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冰島南部──冰川世界


疫情當前,當亞洲開始逐步走出病毒的陰霾,在歐洲和美洲還在大爆發,最近幾個月涉及在歐洲轉機的旅行,基本上都可以直接取消。沒得去旅行之際,大概也只可以閱讀文章來解饞......有報告顯示近一兩個月,由於交通和工商業的停擺,空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也跌至近來新低點。人類以為可以控制大自然,但是當到訪過冰島之後,筆者認為大自然的威力始終是無窮的。

冰河湖巨冰和人的大小相比,反差很大。照片由筆者提供
冰河湖巨冰和人的大小相比,反差很大。照片由筆者提供

通常,除了首都,我們在冰島宣傳旅遊小冊子看見的風景照都是來自南部,除因為南部較容易到達之外,它的地貌最為多變:長年有暴風雪,亦有最多冰川和爆發頻率、程度最高的火山,包括火山灰曾經令歐洲航空癱瘓六天的Eyjafjallajökull火山。頻密的火山、冰川活動,造就眾多非常獨特的自然景觀如奇岩怪石、冰河湖、黑沙灘、六角柱,但南部同時亦是當地人認為全國最不宜居的區域。在這人口只佔全國總數1.5%的區域,遊客密度和商業化程度卻是首都以外最高,是什麼原因令它有這麼大吸引力呢?

冰河湖Jökulsárlón是兩三公里闊的巨型冰舌,總會有無數的遊客在冰舌前的冰湖逗留。在這些有一至數人高的藍、白色巨冰前,人顯得很渺小。還可以坐上橡皮艇超近距離地觀賞藍冰。湖中更有不少可愛的海獅,有時好奇地將光滑的頭和身軀突然探出水面。

冰健行參加者小心翼翼地踏上很滑的台階。照片由筆者提供

這裏的冰川也歡迎遊客們親自攀爬,筆者參加了冰健行活動。冰健行分「三個半小時」和「五個半小時」兩種。前者適合一些只欲近觀冰川的遊客。如果想親自踩在白、藍冰上,而又有充足的體力,參加五個半小時的才不會事後遺憾。因為距入口一小時步程內的冰都夾雜了砂石,是黑色的,而上冰川前講解和穿冰爪就另外要再用一個多小時,餘下的才是實際踏上冰川上的時間。如果因為時間太短,還未到達藍、白冰的範圍就要回程,到時只能眼巴巴望著近在咫尺的藍冰嘆句可惜!

筆者在五個半小時的團中,首先是學會如何在超滑的冰面上穿著冰爪步行。帶好頭盔和安全帶後,就由Skaftafell國家公園的某條冰川底部開始。在行走的過程中,喝到比任何名牌礦泉水還要甘甜的冰川水,美得有點假的大大小小藍冰洞更舉目皆是,原來藍、白色都可以有這麼多的層次。

小小的藍冰洞。照片由筆者提供

除了獨特的風景,導遊Macus講解關於冰島和冰川的知識也非常有趣。Macus除了帶團,也要負責探路的工作:

由於南部的氣候是「一天四季」的無常,地形很多時會隨著前一晚的風雪而改變。每天帶第一團的導遊除了探路,也要負責把路上多餘的冰鑿走。你們看這裡的冰有白色和藍色的,大部分空心的冰也是白色的。我們要盡量把路上的空心冰找出來砸爛,避免後人誤踏。而藍色的冰則是移動的冰川把水分子不斷擠壓令到它的密度變高,在光線折射下,就會現出藍色。和冰廂冰格的白冰相比,藍冰溶掉後可以得出兩倍份量的水。
隨處可見無拘無束的冰島馬。照片由筆者提供

在冰川中雖說是可以自由行走,但對於我們這些不熟地形的城市人來說是危險處處。冰川中除了有大大小小的隨時會倒塌的冰洞、冰橋,還有很多裂縫。筆者參加的團隊就有團友一不小心,智能電話滑了手,掉進一條只有手掌厚度,深度卻兩三米的裂縫裡,有團友取出熱水試圖融冰幫忙。Marcus說:「這是無法取回的。冰川流動幾天後,就會將你的電話推壓到某個角落,不過更差的情況是有人掉進那些裂縫,要直升機拯救,而且拯救也不容易。」

冰川看似靜止,其實每天都以幾厘米速度向前推進。照片由筆者提供

他又指著巨型冰川後的雪山群繼續說,一百年前冰島發生了史上最巨大的火山爆發。火山灰遮蔽了白天,變成黑夜。除了上千人畜窒息死亡,植物也不能生長,連糧食也種不出來,溫度下降了數攝氏度。然而近年氣候暖化卻非常突出,像今年的溫度比同年高出兩三度,冰川不斷後退。才剛說完,背後突然響起一陣悶雷聲。「這就是雪崩的聲音了,應該是又有一些整個人高的冰塊倒塌了。」 

到底人類一直是怎樣對待居住的大自然呢?如果說要想征服,是永遠敵不過大自然的,除了不斷後退的冰川,越來越多「百年一遇」的暴雨、風雪、颱風,反常的氣候現象,也許新型冠狀病毒也是另外一個大報復的例子吧,而人類,又會否有醒覺的一天呢?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