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8公務員被免署任】顏武周向受影響同事致歉:自由雖有代價成本 但才顯得難能可貴


 

眾新聞披露,8名勞工處公務員遭免去署任職位,當中包括新公務員工會主席顏武周。顏武周在Facebook開腔回應,指職方強調署任是因「行政需要」,當「需要」完了便會停止安排。但按他理解,同事一般會在署任開始時知悉安排,絕少會在署任即將完結時先被通知,而他署任職級的空缺數字也是近年新高。

他說,由於有更遠大的目標,早已置個人前程於相當低的位置,但當真正發生,總難免感到難過及抱歉。除了受影響的七位同事,亦打擊了整個部門的士氣,衷心向直接受影響的同事及整個部門致以真誠歉意。他坦言:「自由雖有代價及成本,但這才顯得其難能可貴。請各位珍惜,不要後退。」

相關報道:聶德權上任公務員事務局後5日 勞工處開晉升會議 決定免去顏武周等8人署任職位

相關報道:新公務員工會主席顏武周 遭免去署任職位「無得升正」 另有7名勞工處人員

顏武周在新公務員工會專頁回應,坦言:「自由雖有代價及成本,但這才顯得其難能可貴。請各位珍惜,不要後退。」

顏武周全文如下:

相信各位已從不同途徑知悉我將被免去署任(即「降回」較低職位任職)的消息。一天下來,收到不少師長、朋友、同事以及記者的Whatsapp及來電。我衷心感謝大家對我的關心,亦請原諒我未能逐一回覆。一番思量後,決定借助新公會的平台來解答各方疑問及分享我個人感受。

一、事件有沒有牽涉政治考量?

我不知道這問題的真實答案,相信亦未必有人能夠給予我相關的回覆。

在我與其他受影響的同事與職方管理層的會面中,職方代表解釋這次的人手調動安排是依足程序,合乎規例。我亦相信,政府必然是已經細心研究相關的條文才下這個決定。

會面中,職方多次強調是次署任是因「行政需要」(Operational Need),因此當「需要」完了,便停止這安排。然而以我理解,假如是上述的情況,同事一般會於署任開始時便已知悉安排,絕少會在署任即將完結的時候才被通知。再者,我所署任的職級在來年的空缺數字是近年新高。換言之,一般只會在工作表現極不濟的情況下才有可能被停止署任,然而我與其他受影響的同事皆未完成署任期間的首個工作表現報告,職方以甚麼準則來決定是這幾位同事要被停止署任?

因此,在時間及準則上,職方都未能解釋這次安排的理據,而事件又正正發生於更換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之後,難免引起懷疑。我在此促請職方及政府能夠給予足夠而清晰的解說,以釋除社會的疑慮以及同事的不滿。

可是,在去年與我一起發起「公僕仝人,與民同行」的張家寶同事,在集會後不久便不獲續約,需要離開政府。而當傳媒查詢時,政府則以「個人私隱」為由拒絕給予任何回覆,因此我相信我們將得到相同的回應。

二、心情如何?

熟知我的朋友都知道,由於有更遠大的目標,我早已置個人前程於相當低的位置。然而當事件真正發生,總難免感到難過及抱歉。

姑勿論職方當初下決定的原因及理據為何,由於安排過於突兀,於公眾的觀感而言,難免把政治因素考慮在內。而這次事件牽連甚廣,除了受影響的七位同事,亦打擊了整個部門的士氣,甚至對整個公務員體系也是一種傷害,這是我極不願看到的情況。我衷心向數位直接受影響的同事,以及整個部門的同事致以真誠的歉意。

三、十八萬公務員,只有三千多人入會,感到失望?

