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林鄭提檢視郊野公園邊陲 前高官王福義揭政府報告承諾保育


 

 


清明上山,大多數香港人都記得這首歌:

 「綠蔭裡草坡上 讓我胸襟一再展    拋開了心底倦 讓我走向大自然......」

 由譚詠麟和彭健新主唱的《我愛大自然》 ,是80年代初漁護署郊野公園的宣傳片主題曲,那口哨聲音樂中還有這句歌詞:

「看這裡樹秀花姘  我愛郊野公園
這秀氣逸趣天然  這美麗願永遠 」

這美麗願永遠。曾經,我們以為郊野公園的永遠是理所當然,如今,卻成為「郊野公園之父」、前漁護署助理署長王福義的一個祝願。

特首梁振英在他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提出,「思考利用郊野公園內小量生態價值不高、公眾享用價值較低、位於邊陲地帶的土地用作公營房屋、非牟利的老人院等非地產用途。」林鄭月娥在她的政綱中,也提出成立專責小組檢視土地供應來源,包括郊野公園邊陲等。

「梁粉」劉炳章早在2015年說過,大欖郊野公園近3號幹線大欖隧道收費亭,有170公頃的用地,有潛力發展3萬個單位,可容納9萬人口,他早前重提有關建議。香港測量師學會現正進行研究,探討發展大欖郊野公園邊陲等地的可行性,報告不會預設立場,只會提出涉及土地的大小、人口、環境、基礎建設等,在下屆政府官員上任前,讓公眾討論。

王福義在70年代,曾經參與規劃大欖郊野公園。他接受《眾新聞》專訪時,指出發展所謂「生態價值不高」的郊野公園邊陲位置,存有多個邏輯問題,並且揭露環境局去年底出版的一份報告,在保育生態方面作出了多項承諾,發展局也表示支持,「若政府打郊野公園主意的話,就是自打嘴巴。」

王福義大半生人與郊野公園渡過,「近年我膝頭痛,很少行山了。」何君健攝

68歲的王福義是郊野公園之父,因他在港大地理系畢業後,1978年加入漁護署,2008年退休。郊野公園1976年開始立法,1977年規劃,王福義加入政府就負責郊野公園規劃工作,退休前是漁護署助理署長,30年的工作離不開郊野公園。他記得前港督尤德愛行粉嶺鶴藪水塘、衛奕信對八仙嶺情有獨鍾,「回歸後的三位特首,甚少到郊野公園行山。」

有人提出大欖郊野公園邊陲可考慮發展,王福義曾參與規劃大欖這個全港第二大郊野公園,至今仍清楚記得它的特色:「它原本的風貌相當自然,只有幾條村落。在發展成郊野公園之前,其侵蝕風化比較嚴重,是很大的一遍劣地,需要做大規模的收復工作,重新植林。以前在光禿禿的荒山上種樹很辛苦,我們最終用了幾十年時間恢復,令它成為戰後香港最大的植林區,吸引鳥類和動物來棲息。我們也種了特別的樹木,例如現在好多人去大棠看紅葉,因為我們種了很多楓樹。大棠也有一個香港最大的樹木苗圃,好多本土樹都在那兒育苗,也有相當多的植物徑,如甲龍林徑,連接香港最受歡迎的越野單車徑。」

「大欖還有很多古道,古人由荃灣行去元朗,要行一整天才到達,很具歷史價值。」

「大欖的地貌平凡,沒高山,也沒特別溪澗,主要是一幅很大的林區,1979年麥理浩徑開幕禮,就在大欖荃錦位置舉行,港督麥理浩出席主禮。大欖是幾個人口密集的新市鎮,包括:荃灣、屯門、元朗、錦田的後花園,那兒的河背水塘,相當漂亮。」

王福義指出,大欖另一個特點是位處集水區,「集水區是香港重要的命脈,雖然香港已不太依賴自己的水塘,但萬一東江水有乜事,集水區就很重要,是香港開埠以來的重要資源。集水區有法例嚴格規管,(第102章 《水務設施條例》 )。香港的郊野公園和集水區是80% 重疊,70年代我們是沿集水區來規劃郊野公園,如果發展的話,就是破壞我們一直以來建立保護環境的機制。」

大欖郊遊徑近三號幹線的起步路段。何君健攝

建議發展郊野公園的人,經常提到發展「邊陲」,王福義以大欖的情況作例子解釋當中的邏輯問題,「首先,郊野公園的外圍,有很大片綠化帶,為何那些地方不用,而直接走入郊野公園,是否沒選擇呢?不是啦。大欖郊野公園附近有很多地方,例如洪水橋發展區、石礦場附近有很多爛地,大棠出面也有,外圍有綠化帶、緩衝區,政府要建屋可先考慮它們,為何一跳就跳入郊野公園、直接去未破壞的地方?」

「這個邏輯性不強,唯一可解釋,是慳番收地步驟、賠償手續、可能打官司的風險。」

「郊野公園是否一定不可以發展?不是,是可以發展的,不過有一個重要原則:基於重大公眾利益而無其他選擇。」王福義舉例,90年代興建赤鱲角機場要建三號幹線,需要割讓一部分郊野公園出來,因沒有其他路可走。建三號幹線有很多方案,其中一個是直接橫跨大欖郊野公園將其劏開,但王福義建議將公路變成隧道,「結果我們犧牲了約2公頃郊野公園用地,之後在大棠一帶增加了更多土地作補償。」

