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貨幣抗爭・上——黃色經濟圈2.0#decentralizehk


一向喜歡馬克思,「各盡所能,各取所需」是我奉為公平的最佳實踐。喜歡不單因為他的學說,更因為他說的另一句話:「哲學家只是以各種方式解釋世界,然而關鍵是,改變它。」

‌對於傳統記者,筆鋒就是利劍;對於科網巨頭,數據就是石油;對於手無寸鐵的公民,科技就是武器。你大可以不進攻,但絕不能不防守。當禮崩樂壞,法律條文可以任意增刪詮釋,社會回到原始狀態,共識機制回歸 「proof of force」(武力證明),武力變成最基礎的憲法。不忍造成人命傷亡,也不想任人魚肉,資訊科技是我們的出路。

黃色經濟圈

‌一幣一世界,一份價值觀需要貨幣來承載,一套體制需要貨幣來運作,貨幣甚至比武力還要更根本,除非警隊和軍隊願意免費賣命。2019 年反《逃犯條例》修訂的抗爭生態讓我體會到,不單是體制極力維護貨幣系統,即使是每分每秒想要改變體制的抗爭者,都在無意識地維護它。政權的所作所為,尤其是不曾帶來後果的所作所為,令港人的不滿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抗爭者以各種方式衝擊體制,受傷自行醫治、堵路和破壞交通燈後自行指揮、遇上襲擊寧可「私了」都不寄望警方維護正義,甚至象徵法治神聖地位的法院門外都有人縱火。我們以為抗爭者唾棄體制的一切,但當有人提出要鑄幣用作交易,甚至有「抗爭幣」不收分文只是定位作積分獎賞,已經被指吃「人血饅頭」,被痛罵得狗血淋頭。社會體制就像技術上的通訊協議,一層倚賴下一層,處於底層最難以被撼動的,是貨幣。我們自以為全面否定體制,事實上我們每天都在依賴體制最基礎的組成元素,甚至守護它。

‌這不是批評抗爭者,高牆之下,都是雞蛋,而且是沒有經驗的雞蛋。「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抗爭中,也有過不止一次全民提款,兌換美元的倡議,但當大額美元依然需要寄存於銀行,而美元又無法用於日常生活,兌換美元行動造成的迴響有限,更遑論撼動港元的基礎。

另一個我認為有意義而且會於生活中實踐的倡議是黃色經濟圈,即日常消費光顧支持民主自由的店舖,尤其小店。不同人對「黃店」有不太一樣的理解,對我來說「黃」是民主自由,對某些人來說是有否參與罷工,如何「proof of yellow」,是黃色經濟圈的最大問題。有連鎖店因員工指罵示威者而被定性為「藍店」,也有特許經營店舖收據加上「香港加油」而被認證為「黃店」,弔詭的是,特許經營方表示不認可個別店鋪的政治立場——至於「香港加油」何以是政治立場,則不得而知。

黃色經濟圈的另一問題在於,無論食肆還是商店都幾乎不可能自給自足,總要買入食材或者貨源,要如何避開「道不同」的供貨商,或者更基本要如何得知供貨商的世界觀,來貨「不黃」的黃店還算不算黃,如此種種都是黃色經濟圈沒法回應的問題。

‌這無阻我繼續支持黃色經濟圈。反正在經濟圈概念出現前,我也不光顧使用一次性餐具的食肆,幾乎不去連鎖食肆。動保支持者會杯葛販賣魚翅的酒家,公平交易等概念一向存在,消費時除了價格和品質,也考慮更高層次的價值,代表對物質層以上的價值有所追求,put your money where your mouth is,理所當然。黃色經濟圈只不過是最受廣泛關注,參與人數最多的價值追求而已。

密碼穩定幣USDC

在這個時代背景之下,我發起了 #decentralizehk 運動,以各種方式鼓勵港人使用密碼穩定幣,牢牢掌握個人資產,為公民充權,免受侵害。

‌密碼穩定幣是一類基於區塊鏈的通證,其幣值鎖定某一種法定貨幣,比如 #decentralizehk 選用的是跟隨美元匯價的 USDC(USD Coin),幣值穩定在 $1 美元附近,只有極小浮動。要讓通證跟隨一種法定貨幣匯價的方法有幾種,最容易理解、也是 USDC 採用的方法是,發行商要鑄造 USDC,必先儲備至少相同金額的美元。USDC 的發行商為美國註冊的 Circle Internet Financial, Inc.,帳目每月由會計師行均富國際(Grant Thornton)審核並公開,比如在 2020 年 4 月 30 日,USDC 的流通量為 726,804,679,而託管銀行帳號內有$727,324,351美元。換言之,USDC 是美元為體,區塊鏈為用;保留美元的價值體系,但享用無大台不可竄改的環球帳本。

放在社會運動的脈絡,使用 USDC 可以一次過解決三大問題:

首先最直觀的,抗爭者想要以大量兌換美元對體制產生壓力,和平表達對港府不滿,使用 USDC 更當作日常直接使用美元,就不需要用一種存一種,可以放大力量。

其次,區塊鏈讓任何人,包括未成年、缺乏住址證明等,隨時開立帳號,還不會像維基解密般,因為政治打壓而被截斷收款來源,甚至凍結資產。開立區塊鏈錢包就如五分鐘開通「離地戶口」,不單像離岸戶口般離開了香港的岸,甚至還離開地表上所有了全球民族國家體制的岸,比瑞士還中立。

最後,USDC 可以用作鮮明而客觀的「黃店認證」,proof of yellow。接受 USDC 支付就是支持民主自由的宣告;員工都使用 USDC 支薪,可視為不只是老闆更是上下一心的更強宣告;供應商是否願意接受 USDC 支付,可用作判斷是否為同路人的標準。一起使用 USDC 的港人港店,不但可成為立場鮮明、信奉自由民主、無比堅韌的命運共同體,甚至是個經濟體。

當然你會問,老闆不發 USDC,房東不收 USDC 怎麼辦,畢竟港元是法定貨幣,「法」律規「定」,每個人都得收,會計結算得用的貨幣單位,再怎麼支持自由民主的人都難以堅持百分百杯葛港元。這是所謂入金(on-ramp)與出金(off-ramp)的需要,即從法定貨幣兌換成 USDC,和從 USDC 兌換回法定貨幣,下回再談。

# 本文節錄自《區塊鏈社會學》,天窗 7 月出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