我留意到是次被免去署任一事在不同討論區引起爭議,且坊間亦一直有「十八萬公務員,只有三千多人入會,感到失望」、「公務員不爭氣」、「自己都不爭取,根本不值得支持」等等說法。諸如以上的評論,令我反思及再次提醒自己當日成立新公會的初心—為同儕發聲。

我想重申新公會旨在凝聚同儕力量及聲音,以促進新制公務員的權益及保障公務員表達意見的權利。有別於與其他工會,新公會重視公務員同事的權利多於福利,我們深信權利及自由的價值是遠遠大於「蛇齋餅稯」,所以新公會一直是以理念來團結同路人。再者,我們的服務對象是新制同事。扣除舊制公務員以及警務人員,在整個公務員系統下約有八萬名同事是我們的潛在會員。能夠於短短成立數月,人數已達數千人,已遠遠超乎我想像。

這風雨飄搖時代中,能於廟堂之內提出不同意見確實極不容易,亦需要一定的勇氣。事實上,公務員同事去表達意見的成本絕不比一般市民低,背後更有「鐵飯碗」高薪厚職的考量。

因此,若單從新公會人數去推論公務員同事的付出和不足是極不公平的說法。我促請各方停止標籤公務員,這只是一種令「親者痛,仇者快」的行為。與此同時,我亦希望有更多認同我們理念的同事加入工會,團結並壯大力量,和我一起捍衛與生俱來的尊嚴及權利。我深信同儕們將繼續緊守崗位,各司其職,本著良知及理性,繼續與港人同行。

四、也試過制度和自由

我也乘機想在這裏說多一點個人感受,發一點牢騷,希望各位不要介意。

我知道大家一直以來都感到我是一個另類(難聽一點便是奇怪)的存在,既於體制之內,但又總有與制度格格不入的感覺。

我不會說加入政府是為理想,純粹為服務市民,薪金福利全不在考慮之內。當我畢業後,便在想既然無論如何也要賺取薪金過活,為何我要加入私人公司為老闆賺錢?有沒有一些能為社會服務同時又「人工」不俗的工作?因此當知道能入職勞工處時,便決心一試,而我第一個職位是被調配到展能就業科,協助殘疾人士找工作。

記得入職不久,其時的上司問我的工作如何,我舉起手指尾,說「有丁點兒的意義」。由於制度安排所限,可發揮的空間不多,但政府有資源,總有優勢去協助市民。而上司的回覆亦只有一句﹕「有一絲意義已經很好。」直到今天,這句話仍銘記於我心中,因為在工作中找到意義實在是難能可貴。因此即使其時身處制度內,我亦能找到留下來的價值。

假如沒有去年「反修例事件」、6.12及7.21等事件的出現,相信我會在政府裏默默工作,放假便去旅行,無風無浪地度過這一生。然而,我與所有香港人一樣,對香港有著深厚的感情,使我們無法對這一切視若無睹。因此當整個社會都在陷落時,我不得不思考在自己的崗位應如何為香港為同事做多一些事情,而接下來便有大家所熟悉的8月2日集會及新公務員工會的成立。

每當你站出來一點,身邊總會有人說「再努力也改變不了甚麼」、「會有後果,放棄吧」。假如每個人都抱著未嘗試便放棄的想法,那麼必然是不戰而敗。但我必須強調一點,我從來不寄望能夠為社會帶來甚麼改變,只是不希望那麼容易便被社會改變我。而實情更是,我並沒有站出來,只是說這些話的人在不斷後退,因此才顯得我突兀地站在原來的位置。

今天是免去署任,明天不知會是甚麼事情,但我與其他直到今天仍堅守的朋友一樣,無論是進入制度,還是捍衛自由,皆源於一份對香港及同路人的責任。

請記著,自由雖有代價及成本,但這才顯得其難能可貴。請各位珍惜,不要後退。

最後一提,接下來的星期日(6月14日)有聯合工會行動,希望各位同路人加入自己所屬工會,以行動表達對即將公布的《國安法》的關注。而公務員同事亦可趁機會同時表達對政府提出「凍薪」的意見。

感謝大家的關心及支持。和你抗爭,我很愉快。

新公務員工會主席
顏武周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