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愈亂愈好


【撰文:烈巴司機】

在正常社會,出現了對施政不滿,執政者當然是用盡方法疏導民怨以降溫,免得事情鬧大。但有些社會恰恰相反,手執公權者往往最熱衷於將茶杯裏的風波推至危害國家安全的層面,以便從中牟取有形或無形的暴利。

話說乾隆晚年發生了一場持續八年的白蓮教之「亂」。

白蓮教之「亂」。網絡插圖

白蓮教之所以成為滿清的眼中釘,主因是白蓮教除了日常的醫病驅鬼和消災解難外,各白蓮教支派均在不同程度相信末世快將來臨,現在的高壓政權將被滅,烏托邦隨之出現。在糧食短缺和貪官橫行的乾隆晚年,白蓮教的末世信仰變得特別有吸引力,入教者眾。滿清政府當然不會坐視這個威脅到政權安危的「暴徒」組織坐大,遂主動出擊,在教派活動頻繁的川陝鄂,大肆搜捕和嚴懲這些「危害國家安全」的教民。

滿清政府鎮壓白蓮教手段之殘酷,逼使教民除了執起武器反抗之外,別無選擇。乾隆絕不容許這些「暴徒」破壞他引以為傲的盛世,因此不惜投入大量國家儲備去制止暴亂。

問題就出在這裏。

為了要將中央所撥出的龐大制暴軍餉拿到手,官員謊報白蓮教民反抗對滿清管治的威脅,嚴重誇大圍剿教民所需的兵力,將不存在之士兵的軍餉袋進自己口袋。又或者故意不與教民交鋒,反去殺掉無辜百姓,將他們的屍體偽裝成「暴徒」屍體去領功。因為只有促成白蓮教民的反抗持續和擴大範圍,上至權傾朝野的和珅,下至最前線制暴的官吏才可從中取利。

結果要等到乾隆駕崩,嘉慶親政將貪污集團的首腦和珅扳倒後,這場拖了八年,蔓延五省的「暴亂」才完全平息。

埋單計數,平亂的開銷竟達兩億両白銀,相當於清廷四年的收入,而有一半開銷竟落入了大小貪官污吏的口袋,更不用說有不知多少教民和無辜百姓喪失了生命。

最常將「息事寧人」、「和氣生財」掛在嘴邊的,往往就是暗地裡最積極將小事化大,惟恐天下不亂,而從中牟利之輩。

以上內容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含映射成份,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