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中環黃店Around Wellington結業 滙豐戶口突被凍結 舖位成本問題令經營辛苦


香港人走過躁動不安的一年,無力感充斥生活,唯獨消費習慣尚能選擇。去年8月,網絡上出現「罷食藍店、幫襯黃店」的呼籲,支援同路人的黃色經濟圈出現,成為街頭抗爭以外的另一戰線。反修例運動踏入一周年,近日不少黃店結業,很多人內心開始困惑:黃色經濟圈所奉行「社會公義行前、經濟利益行後」的消費模式,是否能行之以久?

去年6月,位於中環的Around Wellington開業,今年6月底將結業。90後店主總結一年做黃店老闆經驗,除了租金、大大小小營運開銷的生意因素,導致他們結業的直接原因,是其滙豐銀行戶口突然被凍結,以致無法調動資金,真正原因不明。其遭遇提醒同路人:黃店,真的要做好風險管理。

一年多前,仍是打工仔的Jonathan與同事談起「晏晝食乜好」的煩惱。對方不經意一句:「日日喺度煩、不如一齊開間舖頭,賣廚師發辦(Omakase)嘅外賣飯盒啦!」無心插柳,成了故事開端。

7位滿腔熱誠、來自各行各業的年輕人聚頭,大孩子們有的是一往無前的決心,從構思到集資,只花了2個月。眾人事業剛起步,薪金微薄,儲蓄夾夾埋埋只有約80萬元;資金所限,舖位選擇不多,大家正為選址頭痛之際,剛好出現一個求頂手的舖位 —— 中環內街、290呎、月租5萬元,老闆們很快扑鎚。

Jonathan的舖頭面積僅有290呎,主要做上班族的外賣生意。黎卓欣攝

餐廳位於威靈頓街舊樓,電壓有限制,又只得一個水喉位,連咖啡機都裝不了,但Jonathan當時貪其裝修簡約、設備齊全。「嗰時市道好,租金勁貴,我哋又得咁少錢,唯有搵間細啲又齊廚房嘢嘅。係 All in 架啦,搏一鋪囉!仲後生,最多咪再嚟過!」

店名叫「Around Wellington」,Jonathan解釋,由於餐廳出售fusion菜,例如港式花雕醉雞配日式冷稻庭烏冬、虎蝦蘆筍配泰式冬蔭刀削麵等,每份售88元。原先想取舖名「Around the World 」,但這群貪玩的後生仔覺得太老土。「開係威靈頓街,不如就叫Around Wellington啦!仲諗住如果開多間分店,可以叫 Around 乜乜(街名)。」

不足300呎的舖仔,僅放得下6個座位,外賣生意佔近八成。Jonathan坦言,以外賣店來說,菜式定價並不便宜,又不想將貨就價:「一般餐廳食材成本佔售價兩至三成左右,但我哋係超過三成,想客人俾得呢個價,食得到相應質素嘅嘢食。」食材開支大,再扣除舖租、人工及水電雜費成本後,價格難以再下調。

開業之初由蝕到賺

甫開業不久便遇上反送中運動,Jonathan與合夥人那時未有考慮太多,便在餐廳專頁表態支持抗爭者:「嗰時仲未有黃藍店陣營之分,就算你表態都對生意無咩大影響,都係有嗰句講嗰句。」運動初期,示威遊行主要集中於港島區一帶,餐廳經常暫停營業,令生意一度大失預算,3個月足足蝕了70萬元,更要向朋友借錢交舖租。

位於中環,上班一族是其主要客源。小店要從商業大廈爬一段斜路才到達,周末又無得做生意,Jonathan說,本來已預期要至少捱一年,才能儲到一批熟客,打入中環市場,即使蝕錢亦是意料之內,故當時仍未有結業打算。

Jonathan去年6月已在餐廳專頁表態,初期對生意影響不大。黎卓欣攝

8月底,社會開始傳出「罷藍撐黃」的呼聲,壯大了黃色經濟圈。被人稱呼為「黃店」後,客人慕名而來,令Around Wellington的生意一度起死回生,立法會議員譚文豪等人曾專程到訪「懲罰」。Jonathan說:「舖頭又細又嘈,本身諗住起步呢一年唔好講賺,回到本已經算好!因為黃色經濟圈,大家開始認識我哋,甚至專登嚟試,排好耐隊都無所謂,去到12月餐廳已經開始有利潤。」

撐運動開支優惠增

為了支持社會運動,餐廳曾將營業額不扣成本全數捐出,更多次推出「5蚊飯餐」,讓年輕人能以平價吃頓飽飯。1月籌辦年宵時,Jonathan認識了一些尚在學的年輕人,餐廳前後共聘請了7位手足做兼職,時薪60元。

為了支持社會運動,餐廳多次推出「5蚊飯餐」,讓年輕人能以平價吃頓飽飯。(受訪者提供)

生意才剛上軌道,但付出的開支不斷增加、不計成本推出優惠。Jonathan認為,黃店角色很「和理非」,只能站於抗爭運動的大後方盡量作出支援,也算是對黃色經濟圈的回饋:「用金錢作單位衡量嘅話,你可以話嗰啲餐係無錢賺。但睇番成場運動,手足企喺前線攞條命博,我哋極其量都只係賺少啲錢,算得係啲咩。唔會去諗係咪唔搞咁多優惠就會捱得住,啲錢喺大家度拎番嚟,自然要用番喺場運動度。」

