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6.12一周年】難忘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牧師王少勇:曾令兩邊都放下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聽到這歌,思緒不其然飄回去年6.12凌晨至早上的無限唱。這首只有一句歌詞的聖詩,可稱得上是反送中運動的第一首主題曲。

自那時開始,基督徒不再被稱呼為「耶L」,教牧走進社會的身影變得明朗。對於牧師王少勇來說,在這場運動中,他成功做了認為牧者應做的事,化解警員與抗爭者一觸即發的衝突,並感覺到教牧如何被抗爭者接受。他亦見證過教會最像教會的一刻,開放為休息站,讓示威者進內避難。

運動後期,Sing Hallelujah淡出,繼而進場的,有網民改編的肥媽腔「死黑警」、願榮光歸香港等抗爭歌。歌曲承載著情緒,代表了不同抗爭階段。曾經的Sing Hallelujah,記錄了運動初期的感人故事。

王少勇在反送中運動,感覺到教牧如何被抗爭者接受。鄭靖而攝

誤打誤撞成為主題曲

去年6月9日起一連數天,多個基督教組織在政府總部外聯合舉辦祈禱會。6.12前一晚,金鐘一帶氣氛一度緊張,但在政總外,2000多人在通宵唱著歌,祈盼和平。

牧師王少勇記得,當晚帶領祈禱會的牧師宣佈祈禱會完結,群眾未有散去,有牧師於是靈機一觸,參考基督教聚會結尾唱散會詩的習慣,帶領群眾唱了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本來按教會習慣,唱完一遍後就完結,不料歌聲卻一直未有止息,群眾就這樣在政總門外,與守在門前的警察相對,通宵唱足10多小時,直至天明,「你唔知嗰種係咩力量……我都好感動。」

6.12凌晨政總門外徹夜未停的聖詩,是人們祝願和平的期許。美聯社圖片

王少勇6.12凌晨3時離開,歸家稍作休息,清晨7時多再到金鐘,歌聲仍然溫柔而有力地繼續。政總外站了一排戴上頭盔的軍裝警員戒備,添美道附近已聚集了很多人,40多個牧師站在警員及示威者中間,面向警察。

6.12早上11時多,王少勇聽到有警員的對講機傳出消息,說收到線報,有暴徒預備了很多磚頭,正準備過來政總。當時很多警員立即緊張起來,開始戴上豬咀、面罩,並舉起盾牌戒備。牧師後方的示威者見狀亦有反應,由本來只有百餘人,突然潮水般湧了近千人,紛紛舉傘防備。氣氛開始劍拔弩張,衝突似一觸即發,牧者們加緊力度抓住身邊人的手,或舉高雙手,更用力地唱著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王少勇等數名牧師、立法會議員胡志偉等連忙勸警員冷靜,另一些牧師則著示威者放下傘。一番勸說後,示威者收遮坐下,前方的警察見狀亦放下裝備。現場回歸平靜,繼續唱歌。靜下來的時候,王少勇還請警員食朱古力、閒聊數句,有些警員反應不友善,但也有部分人接下朱古力,向他們報以微笑。

嗰次係咁耐以來,最能夠做到想做嘅事,就係兩邊都放下。
6.12當天,多位牧師及市民到立法會外,齊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楊軍牧師攝

2014年雨傘運動,王少勇與一些教牧其實都做過同樣的事。示威者於龍和道與警察對峙時,他們40多人走到現場,也是唱著Sing Hallelujah,試圖在雙方之間作緩衝,但唱到第二句已被示威者用粗口鬧:「牧師返教堂唱啦,唔好阻住我哋。」王少勇感到納悶,「因為群眾運動多個人就係多個人,我哋40多個人,但佢哋完全ignore,覺得我哋係阻住。」他事後反省,基督教在香港市民眼中是甚麼形象、教會牧養如何失效、應如何自救。

不過,反送中的情況就不同,基督徒、非基督徒一樣在唱Sing Hallelujah。平日諷刺基督徒為「耶L」的連登仔,亦聲言以後不會再叫「耶L」了,「今次有啲唔同,佢哋接受咗我哋係佢哋一份子。」

6.12下午3時,立法會「煲底」起衝突,防暴警向添美道射催淚彈,百多名速龍、防暴警向著人群推進。王少勇推著抗爭者走,走到太古廣場避難。晚上本來在金鐘街頭舉行的祈禱會,要臨時轉到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香港堂。

開催淚彈之後,那晚的祈禱會有近1000人參加。講道的牧師、聽道的群眾都在哭,唱著在教會中平時不怎麼會唱的哀歌。門口設有急救站,地牢變休息站,基督徒、非基督徒都進來,有教會人員在做情緒支援,正堂祈禱、唱詩的聲音隱約傳到地牢。當刻王少勇覺得:

嘩,你望落去好似唔係做緊教會嘅嘢,但我覺得教會就應該係咁樣……咩係教會?聖經講耶和華嘅避難所,呢個就係避難所。

遍地開花到淡出

去年6月,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遍地開花。

6.12之後數天,群眾回到中信橋,在防線外與警察相對唱著Sing Hallelujah。有人說,唱聖詩是要「淨化」警察:不咒罵,就是不間斷地唱著同一首歌,作為一種溫柔的武器,當然也有些人覺得,是一種精神虐待警察的方式。但在震撼的6.12過後,再唱著這歌,也是自我安慰。那幾天,Sing Hallelujah的歌聲響遍金鐘。

到了6月尾,Sing Hallelujah逐漸變少。王少勇覺得,它本身是基督教詩歌,並非社運歌,無法承載運動的情緒、想法。之所以成為第一首主題曲,可能未必經過群眾太多思考,純粹是因為歌曲易唱、易記,大家容易傳唱,可提供凝聚的功能。

後來各款社運歌出現,唱出抗爭者當下心聲,「去到後來,因為憤怒多咗好多,但Sing Hallelujah係逆向、係減低憤怒,唔啱feel。但那首肥媽腔「死黑警」就係憤怒;願榮光係盼望,都同抗爭好有關。」

說起Sing Hallelujah,王少勇提到,過去香港基督教詩歌,缺乏哀歌,或以公義、關懷社會為主題的歌,「以往要搵呢啲歌,一隻手數得晒。最新嗰首係1980年代,因為傾緊《中英聯合聲明》,係驚1997嘅情緒。」但因著反送中,他說近期亦多了人創作與社會有關的聖詩。

壓力

運動後來發展至連場街頭抗爭,王少勇與一些牧師會穿著牧師服,走到抗爭現場,希望為雙方緩衝,勸警察及示威者冷靜,不過後來已感到雙方都不受理。後來他們在有行動的日子,在各區教會開設休息站,讓有需要的示威者進入休息。

牧師參與運動,令他們受到攻擊。在運動期間開放予示威者休息的教會,被一些人批評是邪教;其中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香港堂,更被左報抨擊;多間教會亦被疑似國安上門裝作參加崇拜,實則四處拍照,收集情報;有牧師接到死亡恐嚇、有人被跟縱,受各種滋擾。

國安法即將來襲,教牧或面對更大壓力。王少勇覺得,中共著重意識形態,又認定教會背後有外國勢力,有感宗教團體一定會成為針對對象。他預料,中共會重施50年代對付內地教會的手法,會對教會進行統戰、收編,最終希望消滅宗教。

去年6.12後,王少勇與一眾教牧召開記者會,譴責警方暴力鎮壓。資料圖片

過去一年,王少勇積極凝聚力量。目前基督教中主要有兩大聯合組織:基督教協進會及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但兩者均較傾向建制。王少勇與一些教牧正組織一個以教牧為單位的「香港教牧網絡」,希望可以成為教內第三把聲音。

教會一直予人感覺離地。王少勇說,不少教會都避談政治,「成個城市發生緊嘅事,信徒問《聖經》點睇?牧師會話,喺教會唔好講政治。」他說,華人教會傳福音多年來傾側於個人層面,「好多人喺教會一直聽嘅訊息,都係好個人嘅嘢,信耶穌就得救上天堂之類。但你認真睇《聖經》,有極大部分係講社會公義,耶穌係好關注社會公義。」

教內有聲音批評他搞政治,但王少勇認為他只是在講信仰,「用基督教角度,去睇而家香港發生緊嘅事。唔會好似啲高官咁,舉一節《聖經》出嚟,話基督徒應該要馴服,唔係咁樣。一個政策,你要用《聖經》嘅價值觀去睇佢係咪啱。如果唔啱,你係要服從政權定上帝呢?如果你服從政權,咁耶穌基督咪唔係你萬有嘅主?我哋唔係搞政治,係按耶穌的教導,關心要關心的事。」

黑夜已深,白晝將近

對於未來,王少勇始終有盼望,舉例哪怕是羅馬帝國這些歷史上最強的帝國,都不會永遠長存,「政權總會過去,有啲嘢可能未必喺我哋呢代發生,但對於賞善罰惡,我哋信嘅上帝會有最好的判斷。」

他希望,將此盼望也傳遞給大眾,引用《聖經》中「黑夜已深,白晝將近」的經文,「而家嘅黑係愈來愈黑,不過《聖經》講法,係愈黑,黎明就會愈近。」這令人想起梁天琦所說的「黎明前嘅黑暗是至黑暗」。

人只可以做到好少嘅事,我哋每日活得好,盡好責任,做好日常抗爭,自己先做一個良善的人。香港仍然有希望,值得去等。正如柏林圍牆倒下的前一日,都冇人會估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