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中國首宗】武漢肺炎死者家屬索償 指當局故意隱瞞疫情


張海(右)及父親。自由亞洲電台

武漢有肺炎死者家屬對當局提出起訴,要求賠償約200萬元人民幣。這是中國第一宗武漢肺炎死者家屬索償案例。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 ,張海的父親是解放軍老兵,今年初意外骨折。為了報銷醫藥費,他把父親從廣東送回武漢做手術,父親卻在醫院感染肺炎病逝。張海認為,父親染病與醫院沒有妥善提供防疫保護有關,若不是當局故意隱瞞疫情,他根本不會帶父親到武漢,決定透過法律途徑索償。他周三向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對武漢市人民政府、湖北省人民政府、武漢市中部戰區總醫院的訴訟。

張海表示,「我提起各種賠償是180多萬,精神損失傷害是10萬,我送父親回去這些費用是8000塊錢。我要告訴他們,我追責的決心是很堅強的,我一定要追責到底」。

自由亞洲電台的報道稱,自從公開發聲後,深圳和武漢兩地政府對張海軟硬兼施,除了派人上門騷擾,也曾試圖勸他回心轉意。張海表示,「武漢市地方部門找我談過,他們一直強調這是天災。但我反駁他們,這是很典型的人為導致的災難。你們不承認是你們的事,我肯定要堅決發聲。瞞報就是瞞報,你可以扣我帽子,找個地方把我關起來,這樣我就不能發聲了。我說我不怕」。

報道引述協助張海的公益人士楊占青認為,根據中國司法現狀,法院不太可能立案。「中國近年來民告官的案件越來越敏感,而這個案件又涉及到政府隱瞞疫情的重大事實。對官方來說,最怕的是受害者指控,因為比國外的指控更直接、更有說服力。如果法院立案,意味着將來受害者和官方在法庭對峙,這對官方來說,繼續撒謊的成本比較高」。

「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今年3月初成立以來,先後收到20多名受害者和家屬咨詢,但除了張海,其他家屬都沒有提交訴訟。楊占青表示,「有個家屬在搜集證據過程中遭警察電話威脅,要求不要再跟我聯繫,不要再維權,他頂不住壓力自己放棄了。其他幾個家屬都被社區的律師和其他受害者潑冷水,說起訴沒有任何依據,起訴只會浪費自己的精力。」這些家屬大部分選擇和社區街道或受害者生前所屬單位交涉。楊占青認為,這反映他們不相信司法公正,只希望通過協商拿到部分撫恤金和喪葬費。

《紐約時報》四月曾刊出對張海的訪問。他表示,父親張立發19歲參軍,為機密核任務工作6年,包括在西北部青海省的221工廠工作。張立發於1968年離開軍隊,開始受到持續暴露在輻射下引發的健康問題的折磨,56歲退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