過1萬枚催淚彈。美聯社

與此同時,現代警務理論中,多強調執法行動需要公眾基本信任,行動才有認受性(police legitimacy)。Newburn說,當警方行動被質疑不當武力,導致情況在7月至12更越演越烈,繼續下去對公眾秩序及警方本身都非常危險。

「如果有足夠的人認為警方行為不當,這也似乎是公眾的觀點,這本身已經是問題,不論警方內部的武力指引怎樣說。」Newburn形容。

他表示,監警會除了缺乏調查權、報告顯然欠持平,更令監警會被問題拖後腿之餘,公眾對他缺乏充分信任。「某程度上,我擔心對某些人而言,監警會變成問題的一部分,而非解決方法,如果是真的話會非常可惜。」("In a sense, my fear would be that in the eyes of some the IPCC has become part of the problem rather than part of the solution. This is a great pity if so.")

要改轅易轍挽回警隊信心,Newburn目前而言情況難以挽救警隊必須重大結構改革,同時香港展開獨立研究,補足過去數月爭取的示威。「我會說目前局勢不能坐視不理,部分是要看香港警隊最高層,以及外界,去推動這種調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