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個人IG貼「黑警死全家」揮春後離港台 DJ黃冠斌:唔甘心係,點解社會令我呢類人開唔到咪


人稱「斌仔」的港台DJ黃冠斌,1月20日生日時在個人Instagram上載一張相片,左手持寫着「願榮光歸香港」的黃色生日蛋糕,右手舉著寫上「黑警死全家」的揮春。他的Instagram有約1.5萬人追蹤,一個貼文即引起有人發動一人一信投訴他。之後港台管理層收到大量投訴,大約在1月24日約他會面,雙方連日商討後,黃冠斌在1月30日暫時離開港台。

今年36歲的黃冠斌,19歲起加入港台,曾主持《暑期習作》、《Teenstage》等輕鬆節目,是港台合約制員工(Cat II)。去年,他也曾在節目播放《願榮光歸香港》而遭投訴。

事隔近半年,港台正值多事之秋,黃冠斌接受眾新聞訪問時有感而發:「港台壓力嚟自政府,我會唔會返港台,係個社會俾唔俾機會我,而個問題係社會有冇可能改變政府。政府決策或者方針有呢一種決定,壓落港台,港台壓落我度。我喺呢度12年,對呢個機構認知程度,明白呢個機構嘅人處事方法同闊度可以去到邊度,唔能夠逼一架老爺車跑100米。點解世界要人跑100米,點解唔可以有人跑50米?」

黃冠斌今年初生日時,在Instagram上載這張相片後,港台收到投訴。網上圖片
事隔近半年,黃冠斌受訪憶述:「當時被投訴的情況,大到拆唔掂。」胡尚佑攝

黃冠斌中學讀喇沙書院,自小熱愛廣播節目的他,中四參加工聯會舉辦的廣播劇訓練班,練習正音和懶音。他會考成績全部E,沒有考A level直接升讀香港浸會大學的基礎文憑,其後入讀副學位課程。2004年就讀副學士期間透過參與《DJ生還者》而加入香港電台成為兼職主持,有份主持深夜音樂節目《輕談淺唱不夜天》。畢業後他向商業電台自薦成為節目主持,其後擢升為助理監製。2008年黃冠斌重返香港電台,擔任第二台節目主持。

去年香港出現反修例風波,之後不太談政治的黃冠斌,在去年6月9日百萬人上街後,於個人Instagram發布與運動相關的貼文,有不同日子遊行、連儂牆、文宣照片。

黃冠斌的Instagram去年發布社運相關照片。黃冠斌IG截圖

黃冠斌回憶那張「黑警死全家」揮春照:「Post 咗張相之後,所謂嘅藍絲向平機會、廣管局、署長,文匯大公指名道姓投訴我,話我喺社交平台發表呢張相,去到一個地步,電台受到幾大影響。電台就要諗點樣去拆掂數,去到某一啲情況叫做拆唔到,就要再諗點樣搞。」

黃冠斌形容,當時被投訴的情況「大到拆唔掂」,與港台高層會面兩個多小時,高層有提議他:「會唔會可能你稍為停一停先,唔好再惹呢個風頭。」

黃冠斌說,當天與港台高層會面氣氛融合,他理解港台難處,所以選擇暫時離開,形容是「同港台互相放大假」。黃冠斌坦言,沒想過一張發布在屬於自己的個人社交平台照片,要暫別一個工作十多年的崗位。

港台:Cat II員工要遵守「製作人員守則」

眾新聞向香港電台機構傳訊組總監伍曼儀,查詢黃冠斌的情況。伍曼儀指,收到投訴就會調查跟進:「新春期間通常是祝福人的時間,黑警死全家係一個咀咒,所以有呢個(投訴成立)決定。」至於接獲幾多投訴,伍曼儀指未有統計。據了解,投訴數量達4至5位數。

黃冠斌所屬的Cat II合約,港台員工稱為「服務提供者形式」,僱用方式類似Freelance,屬非公務員隊伍,容許有關合約者可在港台以外接工作,不少DJ、演藝人員也是以此形式與港台合作。被問到Cat II員工須遵守什麼規則,與公務員可有不同。伍曼儀說:「無論公務員和Cat II員工都好,都有《製作人員守則》,裡面提及無論咩情況下,做嘅嘢、你嘅表現,對節目本身有影響,我哋係需要留意,無辦法我哋始終都係媒體,有一個公信力,個人形象我哋都要絕對留意。」那是否包括社交媒體的個人言論?伍曼儀指:「包括整體表現,唔好咁概括講邊個場合。」

伍曼儀補充,根據《製作人員守則》第3.5利益衝突中列明,節目製作人員在外間的活動,不得不恰當地影響、或令人相信會影響香港電台的節目。

黃冠斌認為,上述條文有灰色地帶,「我個人社交平台發表言論沒有影響節目,例如我post一張黑警死全家,我冇開咪講黑警死全家,亦冇喺節目度去做呢件事。」

另外,Cat II合約裏面第13條訂明,就演藝人員在政府服務期間的表現和紀律而言,行為應與全職公務員相同。(As far as conduct and discipline during the Artist's service with government is concerned, the Artist is expected to behave in the same way of full-time civil servant)

黃冠斌指:「純粹從條文角度去睇,係,我哋需要同公務員一樣,有啲公務員條款我哋需要去守。情況就等於問一個老師,點解佢上網post一啲政治立場嘅嘢,佢最後都無得做老師。而家唔係嘈條文,係嘈緊個演繹。」那方面的演繹?「當中我無牽涉港獨、分裂國家,嗰啲我無講,好明顯根本未去到嗰個層面,點解會有呢個結果走咗出嚟?因為有人演繹呢條法例,或者睇呢件事時有政治考量。當中有無政治元素,你問我本人,我就答你有。但係咪真係有,我就會話,就留番觀眾或讀者自己考量。」

