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悼念梁凌杰】青年緊擁黃衣男落淚:好想同佢講,我哋一定會贏


 

去年6月15日下午4時半,他獨自一人穿上寫有「黑警冷血,林鄭殺港」8個大字的黃色雨衣,站在金鐘太古廣場外牆的臨時工作台,身旁掛上寫有「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動,釋放學生傷者,林鄭下台,Help Hong Kong」的標語。晚上約9時,他就在安全氣墊旁墜下。當時大家只知道他姓梁,35歲。翌日的616大遊行,大批穿黑衣的市民手持白花,在現場獻花,留紙條悼念這位「義士」。一年過去,群眾沒有忘記,穿上黑衣、手持白花。大家今天都記得,他叫梁凌杰。

昨未到6時已有不少人到太古廣場外悼念。有一位穿上黃雨衣、帶上V 煞面具,手持寫有「永垂不朽」紙牌的男子,在梁凌杰的悼念壇前,由4時許一直默默地站至晚上。

相關文章:【專訪】港人每月悼念梁凌杰 梁父:提醒我哋不孤單,有時不自覺將年輕人當自己仔

穿上黃色雨衣、帶上V 煞面具,手持寫上「永垂不朽」紙牌的男子,悼念梁凌杰。 胡尚佑攝
男子由下午開始一直默默地站在梁凌杰的祭壇旁直至晚上。胡尚佑攝影
青年山並上前緊緊擁抱黃衣男,場面感人。 胡尚佑攝

前來悼念的市民放下白花,鞠躬或默哀後便離開。但有一位名叫山並的青年,放下鮮花後,上前緊緊擁抱穿黃雨衣的男子。兩人激動相擁,場面十分感人。
 
「其實我唔識佢,嗰刻嘅自己好攰,只係覺得大家都需要一個擁抱。攬住佢,就諗起如果嗰個係梁先生係點呢?佢會同我講啲咩呢……」山並眼泛淚光地說。
 
「好多嘢想同佢講,但都無機會了......好想同佢講,我哋一定會贏。」山並不斷用紙巾拭擦眼淚,眼淚還是不停流下來。
 
兩人雖素未謀面,但山並卻忍不住在眾多鏡頭和人們圍觀下落淚:「我覺得每一個人嘅生命都好寶貴,特別當佢同我係同路人嘅時候,啲感情就會擁晒上嚟。」

去年今日,山並在家中看著手機直播,得悉梁凌杰墜下時感到驚訝:「應該喺香港歷史上,第一個企喺雞蛋而死嘅人,無諗過專制政權令到人死亡。」

相信不少人曾經為這場運動落淚,山並說:「未試過因為呢一場運動而喊,只係試過痛到喊,雖然每一日情緒都好壓抑,特別係上年年尾特別大壓力,特別係721元朗襲擊事件,但都未試過喊......」

山並住在元朗,當時721襲擊事件他正在家中看直播:「嗰一刻成個人不知所措,當時諗緊搭唔搭的士出去,但自己住喺元朗好偏遠嘅地方,出去嘅話淨係搭的士都要15分鐘。」最後山並沒有出去,這件事令他未能釋懷,在他眼中的元朗是城市和鄉郊的混合,沒想到這件事會發生在元朗。
 
反修例運動經歷風風雨雨的一年,有人說大家心態變淡了,山並卻不覺得:「呢場運動唔係淡咗,好多堅守嘅人依然堅守緊,只係有啲人開始驚有啲人開始退後,淡咗從來都係好自我,自己冇去到就淡咗,自己去就會覺得仲有團火。呢場運動冇得完,冇得移民,對呢度好有感情,我都試過喺外地讀書一年,冇嘢可以取替香港。」

抗爭一日未完,山並一日都不會放棄,他期待香港人成功的一天:「歷史中嘅革命,從來都唔係一至兩年就成功發生,雖然心知可能到我個仔、我個孫嘅時代先有機會見證到呢一刻。如果大家仲想贏嘅話,呢一刻就唔好放棄。如果我唔衝嘅話我個仔就要幫我衝,無人想自己仔女去衝,我哋就要為咗自己後代去衝。」說出這句話的,是讀大學一年級的山並......

