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拒當偽黃店】數個月零收入 黃店婚紗攝影師:窮到破產都唔做警察生意


反送中運動一週年,社會撕裂日益嚴重,警民關係每況愈下,「黃」及「藍」彷彿象徵一切價值觀,市民外出消費時開始留意商店立場,反送中風波的戰場亦由街頭抗爭變成日常抗爭。去年底有279 個婚禮攝影師和化妝師等發表聯署聲明,批評警察行為已經失控,大量濫權、濫捕、濫暴,故決定除非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否則不會接受警務人員任何預約,「罷接警婚」。七個月後,當日有份聯署的婚禮攝影公司Blue Bird Wedding Gallery創辦人Kenji說,這聯署聲明早已變質,變得毫無價值,他指不少同行為做生意才做「偽黃店」,暗地裡繼續接警察生意。連續多月零收入的他,則決定窮到破產也不改初衷。

Blue Bird Wedding Gallery在上年11月,於Facebook發表婚禮界罷接警婚聯署聲明。

今年40歲的Kenji,在婚禮攝影界打滾超過12年,他憶述自己上年受到行家邀請是否聯署「罷接警婚」時,他毫不猶豫就答應,因他實在對警察連月來的過份武力非常不齒,參與聯署是為了表態及發洩情緒,而不是為了成為港人口中的「黃店」。

「我真係純粹唔想接黑警生意咋!基本上每一個客Inbox或者打電話問價嘅時候,我劈頭第一句就同佢講,我哋係唔做警務人員嘅生意!」。

但他說這份七個月前的業界聯署,現在已名存實亡,已經變質。「好多行內人都知,有部分簽聯署嘅鋪頭都唔係黃嘅,甚至係好藍添,佢哋根本係扮黃想𢲷生意,因為佢哋覺得『黃』係會為佢哋帶來生意。」,Kenji直言該份婚禮界聯署至少三分一是藍絲或藍店,只是因為貪圖「黃色經濟圈」的客源,才甘心簽下罷接警婚的聯署,不過他又笑稱:「但好可惜嘅係,婚禮依一行並唔能夠成為黃色經濟圈嘅得益者。」。

聯署三分一其實係藍店

Kenji解釋,由上年港人開始提倡「黃色經濟圈」後,各行各業都紛紛表態,美其名令市民可以選擇光顧價值觀相近之店舖,實質上都是為了商機,商家們都知道「黃」背後市場大有商機。

「肯出嚟遊行都有200萬人啦,仲未計好多暗黃、淺黃、行動不便嗰啲黃絲,所以黃色經濟圈的確對於做生意嘅人嚟講,係一個非常大嘅誘因。」

但並不是每個業界都受到「黃色經濟圈」的眷顧,Kenji表示自他發表聯署聲明後,生意跟以往沒有太大分別,只是間中有同路人的鼓勵和支持。「可能因為我哋唔係生活必需品啦,所以生意就冇因此而受到太大影響,反而肺炎就真係搞到我雞毛鴨血!」。

武漢肺炎的爆發,令到Kenji連月來都沒有工作,他笑言自己的執相技術也生疏了。    曾港深攝

武漢肺炎爆發,令他的公司史無前例地連續數個月零收入,自從政府3月頒布「限聚令」後,公司就再沒有接過工作。雖然婚宴的限制人數近日由20人放寬至50人,但他認為當初政府「王恩浩蕩」地容許20人舉辦婚宴的措施,「非常弱智」,對婚禮界完全沒有幫助,倒不如索性禁止進行任何婚宴,從而防止病毒蔓延。

連月零收入 最掛心初生兒子

他解釋20人舉辦婚宴的難處,「一對新人、四大元老(雙方家長)、我哋一隊crew最少都四人、新娘化妝一個(當佢冇帶助手),加埋已經11個,仲未計新人嘅兄弟姐妹,都係得番幾個quota,仲點搞婚禮啊?搞嚟都冇癮啦,結婚本來就係約齊人聚埋一齊,開心一日嘅日子,得嗰廿個位叫人搞?點解唔索性禁埋佢?我真係想問吓林鄭,係咪以為我哋呢一行嘅人會好感激佢?我可以好肯定話比大家聽,林鄭同黑警係我心目中一樣咁令人作嘔咋!」他批評政府「抗疫為由,打壓為實」,「點解書展十幾萬人又得,海洋公園上千上萬人亦得,婚禮就只可以50個人?」

