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政府注資國泰有權任命觀察員 前工會主席、「空姐長毛」關笑華:如安插黨委書記


 

國泰航空(293) 周二公布390億元資本重組計劃,當中包括特區政府以273億元入股及貸款即時援助,是港府首次以巨額公帑注資入一間私人公司,政府亦有權任命兩名觀察員加入董事局。有「空姐長毛」之稱,在36年空姐生涯中當了18年國泰工會領袖的關笑華(Becky),退休離開國泰第9個年頭,說起國泰大小事,仍然振振有詞。

前空姐關笑華(拿托盤者)雖已退休,但仍然很關心國泰事務。關笑華提供相片

被稱為「空姐長毛」不是浪得虛名,18年國泰工會領袖生涯,關笑華發起過多場罷工,為會員爭取最大福利,2005年的一場興訟更成為佳話,當年關笑華代表工會控告國泰違約,入稟法院追討假期津貼獲判勝訴,國泰需要向受影響員工賠償3.5億元。

國泰這家有74年歷史的航空公司,被視為香港代表品牌。今次政府注資的舉動,引來不少政治聯想,尤其國泰在去年修例風波中受到壓力。最為大眾關注的,是政府有權任命2名觀察員加入董事局,雖稱觀察員並沒有投票權、政府無意參與國泰的營運、不會影響國泰的公司管治,但關笑華認為:「講唔會參與啫,睇到佢咁樣做嘅時候,覺得佢唔會唔發聲。而家直頭係擺咗兩個黨委書記落嚟,觀察員職責係黨委書記!」

「黨委書記加入,令公司整體來嚟講一定要擁抱一國兩制,一定要效忠國家,一定唔可以犯國安法,國泰進入白色恐怖黑暗期。」

關笑華慨嘆:「就算而家真係蝕好多錢,可以揀借錢,疫情後搵錢返嚟還,使乜搞到搵政府注資390億。」
 
國泰在公告指,2月起每月虧損現金25億至30億港元。以往面對虧損,都未曾主動提出要港府泵水。關笑華有感,國泰是借疫情為由,向政府跪低,「以前從來無藉口搵政府幫手,而家有疫情做藉口。當年沙士雖然蝕晒啲錢,但仲撐得住,等到復飛之後仲可以賺番啲錢。雖然今次疫情嚴重好多,牽涉到國際性層面,但疫情始終會過去,到時啲人一定會瘋狂旅遊,而家係咪真係財困到要政府插手?」
 
完成資本重組後,太古持國泰股權將由45%降至42.26%;港府會持國泰6.08%股權、屬中國央企的中國國際航空持股由29.99%降至28.17%,港府與國航將合共持股超過30%(34.25%);卡塔爾航空持股將由9.99%降至9.38%;餘下14.11%為公眾等其他持股。
 
關笑華說,持股變化可見「以前太古有自主權,而家國泰差唔多跪低,雙手奉送股份,已經睇到國泰係為咗保障太古喺內地其他投資嘅項目,唔想得罪國家。」

關笑華形容,去年反修例事件期間國泰開始變紅,但政府入股才是真正的墜落,指「國泰變國企」。「好多人喺Facebook post嘢,返到公司就被炒,當時仲係港龍航空空勤人員協會主席嘅施安娜,係第一個被炒,之後就陸續有嚟,有飛機師被炒,當時未有疫情已經以言入罪,剩番落嚟冇人夠膽出聲,唯有想保住份工嘅人唔好出聲,唔好反抗。而家個個人都想保住份工。」

去年反修例運動期間,多名國泰員工被炒,民間曾發起集會抗議。美聯社圖片

雖獲港府出手,但國泰未承諾不裁員。關笑華直斥不公平:「390億元係好多錢,如果連咁基本保住員工飯碗都做唔到,好唔公平。點解要借佢啲錢,但又唔肯保證?點解國泰有特權,可以借政府錢?拎咁大舊錢幫你個公司繼續生存營運落去,你會唔會畀番啲員工?員工完全一啲分享都無!仲要擔心分分鐘你話重組架構,可能會有裁員同減人工嘅威脅。」