「又例如建新機場時,煤氣有條管,要在大埔工業邨通去新機場,行馬路的話,掘路會造成大塞車,經過民居也有危險,最後決定經大欖郊野公園的地下經過,這就是public use with no alternative(沒選擇之下供公眾使用)。當然之後要恢復景觀,鋪完管道要種番啲樹。」

「另一個例子是將軍澳建新市鎮時,供電需要由屯門踏石角中電發電站輸到將軍澳,不入郊野公園過不到,於是我們用了幾年時間,逐個輸電塔研究興建,我們不會在山頂建一大座嘢,盡量在郊野公園下面不太顯眼的地方,不影響景觀,橫跨大欖、大帽山、獅子山郊野公園。」

原來,郊野公園一直那麼低調、謙虛,默默扮演着補足我們生活的角色,守護香港人。

大欖郊野公園有羊群出沒,記者見到牧羊人向他查詢,他卻聽不明白記者的問題。何君健攝

坊間有人稱,郊野公園可加可減,發展某個地點的話只要總面積不減就可以,王福義並不同意這個說法:「不是每個地方都適合做郊野公園,它有自己的條件及規矩,唔係是但搵塊地就得。可加可減,那個減是沒有其他選擇之下才可以減,現在說起樓,我不認為沒有其他土地可選擇,社會以往沒有可加可減這說法,最近才出現。」

「若郊野公園隨時可加可減,第一,它破壞了永久性、長遠性,這個很重要;第二,破壞了完整性及連接性。興建500公頃的北區邊境紅花嶺郊野公園,是否代表可在其他郊野公園拿100公頃出來?不是這樣,若是這樣的話,整個郊野公園系統會散。」

王福義記得,以往是根據七大條件來規劃郊野公園,包括:1. 景觀質素和價值;2. 康樂用途潛質;3. 保育價值;4. 土地的大小 5. 業權 6. 與都市有緩衝區  7. 有效管理。2011年,政府將第6及第7項,改為「鄰近郊野公園」及「土地協調」,「意思是私家地都可以劃入,令郊野公園的完整性及持續性更好。」

王福義說,一個地方劃作「保護區」,國際上對「保護區」有定義。國際自然保護聯盟(The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IUCN), 將保護區界定為:「一個專門用來保護及維持生物多樣性、自然或相關文化資源;並透過法律或其他有效途徑進行管理的陸地/海洋區域。」 香港郊野公園被列作IUCN第五類的「景觀保護區」:「在區內的人類與自然界長時間的互動,使該區擁有與眾不同及重大的美觀、生態或文化價值特點,及有高度的生物多樣性。」

IUCN一份「Urban Protected Area – Profiles and Best Practice Guidelines」,提到香港郊野公園,指香港40%土地劃分為24個郊野公園,總面積達4.4萬公頃,共有3300種不同植物、57種哺乳類動物、502種鳥類、80種爬蟲類、23種兩棲動物、240種蝴蝶、116種蜻蜓、185種淡水魚。

王福義打開地圖,便能源源不絕談大欖郊野公園的故事。何君健攝

倡發展郊野公園的人,建議發展所謂「生態價值低」的範圍,究竟郊野公園的生態價值如何衡量?王福義說,並沒有「郊野公園邊陲就生態價值低、中心地帶就生態價值高」的概念,「不可以切割一個好細的地方來看它的生態價值,生態鏈的空間有連續性、完整性。」王福義指出,當年他規劃郊野公園,是將全港的郊野公園貫通,「大欖、大帽山、城門、金山、 獅子山、馬鞍山、西貢,全部通晒。同樣地,香港島、大嶼山的郊野公園,都是通的。」

「我們不可以將郊野公園,切割成一塊塊來看,要看整個生態系統規模,正如青蛙會跳來跳去,沒分邊界。」王福義說,去年環境局找專家做了一份「香港生物多樣性策略及行動計劃2016至2021年」,當中提到「香港在保育自然及維護生物多樣性,所採取的主要措施之一,是將具重要生態價值的地點劃為保護區,以全面保護當地的生態系統,原址保育野生生物。」

翻查文件,計劃的首項行動是「保護及優化保護區的管理」、第二項是「保育現有保護區以外具重要生態價值的生境」、第四項是「為野生生物維護生境連繫」、第九項是「在規劃及發展過程引入生物多樣性的考慮因素」等,其中第九項更得到發展局的支持。王福義質疑:「現在說發展郊野公園,是違背上述行動計劃的原則。」

「如果香港去到山窮水盡,完全無地,郊野公園無可厚非可選擇,但現在唔係,香港仍有路可走,好多地方可考慮,郊野公園是最後選擇。」

「社會分化,有人會問:郊野公園佔好大面積土地,但有好多人住劏房,那你要郊野公園還是要住好啲?我們不可以將郊野公園和住劏房對立,如果這個邏輯成立的話,劏房也可以跟棕地、高球場、綠化帶對立,只提郊野公園不提其他選擇,這個比較有偏差。核心問題還是那一個:是否沒有其他選擇?如果是走頭無路,山窮水盡,郊野公園可以考慮,但不可以一早將辛辛苦苦建立的郊野公園,作為發展的首選。」

「不要忘記,沙士時,香港人無路可走,郊野公園曾經是我們的避難所。為何我們現在要蠶食它?」

發展局回覆記者查詢,指「現屆政府並無任何具體計劃,改變郊野公園及特別地區的任何部分土地作其他用途。相關政策局或部門將就此課題展開初步研究,暫時未有具體的時間表。」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