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追憶像鐵軌一樣長*:悼念梁凌杰先生有感


6月15晚的金鐘著實令人感動,本以為警察照例必如臨大敵,重手鎮壓,但出奇地,無論綠衣藍衣,都相對克制。在沒有嚴重警暴干擾下,商場內《願榮光歸香港》高唱入雲,商場外悼念人潮如水,每人靜靜的手握白花,人龍一直延伸至纜車站及香港公園。人多極了,擠滿了由東至西的行人路,但也和平極了,沒有半點暴力,有的,只是默然的悼念。當然,大家都知道停在路旁那為數眾多的警車裡,隨時會有情緒失控的選擇性執法人員撲出來,然後來個大圍捕。所以在默念中,我們也隨時警覺周圍的動靜。說沒恐懼是騙你的,但大家都頂著那種恐懼,堅持在敵人環伺的處境中,為這場運動第一位逝去的手足,擺設那美好的靈性筵席。

悼念梁凌杰的簡樸祭壇。EYEPRESS照片

祭壇是不能再簡樸的了,只是一棵樹,上掛一幅寫上「未竟之志 光復有期」的黃雨衣畫作,前方是鮮花堆成的小丘,眾人就在小丘的一邊停下致哀。悼念完全自發,沒有大台,但眾人秩序井然,沒有因為悶熱而焦躁。大家心裡大概都懷著同一意念:即使人龍再長,汗水再多,警暴再兇猛,香港人今晚一定要在這城市的角落裡凝聚在一起。除了樹下祭壇,不知是那位有心人,在太古廣場外的花槽邊,放置了數十個用燈箱造成的紀念碑,有些刻著那些較為陌生,但同樣為運動付出沉重代價的無名英雄,有些刻上過去一年那些動人心魄,也叫人黯然神傷的日子。入夜後,這些碑銘微微發亮,週圍佈滿悼念者獻上的鮮花和點燃的燭光,把那路旁化作長長的第二祭壇。在鬧市中最世俗的角落,充滿宗教的肅穆,在那點點燭光中,我們窺見抗爭者的靈性,也看見港人靈魂裡的傷痛。

但靜默只是抗爭的一面,就在這些燭光旁的商場裡,久違了的戰曲又再響徹金鐘。因著無情的警暴,也因疫情關係,《願榮光歸香港》近來縱使不致絕跡,但已很少在如此熱烈和高漲的士氣中連續誦唱幾小時。這首歌盛載著抗爭運動的靈魂,大家聲嘶力竭的唱著,就好像鹿渴慕溪水一樣。頌唱就是一種抗爭意志的召喚,召喚我們即使在最艱困險惡的日子中,仍要懷抱希望,絕不低頭!在黑暗勢力最猖獗的日子,即使最卑微的頌唱,已經是勇敢的抗爭!

這夜的金鐘,充滿宗教的肅穆,又洋溢抗爭的氣息。身在其中,唱著那歌,你不能不嘆息,不能不感觸!記憶就是抗爭,抗爭也是記憶,在這夜裡,我們對梁凌杰先生的追憶,就像火車鐵軌,又像那延綿不絕的人龍一樣,延伸到那不可知的未來。

*標題改寫自詩人余光中先生一本散文集《記憶像鐵軌一樣長》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