幾個月零收入,只能單靠積蓄為生,而在這段最艱難的時期,卻是兒子出世的大日子,Kenji直言這段時期可算是他人生中最艱辛的日子,「我唔食,我老婆唔食,我個仔都要食啦!小朋友出咗世之後,屋企支出大咗,但係我就一單生意都做唔到,老婆亦都放緊產假,屋企零收入的話,捱唔到好耐。」Kenji只好「馬死落地行」,放低身段,四出尋找兼職幫補家計,他做過送外賣、搬運工等,最終經朋友介紹下,成為了整冷氣的學徒,$600-700一日,他笑稱「只希望唔好餓親個B!」。

Kenji認為婚禮界「罷接警婚」聯署聲明已蛻化變質,甚至已變得毫無價值。

雖然Kenji認為「罷接警婚」的聯署聲明早已變質變得毫無價值,但他仍然堅持就算窮要破產,亦不會做警察生意,「黑警嘅暴行已經天理不容,我哋要從生活各方面去還擊,任何行業只要係黑警或佢哋嘅家屬,一律不提供服務,務求令佢哋唔能夠正常生活,令佢哋知道暴行要承受後果。」Kenji透露,聯署中有些商戶或攝影師是「偽黃」,部分有簽聯署的婚禮攝影師,暗地接警察生意,「呢個圈子係冇秘密嫁」。

對於警察的超然憤怒,一般人可能都會提到「721」及「831」,但Kenji則表示中大保衛戰是令他痛恨警察的導火線,至今他仍然怒氣難消,「當日啲黑警係Facebook話想希望以一個和平嘅方式解決問題,又話警方正安排撤退以停止對峙情況,但同一時間,現場嘅水炮車就開始衝去二號橋,期間仲不斷射TG同射水炮,咁樣叫和平嘅方式解決問題咩?嗰一日嘅TG濃度,係用豬嘴都擋唔到嫁!好恐怖,我真係發夢都估唔到香港會有一日係有槍林彈雨嘅畫面,同打仗其實真係冇分別。咁中大入面嗰啲係咩人?全部都係細路仔咋!佢哋係有汽油彈,那又如何呢?你哋有真槍實彈,有最高級嘅裝備嫁大佬,所以我係理解唔到班黑警所謂嘅『正義』,究竟係啲乜嘢,我覺得佢哋所用嘅武力都只係為咗發洩情緒。」

中大保衛戰成為Kenji非常痛恨警察的導火線,亦他對這場抗爭重新思考。     林倩茹攝

中大保衛戰影響深遠

中大保衛戰有兩件事件影響他最深,「看直播時見到一個好細個嘅男仔,睇落應該係中學生,係前線用個垃圾桶做掩護,同啲黑警防線只有廿幾尺嘅距離,佢好驚,面前只有火同埋煙。我看得呆咗,點解一個小朋友要承受依啲嘢?佢唔係中大人,所以佢唔係保護校園,佢係保護緊家園,保護緊香港啊!佢哋真係好勇敢。」Kenji憶述期間不斷眼泛淚光,更一度落淚。

第二件事是來自朋友的親身經歷,「中大嗰幾日係冇車入到去,個個都要行山入去,朋友見到一對七、八十歲嘅公公婆婆,孭住一個擔挑,前後有兩個籮,用塊布衾住咗。朋友見佢哋兩個都咁老,走埋去嘗試幫佢哋拎啦,超級重,所以就好奇睇吓嗰籮係啲咩嚟,原來四大籮都係玻璃樽嚟。依一幕真係好感動,原來真係有好多人都支持依場抗爭運動,咩層面嘅人都有,抗爭者其實並唔孤獨!」。

一個小朋友,一個老人家,令到Kenji對這場抗爭重新思考,他以往只會參與警方批出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表達自己對政府及警方的不滿。但過去一年,多次的合法遊行及集會,政府都不願正視市民的五大訴求,而且警方濫用武力的情況亦越來越嚴重,Kenji認為抗爭者的武力升級亦是無可厚非,他強調「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

Kenji是典型的和理非,過去一年只會參與只會參與警方批出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    受訪者提供

Kenji指雖然現時受武漢肺炎影響,抗爭看似暫時告一段落,但他強調香港要繼續抗爭,更是全方位,他認為無論是和理非還是勇武也好,兄弟爬山各有各做,香港人都要堅持下去,「抗爭是一個過程,不是站出來一日就可以」。他特別提到,有人倡議進軍功能組別議席,他是非常贊成,「我知道有好多手足都認為冇用,但我覺得起碼有一班人係議會幫我哋頂住先,我明白香港現在的政治環境令人很氣餒,但這抗爭很漫長,要堅持信念和滿腔怒火,還要積極段練體魄同技巧,才可以保護自己和同路人,好好裝備自己,因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不只是個口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