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6.12一周年】想和去年的自己說……


 

去年6月12日,數以萬計民眾響應網絡號召,到金鐘一帶包圍政總及立法會,其後令《逃犯條例》修訂暫緩。那時,人們戴著黃頭盔、單薄的外科口罩、極少數人戴上泳鏡。催淚彈一顆又一顆在腳下爆開,他們擠身於不可動彈的人群中,緊掩著物資站傳來的濕毛巾,分不清臉上流著的是徬徨難過的淚水,還是催淚彈的反應。

一年後,香港人戴著外科口罩,想爭取集會的權利,卻每每被警方以疫情為由阻止。走過崎嶇的民主路程,今日仍願意走上街頭的香港人,又有甚麼說話,想與一年前的自己說?

「要學懂向政權勇敢說不」

回望過去,鍾小姐有感自己未有盡力、心有不甘。(黎卓欣攝)

「想同自己講……學識勇敢說不。」30多歲的鍾小姐說,她曾經是對政治漠不關心的「港豬」,6月9日100萬人上街遊行,她仍覺得事不關己。對她來說,最重要是每天能安穩地上下班,平淡無味的生活總比波濤洶湧好。

去年6.12那天,她還在辦公室埋頭工作。下午3時,社交網站開始出現煙霧彌漫、示威者頭破血流的新聞片段,她心中泛起怒火,卻只能看著手機默默地哭。鍾小姐說,是香港人的堅持把她喚醒:「佢哋大可以喺屋企hea、嘆下冷氣,但睇到佢哋願意企出嚟,令我好感動。」

於是在6月16日,鍾小姐成為遊行隊伍中的二百萬分之一。

回望過去,她有感自己未有盡力、心有不甘:「我以前好懦弱、唔敢出聲。如果可以有多次機會,我想再行前啲。」

「一直同惡法抗爭」

自稱廢老的Jimmy,希望港人能再次推倒惡法。(黎卓欣攝)

「梗係希望取消惡法啦,一年前嘅反送中,到一年後嘅反國安法,香港人一直同惡法抗爭緊。」

說話時中英夾雜、自稱廢老的Jimmy,18歲隻身飛到英國,50幾歲才退休回流香港。曾經,他認為香港人眼中只有金錢、「淨係識攬住個股市」,不會願意為民主賠上一切。

然而,當他看見去年青年為了爭取自由,連性命都賠上,漸漸改變了他對香港人的刻板印象。

根本無諗過啲年青人會咁樣行出嚟,我好驚訝、好佩服。所以我哋呢啲廢老,都要出嚟企下嗌下口號,幫下佢哋。

Jimmy說,過去一年政府一直漠視民意,讓他對示威遊行的心態起了變化:「612嗰時,我都未好理解到個whole movement,唔明白點解遊行完唔好走。但之後見到有人衝立法會,我先開始明白嗰句:『是你教會我和平抗爭沒有用的』,係咩意思。」他苦笑道:「始終廢老嘛,我哋個腦要慢慢嚟。」

「香港可以保留昔日制度價值」

40多歲的周先生,心底的願望是港人能重建回歸前的香港,再次擁抱自由、公義:「上年612,我都無諗過香港人可以推翻到送中條例,以為只可以無奈接受。」

40多歲的周先生,願望是港人能重建回歸前的香港。(黎卓欣攝)

「推倒咗條法例,代價係好多年青人被捕、失去性命,佢哋承擔嘅嘢太多。」周先生不忍年輕人斷送前途,於是越走越前。

最初,他只會站在抗爭者的大後方,也不是每次遊行都出席。直至8月,他從新聞看見一位示威者被警察射傷眼睛,覺得不能再躲在群眾後面:「我喺屋企睇直播,直頭想跳入個電視機幫佢哋擋 。」他激動地說。

從此,每逢有集會,周先生都會盡量親身來到現場,站在人群的最前方。

「香港獨立」

20多歲的郭小姐,一邊滑手機追看討論區帖文,一邊等待大合唱開始。她說,自從上年6月,花在討論區和看新聞的時間 , 比以前多了幾倍。「好想晚晚mon住,每晚幾廿萬個messages,唔想錯過重要嘅資訊。」

去年6.12,她身處金鐘現場,催淚彈就在腳下爆開,嗆鼻的煙霧令她近乎窒息:「點解香港會變成咁?點解警察嘅所作所為好似大陸公安咁?」

抱著一堆問號,她拔腳逃到安全地方,沿途照顧受傷的人。「佢哋嗰時叫人疏散,但根本無位俾人疏散,情況好危險。」

如今,催淚彈已成為日常,她坦言早已習慣這刺鼻的味道,但不會對警暴麻木:「當呢樣嘢成為習慣,政府仍然視香港人嘅意見如糞土,其實好可悲。」

近日,越來越多人於集會期間,高呼「香港獨立」口號。對此,郭小姐表示認同:「以前自己都係港豬,慢慢思想開始比一年前進步。即使而家獨立好似仲係天方夜譚,但要首先裝備好思想,成件事先可以邁進一大步。」

近日越來越多人於集會高呼「香港獨立」,郭小姐表示認同。(黎卓欣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