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612基金跟進逾3000個案 營運複雜艱鉅 考慮支援服刑者進修


 

612人道支援基金今年5月7日在Facebook公布截至3月底的財政報告,顯示之前一個月需要支援的案件急增七成半,開支急劇上升;另外,基金原有1.1億多元的捐款,餘額下降近四成,可動用資金僅餘3,200多萬元,核實中的4月底餘款更降至不足2,400萬元,需要公眾支持。眾新聞訪問612基金兩位信託人吳靄儀及何秀蘭,講述基金面對的困難。

吳靄儀說:「我們本來就知道將有這些支出,但律師樓的運作不是由客戶自動付費,而是律師樓出單我們才付費。律師樓之前積壓了不少未處理的單據, 後來2至3月疫情期間有空處理積壓單據,譬如去年10月至12月包括理大事件等的單據;於是我們很急需要付錢,以致該段時期基金的開支大幅增加。」

612基金的結餘下跌,與支援個案持續增加有關。612基金FB圖片

估算開支相當艱鉅

何秀蘭表示:「財政方面,我們的難處在於難以估算開支。我們借出的保釋金難以預計,因案情、當事人家境不同以及視乎個別情況而定。我們處理個案保釋金平均每人次超過8,000元。然而,不是由我們處理、經濟環境比我們當事人為佳的黎智英則以約4000元保釋、李柱銘以約1000元保釋(兩人沒有申領612基金),可見數額難有方程式或準則。」

「另外,裁判法院的個案尚可以預計,區域法院的個案則牽涉法律援助難以預計;我們跟進約600個被告個案,基於當事人家境不同,我們為不同人士承擔的法律援助分擔費,數額差距十分鉅大。」

「法庭容納性亦有上限,各被告的案件排期有先有後;另受疫情影響,以及律政司未有時間做齊上庭工夫,導致案件押後,法律費用因而增加。」

「基金並資助民事案件15宗,包括楊子俊(612右眼受傷老師)入稟申請推翻速龍小隊毋須展示警員編號、岑子杰及楊國明就612警察驅散中信大廈合法集會提出司法覆核等。基金需要預留訴訟費,因為未知官司打多久及對家聘用甚麼律師;一旦我們打輸,連對家的律師費也需要承擔。」

何秀蘭說,以上總總原因,令開支估算過程,非常艱鉅。

最好左手來、右手去

何秀蘭續說:「從星火同盟戶口被凍結一事,可見政府即使沒有理據也可以做瘋癲的事,因此612基金也有風險。我們既避免太大力籌錢或長期儲蓄大量資金,同時又要保持基金不能夠沒錢應付開支;因此,最好是左手來、右手去。然而,要計算精準的確有難度,我們只能根據過往經驗、過去一兩個月的開支(每月總開支約1,200萬元至1,300萬元)來估算未來大約半年的開支。」

「運動初期,醫療與緊急經濟支援需求較大;現在上庭費用較多,而上庭費用並非一次過支付,不容易估算。市民踴躍捐款,但我們面對不停改變的目標moving target,被捕受傷人數不斷增多,單是兩個周末已拘捕約500人。主動權不在我們,而是在警察,對方至今仍然胡亂拉人;最重要的是政府肯收手,否則事情不會完結。」

612基金財務狀況。612基金FB圖片

運動持續 基金負擔更大

吳靄儀表示:「我們最初以為利用籌得的款項,幫助當時數目未算多的被捕與受傷者,很快便會完成任務。然而運動規模持續擴大,我們的責任越見重大。義工變兼職、再轉為全職。最初沒有預計需要維持這麼久,現在經常開會,大家從醫療至律師費用等,一邊做一邊學。」

612基金去年最初籌組之時,612被捕者約30多人、身體受傷者72人;另於中信大廈圍困中受驚嚇與心理受傷者約1,000多人。過了一年,截至2020年5月31日警方數據指,反修例運動被捕者達8,986人,被控1,754人,其中被控暴動罪有612人。受傷人數方面,基金認為難以有統計,尤其初期不少傷者求醫時,不敢說是被警察打傷。

基金最新公布,基金直接跟進的個案人數為3,125人,包括還柙人士107人、被告540人(即佔至今運動被告約三分一)、被捕者1,979人(即佔至今運動被捕者約兩成二)、傷者435人及其他64人。

至於未來612基金還需要多少資金,吳靄儀表示實在無法預計,因為被捕與受傷人數眾多、提堂與押後再審的次數增加,法律及其他支援費用亦因而增加。基金只能以基本計算方法,譬如以某人數於裁判法院出庭若干天的費用作為基準,再作估算。