美國曾設限在6月16日起禁止中國民航機飛往美國,雖然兩日後撤回有關決定,並宣佈中國的航空公司將獲准每周營運兩個往來中美的航班。關笑華認為,國泰染紅下,或令外國對國泰增加戒心,「既然國泰已經變成國企,直頭避唔到變咗件政治事件。唔排除呢個可能性(外國向國泰設限)。」

大機構近日紛紛表態支持北京制定港區國安法,關笑華擔心政府注資後,國泰不得不表態。「如果要繼續搵錢就要昧着良心表態支持,為咗求存就被迫要支持,根本國安法簡單來講係順我者生、逆我者死,邊有人想死?或者只有去到國際級嘅企業,佢哋先會夠膽話要人權。而家國泰明顯幫員工揀埋立場表態。佢哋夠膽叫政府注資390億,會唔會夠膽唔支持國安法?」

在36年空姐生涯中,當了18年國泰工會領袖的關笑華,多年來為員工爭取權益。關笑華提供

關笑華1975年加入國泰,工作36年,加入工會後多年來為員工爭取權益,回想每件國泰事件仍歷歷在目。關笑華坦言,當年她是公司的眼中釘,但最起碼仍有言論自由,與現今情況不同。「嗰時時代唔同,公司雖然話係同我對立,但佢明白我嘅位置,我都明白佢哋角色,當我哋退落嚟之後仍然有偈傾。嗰時仲係有言論同結社自由,嗰時共產黨未嚟到,而家嚟咗。香港雖然冇集體談判權,但國泰都肯同工會傾,因為當時工會代表大部份員工,公司仲肯承認工會嘅存在價值同地位。公司而家為咗要求存,理唔到咁多,所以要跪低。」
 
八九民運時,香港人毋懼風雨,上街支援北京學生。當年已是國泰工會會員的關笑華記得,當年工會政治敏感度不高,「嗰陣時自己係會員,但政治意識唔係咁強,大家各自上街,工會無發動遊行,嗰時唔識、政治敏感度唔高。」
 
直到1993年,國泰工會因三名員工被無理解僱,以及長期超時工作而發起在新蒲崗罷工。其後工會升級行動,寒冷的年廿九,她們集體到港督府門外瞓街請願,要求港督彭定康介入工潮,協助他們與資方談判。

這件事成為關笑華國泰生涯中最深刻的事,徹底將她改變,後來更決定要成為工會主席。「直至1993年的年廿九,我哋罷工得到職工盟和李柱銘嘅幫助,教我哋面對管理層,灌輸工會知識俾我哋,我由嗰時開始關注民主同人權。」關笑華說,她之後每年的勞動節都會去遊行。

2003年七一50萬人上街反23條立法,當年是工會主席的關笑華,連同幾間航空公司發動遊行,「23條立法牽涉工會,所以一定要發聲!」她說,當時管理層完全沒有阻止工會的行動。

到了2014年佔領中環,關笑華雖已經離開國泰3年,但據她了解,工會當時都有去中環紮營支持。那時,管理層也沒有懲罰、沒有阻止。

去年的反修例運動,施安娜被人督灰被炒、公司繼續鼓勵其他人督灰;多名員工被離職,出現白色恐怖。關笑華感嘆:「而家問題愈嚟愈惡化,好心痛。」

曾幾何時,國泰是一間出名制度好、福利佳的名牌大公司。關笑華由19歲青春少艾,做到55歲知命之年。退休後的關笑華縱使離開國泰,但內心一直記掛舊東主。「所有一齊飛到退休嘅同事都仲有聯絡,我好愛呢間公司,睇見間公司變成咁,個個都好心痛、好可惜。我哋仲好關注國泰嘅消息,好似未離開過呢間公司咁......」

有多少人甘心為一間公司奉獻大半生?關笑華將半生奉獻給國泰。訪問期間,關笑華說起國泰的一點一滴依然雀躍,彷如從未離開過,這份感情難能可貴;如今,卻令她更感慨。

相關報道:國泰工會主席王思敏:首要擔心裁員非白色恐怖 不會罷工反對政府注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