太古廣場外,悼念梁凌杰的祭壇。胡尚佑攝
放學後,A同學和朋友從沙田來到金鐘太古廣場悼念梁凌杰。 胡尚佑攝

太陽下山,前來悼念的市民有增無減。兩張稚嫩的面孔,校裙外面穿上一件黑衣,心口掛了一條白絲帶。放學後,A同學和朋友特意從沙田來到金鐘太古廣場,她們都帶同白花來悼念梁凌杰。放下白花,二人並未即時離開,一直在梁凌杰的祭壇前駐足。

「如果我係當事人,我都會願意犧牲自己,令更多香港人覺醒。如果可以救到香港,我自己都會犧牲。」這句話來自這位只有中四的A同學。
 
她們放學後長途跋涉過來,悼念一位素未謀面的人,只因不敢忘記:「唔想香港人唔記得咗佢,第一個為香港人犧牲嘅烈士。」

兩人異口同聲地說:「呢件事的確令香港人變得團結。」記得去年看到梁凌杰從高處墮下的新聞,兩人心情十分沉重,「無諗過有人會為咗香港人而犧牲自己性命,他選擇用呢種方式,想更多人關注呢件事,令政府更關注呢個問題,他這樣就犧牲了......」

A同學說,自己在運動初期都未有走上街頭,除了是對政治方面未太深入了解,更是家人的大力反對。看到運動愈演愈烈,令她開始覺得要走出來:「唔想香港變咗好似大陸咁樣,無晒人權無晒自由,香港唔應該係咁!我想像中嘅香港係有法治同人權。」

A同學有感這段時間很辛苦,卻是值得的:「香港變成咁樣,有好亦都有壞,壞嗰方面係警暴同埋政治打壓問題愈嚟愈嚴重,好嘅地方就係香港人變得更加團結,起碼我而家知道香港真正面對緊啲咩問題,而唔係好似港豬咁樣蒙蔽自己雙眼。」

近70歲的陳女士,放工後趕到太古廣場,等了近兩小時才能向梁凌杰祭壇獻花。 胡尚佑攝

入夜後,前來悼念的市民,人龍由太古廣場延伸至上山的路段。年近70歲的陳女士是中環白領族,頭上長滿不少白髮。儘管她放工後已立即趕到現場,但都要排近兩小時才能到達祭壇前獻花。

累嗎?這一年歷經風風雨雨的陳女士慨嘆:「呢一年乜都慣咗,落大雨又好,擔遮行又好,乜都試過,都慣咗㗎啦。」

陳女士帶同10個自製的白色繡球花到場,分給在場沒有白花的市民。她由6點半開始排隊,當時龍尾已經排到香港公園對上,經歷兩小時才由山上排到太古廣場外。「今日係好重要嘅日子,梁義士喚醒咗好多香港人,香港人一定要記住今日,仲要身體力行出嚟表態,話俾全世界人聽我哋真係要記住佢,我哋係care佢。佢用自己理念喚醒香港人,事隔一日後全港有200萬人出嚟遊行……」陳女士亦是其中一份子。

 一年前的陳女士看著直播,當知道梁凌杰墮下的一刻,感到「閉翳」:「好擔心呢一樣嘢會傳染開去,我唔想啲後生仔犧牲,我唔想有人跳樓而死,驚有好多人會跟從......」之後的遊行一旦看到有年輕人站在比較高的位置,陳女士都會上前阻止。

訪問期間,有人在旁突然叫著「香港獨立」,陳女士毫不猶疑立即和應並大叫一句「唯一出路」。記者問她為何支持香港獨立,陳女士直言:「我哋俾人呃咗二十幾年,所謂嘅一國兩制......」

陳女士是土生土長香港人,但形容自己一直苟且偷生:「我覺得好對唔住呢班年輕人,真喺好感觸,之前一直享慣繁榮,如果早啲走出嚟,呢班年輕人,就唔使而家咁樣……」此時陳女士突然熱淚盈眶。

她說,後悔在1997年後沒有奮力反抗:「共產黨信唔過,當時只係為咗安定繁榮,但事實上樓價一直照升。」陳女士激動地說。她又慨嘆:「香港人真係好斯文,一直唔敢反抗,亦都唔會去搶掠,警察到而家一條毛都無甩過。」

一年過去,陳女士抗爭的心未有因年月洗禮而磨滅:「我哋要一直同政權鬥爭到底,大家嘅心就唔會淡,因為呢一年就已經好似埋咗種子喺大家心入面。」

這晚,許多人再以黑衣和白絲帶為記,為著素未謀面的他來到來太古廣場外,為他潸然淚下。他是梁凌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