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圍城之後】理大學生會感與校方漸行漸遠 「呢間大學要變好,首先香港要變好」


 

去年11月持續13天的理大圍城,最終1,377人被捕,校內多處被破壞,由於復修需時,校園至今年1月重開,但遇上武漢肺炎疫情,校園又不見人影。過去大半年,在學生眼中,理大的問題持續,包括校方強裝閘機、民主牆風波再現、近日校內的香港民主女神像被搬走損毀等事件,這座紅磚之城仍然身處漩渦中。

現屆理大學生會上任3個多月,幹事會會長吳智浩說,自去年6月起,感覺到與校方「漸行漸遠」,他認為校內打壓學術自由、言論自由的情況會不斷加劇,「呢間大學要變好,首先香港要變好」。

另一方面,現屆學生會的職能也在轉變中,由以前協助校內屬會舉辦活動,現時更加主動推廣外務議題、連結大專學界。理大圍城至今7個月,在每個理大人心中,都有不能磨滅的痕迹。

新莊上任三個月,理大學生會的工作已忙個不停。理大學生會幹事會會長吳智浩(中)、外務副會長鄭其浩(左)、內務副會長陳嘉禧 (右) 抽空受訪。周滿鏗攝

記者相約學生會成員受訪,聯絡到會長吳智浩(Michael),他著記者先傳電郵地址以作登記,記者之後收到一個二維碼,是在進入校園時通過閘機之用。這個措施是自理大今年1月重開校園時實施至今。Michael說,初時有大量反對聲音,但校方一意孤行,「其實裝嗰排反應係好大,基本上每個同學都會講,都表示好反感,但始終同學焗住要返來,慢慢就無咗回事啦。」

Michael是上屆學生會幹事會常務秘書,今屆他繼續參選並肩負會長一職,學生會新莊上任至今三個多月,Michael曾與校方多次會面,討論校政包括安裝閘機問題,「其實地契上面唔容許佢哋咁做,至少校園有部分係所謂開放式的休憩空間,應該開放俾公眾,其次就係安裝閘機嗰陣都好影響附近的居民,本來我哋campus係一個好好的捷徑俾佢哋行,但係佢哋無辦法通行,星期六日都無辦法好好咁利用大學的空間。」Michael又說,措施對出入校園的車輛造成極大的不便,但為何校方決意實行?

閘機措施自理大今年1月重開校園時實施至今,記者等訪客需要取得二維碼方可進入。周滿鏗攝

Michael表示,校方提出取消閘機的兩個大前提,一是疫情完結,而另一更重要的是「校園能夠回復至低風險的水平」,如何定義低風險?Michael表示:「佢哋認為要返番去無被人入侵風險。」 、「嚟緊嘅將來,我哋都見唔到(有這個可能性)。」 

Michael表示,過去半年基本上沒有任何校園活動可言,「其實上莊呢三個月比較忙的,係校政、教學、宿舍、閘機等等之類的,而唔係好似平時咁facilitate啲組織去搞活動,因為已經無咗搞活動嗰個條件。」他所指的條件,是同學對大學的歸屬感、對校園生活的嚮往。

「新生入到來,自然希望識到人,喺campus識多幾個friends先會過得開心少少,但如今無奈之下無辦法搞,或者條件唔許可。」

其次就係呢個社會大環境之下,呢個氣氛變相對一啲娛樂類的活動都有啲抗拒同意見,所以就係部分新生,都缺少咗對大學過往的憧憬,已經fulfil唔到俾佢哋,呢個係無可奈何的結果。

去年8月理大學生會有部分屬會或組織,因應社會狀況取消了迎新活動,或改為加入宣傳社運的元素,讓新生關注社會。2020年的今個學期亦因為疫情關係,學生多數透過網上學習,未能回校結識新同學,原有校園生活已變得大不同。學生會內務副會長陳嘉禧舉例說,新同學很難互相認識以完成group project;國際生因疫情留在自己國家,卻修讀香港的課程,變得無所適從; 過去多年校內一些傳統的大型活動,例如大型銷售會(Mega Sale),今年亦未有如期進行。

同一時間,因應社會情況和疫情,今屆學生會亦有打算取消下學年迎新營,只辦迎新日。陳嘉禧說,「雖然我哋諗咗好多框架,定咗個日期,其實都好睇限聚令、疫情同埋學校點搞。」

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鄭其浩表示,適逢反修例一周年,學生會舉辦「和你貼」的活動,讓同學在民主牆上匿名表達意見,又設計不同文宣讓同學關注時政議題,學生會近期亦與馬來西亞的大專學生會合作舉辦網上論壇,開拓國際戰線。Michael認為,今屆學生會的定位會較為專注校政和外務議題,以及支援在抗爭中被捕的理大學生,「我哋本來諗住搞最低程度的迎新日或迎新周,for屬會、學系部門,其他活動會喺條件許可的情況下先會搞,主要想花多啲精力推廣外務議題。」翻看過去3個月學生會的Facebook帖文,大部分是校政、社會時事議題和不同大專學界的聯繫等,未有關於校內活動的宣傳。

近年理大校園氛圍的轉變有迹可尋,民主牆過去幾年風波不斷。2017年,有人貼上「港獨」相關的字句,卻被校方拆除。2018年民主牆風波演得最烈,當時理大學生會為紀念雨傘運動4周年,將民主牆改為「連儂牆」,惹來校方不滿並聲稱要收回其中一半民主牆的管理權,又以紅紙遮蓋民主牆,後來時任學生會成員到時任校長唐偉章辦公室外抗議,要求校方管理層交代和解釋,期間有學生與校方發生衝突,最終導致當日參與行動的護理系碩士生何俊謙被勒令即時退學並永不獲理大錄取;學生會前會長林穎恒被勒令即時停學一年,另外有兩位同學被判社會服務令。近日,校方又再次以黑紙遮蓋民主牆上所有寫上「香港獨立」的字句,事件再惹來學生會不滿......