612基金財務狀況。612基金FB圖片

真正公帑補政府不足

何秀蘭說,相比起當局倒錢落海、又過於刻薄地運用公帑,她認為612基金才是真正的公帑,由市民無私奉獻、出心出力,不是為了因為報稅或者退稅。因此612基金更會謹慎運用市民捐獻的資金,保護其機制,並且因為一直都擔心打壓,更要做好措施。

她認為,612基金的角色是補足政府刻薄、不全面的服務,承擔政府應該做、而沒有做或者拖延的事情,包括法律、醫療與經濟上的支援。

法律方面,法律援助署的法援適用於區域法院審訊,但612基金被捕支援、陪錄口供、陪搜屋與借出保釋金方面均可提供支援。經濟方面,有抗爭者因被捕或受傷而失去工作,612基金先透過緊急經濟支援提供短期、約一個多月的支援;失業者的長期經濟支援則需要由社會福利署提供。醫療方面,雖然公立醫院即時處理傷者的傷勢,但及後排期做手術需時,因此基金呼籲受理的受傷者到私家醫院求助,譬如眼睛被射中的情況應該及早治療方有較大復原機會,不宜拖延。她認為法援署、社署與醫管局現時並沒有因為示威而對申請人作政治審查,只是處事太官僚太慢,將來會否有政治審查則不得而知。

何秀蘭續指,基金現在接觸近600位被告,連同一些暫時留在律師樓未送到基金的個案,相信未來基金處理的個案將接近總被告人的一半。基金是按要求給予援助的,意謂有人提出申請,基金會進行審批,而不會刻意招徠個案。不過基金也會有限度地採取主動,譬如在濫捕的情況下,他們發覺有街坊只是買餸經過或放工回家已經被捕,這些人是平常不過的普通市民,連民陣這個機構他們也不認識、更不知道有熱線求助電話。現在法庭開審,基金擔心有人不懂求助,於是派出義工團隊在法庭外派發資料,但基金只能主動至此,不能像賣保險那樣推出甚麼甚麼優惠。

612基金財務狀況。612基金FB圖片

餘款減少 市民踴躍捐款

吳靄儀表示:「今年初,市民知道我們尚有餘款。到我們於5月第二個星期公布3月底的財政報告,市民知道我們的錢少了,隨即在5月9日(周六)及11日(周一)兩天,分別有超過1,200人次及600人次共捐款190多萬元。除了一筆超過10萬元的捐款外,其他平均每人次捐款約1,000元。5月第二及三周我們共收到市民超過10,000 人次捐贈共1,300萬元,遠高於1月及2月各100多萬元。」

吳靄儀於6月2日表示,612 基金自從5月初公布可動用存款急跌以來,月底已獲捐款2,400 萬元,共19,500 人次捐款,平均每人次1,230元;即20日內,每日籌得約120萬元。另外,許多黃店更自行籌款交給基金。

未來需要

吳靄儀表示:「我們將更有系統地籌款及訂立籌款目標,暫仍然在商討中,未有詳情。」

隨著更多被捕人士開始受審、被判刑及服刑,基金正考慮提供服刑者支援。服刑者如想繼續學業,鑑於過往獄中以專上程度學業配套為多,基金希望支援年輕服刑者繼續中學程度或專上程度學業;為此,曾受牢獄之苦、非常熱心的陳健民將會負責這項艱鉅的工作。他正與教育機構聯繫。

何秀蘭亦指:「我們希望有為服刑抗爭者而設的中學及專上遙距課程,讓服刑者設下中短期目標,不要放棄自己。各中學生年級和程度均有參差,講師與有心人將提供書單、書本,設計功課、及批改功課等。這項工作很值得做,最需要有心人。」

吳靄儀表示:「基金亦將考慮協助服刑者獲釋之後重投社會等支援。情緒支援方面,不但受傷與被捕者有需要,其家人以致整個社會均有需要復原,因此我們希望聯繫夥伴機構及凝聚民間力量提供支援,一同尋找方向,不要讓支援於審訊後停止。當然,我們以法律、醫療、心理與緊急經濟支援為主的方針不會改變,因為市民正是因為這些宗旨而向我們捐款的。另外,我們本來低調被動,現則看到主動與公眾溝通的需要,會開放溝通渠道。」

612基金財務狀況。612基金FB圖片

612基金財務一覽

根據基金最新財務及工作簡報 (註:2020年5月30日公布、由基金2019年中成立並截至2020年4月30日)

基金收入:超過$1.13億

基金批出款項及開支:共約$7,867萬

基金預算開支或預留款項(7宗民事案件預算訟費):超過$1,069萬

基金可動用現金:超過$2,379萬

直接服務人次 (醫療費用支援、心理輔導費用支援、緊急經濟支援/撫恤金/還柙支援、法律費用資助、借出保釋金、其他支援及服務轉介):12,356人次

就直接支援受助人而言,其中法律費用資助佔最大(近$2,841萬);其次為緊急經濟支援 / 撫恤金(為受傷、被捕或相關人士按個別情況提供緊急經濟支援,及為不幸身故死者的直屬家酌情提供撫恤金),(近$1,989萬);第三為借出保釋金(近$1,090萬)。

