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港人持續捐助 612基金信託人吳靄儀:從未見過如此積極堅決


 

612人道支援基金成立近一年,信託人之一、大律師吳靄儀表示,最令她感動的莫過於香港人的熱忱,不但前所未見、更是世界罕有,令她驚訝。發起人初時以為利用捐款解決被捕與受傷者的困境,便完成使命。結果抗爭持續及擴大,基金的責任亦越見重大。另一信託人何秀蘭亦表示,最大的感觸是香港人的支持令她十分感動,指要相信香港人,深信公義最終站在這一邊。

吳靄儀多次強調,612基金重視穩妥處理善款。葉潔明攝

穩妥處理

素來處事認真謹慎的吳靄儀,多次強調基金重視穩妥處理善款。「這是公眾捐出來的金錢,我們必須以妥善程序處理。即使我為人心急,也必須穩陣、妥善處理。」

去年《逃犯條例》修訂引發612衝突,由於受傷與被捕人士眾多,臨時信託人於6月15日宣布成立臨時反送中基金,於6月16日200萬人反修例遊行中獲政黨及團體單日籌得並轉交捐款1,200萬元。吳靄儀說:「然而處理程序需要時間;這是公眾捐出來的金錢,每人1,000多元、1,000多元捐出來的,我們必須處理穩妥。我們找來最懂得『數錢』的教協,用一套方法點算捐款。我們並要找願意收留善款的銀行與戶口,銀行亦要知道我們要做甚麼,簽署正式合約才開工。要有會計師與正式會計文件,開支票等全部清清楚楚。期間許多市民希望捐錢,問我可否收現金,我斷然拒絕。到了6月28日,我們終於有齊戶口等配套;及後,基金有了『612人道支援基金』這個名字,以紀念612事件。」

基金於去年7月6日宣布成立,並正式委託真普選聯盟有限公司託管基金款項,定期公布收支與支援個案,委託核數師按財政年度核數。「我們必須穩陣、妥善處理所有程序。尤其開始時必須做得特別好,市民方會有信心。」

基金五位信託人中,其中大律師吳靄儀、學者許寶強與歌手何韻詩均是在囚抗爭者支援基金發起人,何秀蘭與陳日君樞機均為守護公義基金信託人,陳日君樞機亦特別能夠幫助基金汲取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服務年輕人的經驗。

成立初期,最初主動接觸基金求助的人士很少。基金於是組織十八區媽媽小型座談會,希望被捕受傷者、家人以及鄰居等多了解基金並求助。6月15日梁凌杰於金鐘墮樓身亡,基金亦幫助其家人。之後警察拘捕了更多人,基金支援的個案及法律費用資助亦隨之增加。

多個民間組織於反修例運動中衍生,其中星火同盟抗爭支援去年底被警方以懷疑洗黑錢為由凍結資金。那麼612基金如何避免類似遭遇?

吳靄儀說:「當別人無理干擾,你其實也無法預計。我們緊記運作要正當,向捐款市民交代,將一分一毫均用於運動中受傷或被捕的人士上。運作方面,民間組織各有不同目標與運作,這絕對是好事,譬如之前有年輕人因為花錢買gear 而沒錢開飯,612基金卻無法幫助他們,因為我們沒有抗爭費用。可是我們擔心了不多久,已經有許多其他組織透過徵收飯券的方式解決問題。」

吳靄儀表示,612基金的特點是對求助人資料絕對保密,同時盡量公開交代財政。「有申請人覺得我們好煩、手續繁複,但這是因為我們作為信託人需要保護基金,向會計師與銀行交代,有單有據,而不是自己袋了錢;數目有透明度,不可亂花錢或一塌糊塗惹人懷疑。」

612基金五位信託人(左起)何韻詩、許寶強、陳日君、吳靄儀、何秀蘭。蘋果日報圖片

無懼批評

612基金成立之初,曾被批評將善款運用不得其所。其中去年8月財務簡報其中一項為租用音響曾引起誤會,基金之後回應,一般籌款活動由籌款團體分擔行政與活動成本,而616遊行中各大民間團體齊心為612基金籌款,基金於是承擔部分開支,該行政費佔當天籌款總額約2%。

另外,基金為要確保所有被告都有律師代表,便必須盡量利用本屬於市民的公共資源,因此在區域法院或高等法院階段要求所有被告先申請法律援助署的法援,若事主法援申請被拒絕,案件訟費由基金承擔;若事主獲批法援但須付分擔費,所需費用可由基金支付。這個做法曾經引起爭議,基金於是解釋這是為了在實際情況下以較公平合理而穩妥的做法,確保所有抗爭者都能得到法律代表,平衡早期與後期被捕者各項支援所需。