校方近日以黑紙遮蓋民主牆上所有寫上「香港獨立」的字句,物業管理處張貼通告表示:「你不遵守大學場地使用規定舉行活動,違反學生守則,大學保留追究權利。」

就民主牆一事,學生會近日與校方開會,Michael認為校方的立場強硬,又引述校方有人曾這樣警戒他:「Michael,你都知道你作為民主牆的管理者,咁樣有啲違法poster喺到,你可能subject to discipinary action。」Michael認為說法十分過份,明顯沒有商討空間可言,他亦認為,「講港獨」現時根本並非違法行為。

Michael重申,學生會的立場是提倡民主自決,自決的選項不會排除港獨,但基於每個成員對港獨的取態不一,學生會不會表達對港獨的立場。但作為會長的Michael認為,「講港獨」是學術自由的體現,「香港需要更多計劃,點樣成立臨時政府,點樣接手過往的經濟民生系統、社福政策,但暫時這一刻未有人嘗試解決這些問題,提出完整的藍圖去俾香港人去參考,甚至點樣作為一個政治體系生存下去,如何與外國保持關係,這一刻講港獨只是初期形成的政治思潮,佢未成熟成為一個現實。」、「港獨的學術價值,就係拋棄晒所有憲法、憲制性文件,咁所以每個地方的獨立固然係犯法行為,所以唔需要被犯法去束縛思考。」

去年7月1日,理工大學校長滕錦光上任,學生會成員均認為,同學對於這位新校長基本上不抱期望,甚至是反感。內務副會長陳嘉禧說,「自從滕錦光11月時send email俾所有學生,說不希望政治帶入校園,之後無幾耐佢就加入香港再出發大聯盟(以理工大學校長名義),今次到呢個民主牆事件,咁樣打壓我哋學術討論,唔知有無將政治帶入校園囉。」

Michael感到,自理大圍城一事後,不單是校方與同學的關係好像「漸行漸遠」,學生會與校方亦如是。曾任職兩屆學生會幹事會的Michael形容:

上年一開始太平盛世、未到6月時,其實同校方係保持......有啲事agree with佢,其實會同佢合作,係做得到嘅。但自從有啲政治風波,甚至11月佔領之後,開始有少少漸行漸遠.......好多嘢都會有份顧慮,比如有啲事一年前去睇可能係make sense,而家去睇會諗有咩政治考慮呢?聽咗邊個的壓力、意見呢?

陳嘉禧補充道:「可能有時學校會提出一啲諗法,但係佢喺呢啲時間,講呢啲諗法,我哋會諗係佢會唔會有咩政治考量先,令到我哋好難一齊合作到。」Michael舉例說,過往學生會大樓(VA core)中有些房間是所有學生會成員都能夠開啟使用,今年校方就向學生會稱,預約系統已經完成,用者要先預約,並只讓學生會其中3人擁有使用權。Michael指,過往學生會大樓在社會運動中發揮功用,他不禁質疑校方的決定或有政治考慮。而因為疫情,學生會與校方代表的一些聯誼飯局及恒常會面也取消了。

Michael透露:「本身有啲慣咗的接頭人,係疏遠咗,難溝通的。」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近日有同學自發製作一尊香港民主女神像,擺放在學生會大樓的走廊位置,訪問當天還完好無缺。Michael說,校方曾經派人質疑塑像有安全風險,但檢查後發現無大礙,學生會不以為然。惟訪問翌日,校方在未有任何正式通知的情況下,派保安搬走塑像,而塑像在搬運過程中碎裂。

Michael之後向眾新聞指,曾就事件與校方代表會面,對方沒有公開道歉,「佢聲稱係無意被破壞,因為個像結構太脆弱。」,「 (校方內)有一位半位做啲嘢有政治考慮,咁真係令到我哋唔會再同佢有任何接觸。」學生會將聯絡製作塑像的同學,商討循司法程序追究事件及要求賠償。Michael估計,校內打壓自由的類似情況會越來越多。

校方在未有通知學生會的情況下,派保安搬走塑像,塑像在搬運過程中碎裂。理大學生會提供

記者自去年11月底採訪理大圍城後,相隔6個多月再次踏足理大,基本上校園設施已復原,牆壁和地下的塗鴉已被抹去,李嘉誠樓的部分玻璃門仍有圍板加固。談到理大圍城一事,記者與Michael約訪時,他已表明不願多談,Michael之後解釋,「已經過去6個月,眼前有更重要的事,香港人需要正視,這一刻再拖拉喺理大圍城,繼續去諗嗰時發生咩事,對那件事有咩感覺,唔係一個香港人最需要做的。」、「抗爭唔應該流於浪漫、紀念的形式,紀念固之然係有人離開我哋好可惜,但係唔應該因為件事發生幾多個月而去紀念。」(是否已經放下了?)「無人會放得低,呢件事係每個人心中的烙印,但應該面對眼前的事去做,而不是再想當時。」

面對種種的「內憂外患」,Michael說:「我相信呢間大學要變好的大前提,係呢個香港要變好。」這座紅磚之城彷佛已回復正常,然而有些人和事,已經回不了頭。

理大圍城的表面痕迹雖被抹走,但記憶長存。周滿鏗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