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專訪】港人每月悼念梁凌杰 梁父:提醒我哋不孤單,有時不自覺將年輕人當自己仔


 

蘋果日報照片

2019年6月15日,香港人從這天起,記住了一個黃色雨褸的背影。

披著黃衣的他,下午開始就站在金鐘太古廣場外牆的臨時工作台,直至到晚上約9時⋯⋯他墜下,就在安全氣墊旁邊。他留下兩封遺書,其中一封是控訴書,要求撤回「送中條例」、特首林鄭月娥下台、釋放學生傷者、重申示威並非暴動,另一封交代身後事。後來,人們知道他的名字是梁凌杰,年僅35歲。

翌日是6月16號,黑壓壓的人群再次走上街頭,不少人手裡拿著白花,帶著傷痛走到太古廣場外。民陣最後宣布,遊行人數是「200萬+1」。

一年過後,梁凌杰爸爸接受眾新聞書面訪問,他表示,想講的話很多,但說話的空間十分有限。

這一年間,每個月的15號,總會有人想起梁凌杰穿著黃色雨褸的背影,用各種方式悼念。梁爸爸對此表示:「喺香港有無數嘅年輕人,係呢啲時候會暖住我哋嘅心,亦都提醒着我哋並不孤單。有時會不自覺地,將呢班年輕人當咗自己仔,都會好擔心佢哋。」

以下是眾新聞記者書面訪問梁爸爸內容:

記者:回想兒子去年6月中離世,作為父母怎樣慢慢地接受這個事實?

梁父:「杰仔雖然已經離開了,但我哋作為父母對佢嘅思念沒有絲毫減退,屋企人互相扶持加上時間的流逝總可以令傷痛減退,但杰仔會一直在我哋心內。呢一年我同屋企人過得唔容易,受到唔同嘅壓力。每一日我哋都嘗試尋找安穩同平靜,依家生活總算安好同埋開始接受杰仔嘅離開,但係我哋都為我哋同所有香港人一樣不能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而感到悲哀。

每一個人都會有屋企人同親友,雖然現時香港十分黑暗,可能好多人會感到好絕望,悲哀,憤怒,但請所有人做任何事前都會諗一下屋企人同親友既感受、影響,唔好魯莽行事。」

記者:當日得悉兒子的消息,是否難以相信、無法理解兒子這個決定?一年過後,怎樣看兒子當日的決定?

梁父:「當日得知,當然是十分難過及難以置信。對於杰仔的決定,雖然唔容易接受,但係都會為佢嘅崇高理念而感到自豪。

對於杰仔嘅離開,我哋仍然希望可以為佢取回一個公道。死者已矣,我哋家庭亦不會再完整,我哋只係十分簡單地希望可以得知杰仔當天有沒有得到應有的協助,有沒有遇到任何不公義或其他不為人知的冷對待,就正如呢一年嚟警方冷對待我哋希望有死因研訊的要求。

面對政權百般阻撓,我哋束手無策,但係我哋唔會放棄,亦將呢件事交咗俾我哋律師處理,會由佢哋代表我哋繼續爭取。我哋想講嘅說話好多,但係可以講說話嘅空間卻十分有限。我將呢件事情全權授權咗俾我嘅律師,再有任何更多嘅問題,我哋會交俾我嘅律師去代我哋回答。」

記者:見到港人每月悼念兒子,並視他為運動中首名犧牲的抗爭者,作為父母怎樣理解這件事?感受是甚麼?

梁父:「喺香港有無數嘅年輕人係呢啲時候會暖住我哋嘅心,亦都提醒着我哋並不孤單。有時會不自覺地將呢班年輕人當咗自己仔,都會好擔心佢哋。我同屋企人見到有好多年輕人喺呢一年裏面同杰仔一樣抱住單純同崇高嘅理念而走出來,但卻不停受到打壓,甚至面對受傷流血犧牲,我哋為人父母都睇呢啲年輕人而感到好痛心同擔心,亦唔希望更加多嘅年輕人會再因為杰仔或者呢個無希望的政權而再受傷。

我哋同一年前一樣,希望年輕人可以好好保護自己,要留着有用之軀去行更遠嘅路。嚟緊嘅時間會更加黑暗,唔可以再硬碰硬,否則只會不停悲劇重演。」 

去年7月11日,梁凌杰治喪委員會在香港殯儀館外設公眾弔唁區。美聯社照片

對於兒子的成長,梁爸爸不願說太多,被問及兒子過去的社會政治參與、參與反送中運動期間有否與家人分享感受,梁爸爸只道:「杰仔好少喺屋企講呢啲話題。」

另外,據悉代表梁父的律師已經多次去信警方,要求提交調查報告予死因庭,以及向梁父披露報告內容,惟警方只向律師確認收到來信,未有回應要求。

眾新聞向警方查詢梁凌杰離世的調查進度、未提交報告的原因等,警方回應:「已就事件進行全面調查並即將完成有關調查的詳細死因報告,稍後會提交死因裁判官及等候進一步指示是否需要召開死因研訊。有關調查交由中區警區人員跟進。調查期間,死者家屬曾透過律師向警方查詢有關調查進度,警方均已作岀回覆。如有需要,警方亦會主動與死者家屬聯絡,通報最新情況。」

梁父昨日並向眾新聞提供一段錄音(全文按此):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