黃冠斌認為:「我只係喺自己私人IG發表啫,再者冇影響到我開咪。我又唔係政府工,嚴格嚟講我唔需要守公務員合約。概念上我冇犯錯,只不過係你哋(投訴者)嘈,所以你哋(投訴者)鍾意啦。」

黃冠斌19歲起開咪,港台是他成長之地。黃冠斌IG截圖

點解社會容許攻擊港台
 

因投訴而要離開港台,黃冠斌說:

呢件事上面,唔甘心唔會係黃冠斌有冇得開咪,而係點解香港社會,會令到黃冠斌呢一類人開唔到咪,而覺得唔甘心。

黃冠斌認為這一切歸咎於制度問題:「做得DJ,言論自由梗係我哋最想得到嘅嘢,但都知道一定唔會無限嘅,開咪叫人打劫強姦一定唔得,因為有廣播條例規範。但當去到表達自己嘅立場,而受到太多自我審查、政治考量,係唔係有啲唔應該呢?」黃冠斌說,若然叫他轉另一種模式去開咪的話,這才不甘心。

有否埋怨過?黃冠斌毫不猶疑說:「一秒都冇!」、「我反而係一路期待緊個源頭(政府)或制度可以改變,源頭一日唔變,唔單止係我一個黃冠斌。《頭條新聞》話會大型檢討,都好大機會會停,一日呢啲事情都會繼續發生。」

「港台係政府工,政府工得一個特點,就係盡量少啲投訴,唔好搞咁多嘢。港台本事接咗咁多投訴,捱咗咁耐,算係咁啦......處長願意上立法會嘅時候,算係咁,佢已經幫港台頂咗好多,無諗過佢會幫手頂咁多,俾我諗嘅佢勁好多。與其你問我港台夠唔夠硬正,應該問社會點解容許攻擊港台。」

黃冠斌2008年開始擁有個人節目,當時都不會在節目上談政治:「嗰陣時社會無咁大鑊,無咁癲,所以都唔會講政治,當時亦無乜香港人準備講政治。同埋我之前立場都無咁鮮明,太細個講呢樣嘢,亦都冇乜說服力。」

到了2014年的雨傘運動,黃冠斌曾在節目《有冇搞錯》中播放《撐起雨傘》一曲。他記得,當時是有聽眾打電話上節目,談及社會事件,所以他播放相對應的歌回應:「一個人打上嚟講愛情問題,我播一隻情歌;一個人打上嚟講社會議題,我播一隻社會歌。」

「當時高層冇乜特別出聲,嗰時係你照樣開咪照樣播歌,播一啲抗爭嘅歌或者唔同立場嘅歌,只要唔犯《廣播條例》就可以。再加上2014年嗰個年代嘅藍絲,反應都冇咁大。」

事隔5年,反修例運動出現,黃冠斌曾在節目播《願榮光歸香港》。他坦言,開頭高層未有特別理會,直至接獲投訴後就有「溫馨提示」:「後尾佢哋都會建議你唔播就比較好啦,佢哋冇直接話唔准我播,但我都理解佢哋點解會講呢句說話,佢哋覺得你播就會收好多投訴,所以如果我能夠唔播就好啦。」黃冠斌笑言:「黃色有歌播,藍色冇歌播呀嘛,咁佢哋就投訴。」

黃冠斌說,他不是為播而播,而每次播放都會考慮原意:「有聽眾打電話上嚟我個節目,話見到831事件好唔舒服,我答佢明白嘅,我們香港人要團結,將件事做好,一齊搵公義,送隻歌比你聽。」他說,每次播歌是盡量想安撫聽眾的心情。

同樣地,《頭條新聞》在1989年播放起,一直以嬉笑怒罵的方式諷刺時弊,但最近就因為被指污衊和侮辱警方等投訴成立,今季節目全數播出後或會停播。

黃冠斌感嘆:

港台出《頭條新聞》,建制會話收政府錢,點解要話政府;我就問,點解不能夠話政府,話政府唔係有問題,點解政府有嘢被人話,先有問題。

黃冠斌因為一張發佈在個人社交媒體的相片,離開一個工作多年的老地方,他估計其遭遇或多或少會影響到仍在港台的主持人:「我咪會問問題囉,我都係問問題嗰個,乜原來一個開咪嘅人IG post張相就會衍生呢個後果,咁開咪嗰度有咁多人,如果佢哋每一個都有post,係咪會變成呢個後果?如果好多都變成我呢個結果,仲有冇人幫你開咪?每個case唔同,可能我就惹火啲,但係我都覺得,如果我要留番低,但所有嘢要唔講唔問唔好掂,玩得叻啲,咁仲好唔好玩呢?」他用澆花為例子,反問假如某一天有人在花外面加一層圍欄,澆花的人應該將圍欄移開還是用其他「玩得叻啲」的方式,繼續澆花。

暫別港台,黃冠斌話見步行步,活在當下轉向打入YouTube界別:「而家YouTuber界需要多點唔同類型嘅影片,不再係每日吃喝玩樂,我想拍啲圍繞香港人生活嘅片。」

黃冠斌的YouTube頻道對上一次更新已是3星期前,以往的片段有提到國安法、《頭條新聞》和海洋公園等社會議題。為何未有再上載影片?「國安法條文模糊,我擔心有追索期,所以先暫停一下。」他又提到,打算稍後邀請不同學生上個人頻道,以late night show形式拍更多的片段。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