這個做法去年曾引起坊間批評,當時有網民認為,向政府法援求助,有機會可能洩露機密。對此,吳靄儀解釋:「法律援助署沒有自己的律師,申請法援也是用一般執業的大律師,不是政府的大律師。被捕當事人與代表律師之間一樣有專業保密協議,同樣遵守法律保密權,律師不會與政府打龍通。另外,刑事案件的法援申請很少被拒絕。只要法援受理,便有公帑支付,這樣我們612基金便不會重複資助,而可將善款用以資助其他有需要的人。」

「相反,如果被告不申請法援,按300個暴動案為例計算,涉及費用可達9億元!我們可用之前的例子計算:魚蛋革命有10位被告在區域法院審訊60天;梁天琦則在高等法院受審兩次,分別為90天及60天;費用龐大。」

吳靄儀表示:「批評一定有,無論善意與否,我們都會聆聽檢討與改善。大部分市民都是講道理的,初期或者有不清楚或者誤會,經我們解釋後,他們都接受。香港人學得很快,跟一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語,大家對法律制度的認識大大加深;全球沒多少個地方的市民,可以掌握這麼多。」

至於打壓,她回應說自己一世人也慣被批評,沒有特別感覺、不值一提。

612基金得到市民支持,令發起人深受感動。蘋果日報圖片

每人都有角色

一年以來,最教吳靄儀感動的,是香港市民的態度。「從未見過香港人這麼積極與堅決,從前或許有一次過的籌款活動,事後大家便不關心了。但這次經歷一年後大家熱情不減、持久參與,而且十分留意事態發展,見到有需要便立即捐款。這麼多年來,我未見過這個情況,也是世界罕見的,令人十分驚訝。」

近日坊間有人認為,港人現在只有移民、順民、暴民三條路。然而吳靄儀在傳媒撰文指:「每個人,在爭取公義的路上,都有角色。」那麼她認為每個人可以扮演甚麼角色?

吳靄儀引述612基金的經驗指,自從5月初公布可動用存款急跌以來,5月第二及三周基金我們共收到市民超過10,000 人次捐贈共1,300萬元;至若延至5月底計算更有共19,500 人次,捐款達2,400 萬元。

「就像這些捐款人一樣,每個人都可以留心事態發展、表達意見、投入與團結;他們既然在有需要時知道要伸出援手,平日一定留意事件。過去一年,急救員、銀髮族、新聞界、老師均面對壓力及付出代價。每個市民都多付出,每個人都在做事。」

「同樣,612工作人員做得很好,數目處理分明、有交代,這樣別人才有信心。我感到很安慰,香港人非常出色。員工邊做邊學,學得很快。未來一年,預料工作人員仍然繼續努力,不會解散。我感到很安慰,香港人非常出色。」

何秀蘭亦表示:「去年6月9日,WhatsApp群組中有一位學聯小老鬼表示,年輕人明知會被警察拉還甘願出來,都是因為希望多為香港做事;這令我大為感動,也是成就這個眾籌互動平台的重要推動力。我對香港人有信心,反修例運動衍生大小平台,目標略有不同,均能集合民間力量。這次香港人進步很大,連同海外海報等,互相幫忙、效率其高。基金員工與市民用心支持,我深信勝利與公義將站在這一邊。當刻雖然難過,希望大家繼續做應做的事。」

何秀蘭因個人被捕,對612基金受助人的需要,有了很深切體會。資料圖片

成為被捕者

今年4月,吳靄儀與何秀蘭因為去年8.18的遊行而成為被捕者。吳靄儀認為事件顯示政府容忍度之低,這對香港絕對是壞事。雖然許多人覺得無力,她仍然相信每個人在爭取公義的路上都有角色,市民可以盡一分力,譬如關注被捕與受傷人士的需要等。

「當大形勢下這麼多人被捕,拉到自己的時候雖然不會覺得開心,但也不會覺得他們會放過自己;社會氣氛不好、當權者亂來,牽涉入內的人很多,不會覺得他們不會郁碰我。我處之泰然、認真對付。事件反映政府連和平遊行集會者也控告,這對香港來說絕對不是好事。」

何秀蘭亦說:「我自己現在成為被告,被警察上門拘捕。大圍捕的十多人對立法有經驗、平日有與高官接觸,而警察拘捕時對我們的態度也不粗暴;雖然如此,我也深深體會到有律師陪同的重要性,那何況是絕少社會經驗或沒有接觸官員的小市民或阿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