滙豐銀行戶口突被凍結

然而,今年初至今疫情,卻將Around Wellington的生意拉至谷底。Jonathan憶述:「中環打工仔Home Office,我哋自然無生意,單靠晚市同街客,生意跌到得番兩成,最差嗰時每日得一、兩千蚊營業額。」逆境求生,餐廳隨即推出特價外賣套餐,再加開早市,將人流少的晚市時間相應縮短。市道雖差,但拉上補下,總算僅僅能支付日常開支,撐得過去。

Jonathan透露,令餐廳結業的直接原因,是銀行戶口突然被凍結。

因應疫情,餐廳提供相對平價的外賣套餐,以維持收支平衡。黎卓欣攝

4月下旬疫情開始緩和,餐廳生意逐漸走回正軌。以為走出陰霾,Jonathan卻突然收到滙豐銀行通知,要例行檢查餐廳的商業户口。「我哋咪由得佢查囉,又無做唔見得光嘅事。」豈料,銀行調查了接近兩個月,至今戶口內20萬元現金仍被凍結、信用卡以及外賣平台APP的收入無法過數。

有錢用不得,儘管業主願意減租8000元,又容許他們拖欠租金2個月,但餐廳每月要支付約15萬元的入貨錢及人工,現金流無法應付開支,最終業主亦要無奈終止租約。幸好,兼職員工都是學生哥,復課後未有打算繼續工作,Jonathan毋須為他們的去向操心。

被問到戶口為何突然被查,Jonathan說:「你問我,當然唔能夠排除係政治因素啦,但有朋友話呢間銀行對新開嘅商業戶口,係check得特別嚴謹,咁我哋都無謂作太多揣測。」

直話直說的Jonathan,此時小心翼翼地補充:「始終冇證冇據,唔想大家因為呢件事,對呢間銀行嘅仇恨更深。」第一次創業,他承認自己不夠謹慎:「係自己輸經驗啦,以後會開多幾個銀行戶口分散投資,亦會試下搵間唔係中資嘅,例如臺灣銀行。」

滙豐銀行回覆眾新聞查詢時表示,為保障客戶和金融系統,一向定期檢視客戶戶口狀況及活動。篩選審查客戶時,會考慮各種因素,包括但不限於客戶的經營模式、客戶資料是否有遺漏、客戶透過銀行所進行的交易、客戶與個別國家和地區、機構以及個人之間的交易活動,以及客戶的風險狀況。滙豐稱,不會就性別、收入或政治立場等因素有所區分。

走過高山低谷 學懂經營之道

難關難過關關過,Jonathan早前在專頁公布6月底結業的消息,熟客們紛紛把握最後機會來支持,生意一下子又有近三成增長,或者可以多撐一陣子,等待戶口解封。但老闆們心意已決:「想趁機會揾間大啲嘅舖頭,呢度嘅環境limit咗我哋嘅生意,好多煮食用具電壓唔夠裝唔到。淨係擺得落摺枱摺櫈,客人喺出面排完一輪,入到嚟又坐得唔舒服。」

Jonathan認為,餐廳現時的環境狹窄、只能擺放摺枱。影響客人的體驗。黎卓欣攝

Jonathan透露,超過6人曾向他表示有意頂手舖位,形容對方滿懷壯志,他卻向别人先潑一盤冷水:「我次次都話,如果你真係好想為中環留住一間黃店就做。但一定要有心理準備,個地理位置同餐廳setting,再加上恆常成本,會令你經營得好辛苦,就算有客都無能力做佢生意,亦無可能賺大錢。」

走過高山低谷,Jonathan學懂做生意總是變化莫測,這番話,如同對著一年前,同樣一腔熱血的自己說。如今,他已上了寶貴一課。

我們還會在Around __________ 見

中環繁華的商業大厦與老街交錯,舖與舖之間連繫緊密,人與建築物交織成一個堅固的社區網絡,不讓政權輕易打破。Jonathan在這裡紮根一年,已深深感受到這裡流淌的人情味。「每次有事(示威),其他舖頭知道我哋會開舖,都會夾手夾腳搬啲有用嘅物資嚟。生理鹽水、口罩、飲用水樣樣都有啲啦。」收銀機旁,放著他剛從附近黃店買回來的芝士奶蓋茶:「無事嘅時候,大家就互相幫襯、互相扶持,好似老朋友一樣。」

捨不得街坊鄰里之情,Jonathan說,會繼續在附近尋覓合適的舖位。

疫情下市道低迷,舖租大減。合夥人已看中了一個接近1000呎、同樣位於中環的舖位,平均呎價便宜近一倍。水喉、電壓通通沒有限制,曾經是咖啡師的Jonathan,更有機會大展身手。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如今唯有繼續等待戶口被解封的一天,才能開展他們的創業2.0。

「如果最後搵到舖,但佢仲未解封我戶口......無辦法,當休息下先囉。」Jonathan樂觀地笑說。自去年6月開張以來,他日以繼夜地為店舖的事操心,好久沒有停下來讓自己歇歇。結業變相失業,正好給他一個好時機,等候再上陣。

餐廳一角的擺設。黎卓欣攝

兩小時的訪問被外賣電話、客人敲門打斷了不下十數次。才剛剛放下電話,那邊又響起了鈴聲。

平日下午的落場時間,不斷有年輕客人輕輕趟開閘門,探頭問「仲有冇開?」得知仍是落場時段,眼前的女子悄悄扁嘴,露出失望的神情:「哎,我專登喺屋企過嚟架,唔緊要啦,下次再幫襯。」

Jonathan沒自信肯定,下次能再為她送上熱飯熱湯,只能盼望終有一天,仍能在Around __________ 相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