就項目支出而言,其中人權維護支援佔最大(超過$3,960萬),其次為法律支援相關項目(超過$2,127萬),之後為醫療支援相關項目(超過$1,201萬)。

若根據基金財務及工作簡報,再將開支除以人數或人次:

直接支援受助人累積人次3,125,總額$67,504,637.46,平均每人次資助額約$21,600;

其中醫療費用支援累積人次963,總額$3,877,962.1,即平均每人次約$4,027;

心理/情緒輔導費用支援累積人次217,總額$544,823,即平均每人次約$2,511;

還柙累積人數107,還柙在囚物資總額$1,575,214.9,即平均每人約$14,722;

還柙累積人數107,還柙緊急經濟支援總額$129,897.8,即平均每人約$1,214;

借出保釋金累積人次1,295,總額$10,895,789,即平均每人次$8,414;

基金預算開支或預留款項為超過$1,069萬,乃是由於必須為7宗民事案件預算訟費,即平均每宗預留$152.7萬;(另尚有8宗民事案件未知道預算)。基金資助共15宗民事案件,包括楊子俊入稟申請推翻速龍小隊毋須展示警員編號、岑子杰及楊國明就去年6月12日警察驅散中信大廈合法集會提出司法覆核、莊文龍(在6月12日金鐘衝突中遭催淚彈擊中)入稟區域法院就人身傷害向警方索償、梁耀霆要求法庭下令港鐵披露及不得刪減8月31日晚太子站及荔枝角站的閉路電視片段等。

吳靄儀表示:「這些民事案件若要向法律援助署申請法律援助,被拒的機會較大。市民挺身而出,本身已經需與很大勇氣;打官司動輒花費數百萬,如果打輸更要繳付對方的堂費。若沒有基金資助,根本不能成事,難道要當事人破產?」與此同時,基金考慮受理民事訴訟之前,必須作詳細預計,就每個申請徵詢大律師意見,從勝算、道理與理據各方面衡量。譬如一旦打輸了,需要預留多少費用?基金先作估計,以免影響對其他個案的資助。

「以教大學生梁耀霆為例,由於要就831事件控告警方,先要向作為第三方的港鐵取得當日的閉路電視片段,先付數十萬元的堂費。一般人如沒有資助,便不會打這場官司;梁同學有很大決心。」雖然閉路電視片段未見重大發現,然而這只是第一步,最終目標是民事索償。「我們知道民事索償是很漫長的過程,希望以資助避免『有冤無路訴』的情況。」

醫療支援方面,吳靄儀指:「612基金明白不少運動中受傷的人士不願意到公立醫院求助,轉而以私家醫院或診所的單據報銷,因此基金授權工作人員可以按醫療單據為申請人付費;治療、檢查、驗傷等費用,以單據實報實銷。如果傷者需要做手術,基金的顧問醫生將根據傷勢、需要做的手術等進行評核。基金網站並列出醫療夥伴機構的名單,包括中醫等,譬如部分吸入催淚氣體的人士可能選擇看中醫。」;何秀蘭說:「由於公立醫院排期做手術需時,基金呼籲受理的受傷者到私家醫院求助以免傷勢惡化。」

心理情緒支援用以幫助被捕與受傷者會見輔導員、臨床心理學家或精神科醫生的費用。

緊急經濟支援提供短期、約一個多月的經濟支援,讓因被捕或受傷而失去工作的抗爭者作應急之用。

除以上四大類外,基金並設人權維護支援,如有被捕者或傷者希望搜尋警暴資料、以向人權組織投訴,過程中便需要民間組織輯錄的資料、倡議與調查。而基金提供的人道支援,則是鑑於被捕人士與其家人往往感到徬徨無助,於是派人於警局外跟他們聯絡,講解其即將面對的程序;基金之後並可安排教牧、社工與輔導員跟進。

另外,基金亦增設還柙者支援。吳靄儀稱:「部分人士已在未有審訊的情況下被還柙8個多月,這個對他們極不公平。由於案件眾多、控方需要更多時間準備,以及疫情關係,不少被拒絕保釋者雖未經審訊,卻已在羈留所被還柙多月。基金的還柙者支援於是用以於還柙期間支援還柙者的家人前往探望、涵蓋還柙者所需物資等。另外羈留所一般膳食不佳,卻容許付費者得到較佳的私人膳食,因此基金亦資助私人膳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