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歐洲議會通過「香港國安法草案」 24項建議包括為港人提供「救生艇」方案


歐洲議會一連三日的會議,於香港時間今日凌晨(6月19日歐洲時間晚上)終於通過「香港國安法草案」,當中總共有24項建議(完整草案➡️ https://t1p.de/bqxq )當中包括我星期三與歐洲議會保守黨團ECR(European Conservatives and Reformists)聽證時討論的4項(詳見下文 〈歐洲議會聽證的5分鐘〉 ):

1)「救生艇」方案:

但當然,「救生艇」只是後著,首要還是贏回香港。

2)「馬格尼茨基制裁」

以凍結資產及限制入境方式制裁違反人權的官員。

3) 善用經濟影響力施壓

以《歐中雙邊投資協議》作為談判籌碼,我建議眼前的人權問題解決前,包括撤回國安法等等,不應繼續磋商。

4) 要求撤銷示威者控罪

可惜只包括和平示威者,這是歐盟的限制。要救勇武手足還得靠我們光復香港。

會議LIVE ➡️ https://t1p.de/q9kf

完整投票紀錄 ➡️ https://t1p.de/r6yl

歐洲議會聽證的5分鐘

筆者以視訊方式參與歐洲議會保守黨派的內部討論。

筆者受邀周三參與歐洲議會保守黨派ECR(European Conservatives and Reformists)的內部會議,討論本周投票的草案。筆者發言時間為5分鐘。草案有24個建議,筆者選擇回應的建議有以下4項:

1) 雙邊協議中的「人權條款」 (human rights clauses)(草案第六條)

歐盟與中國的《雙邊投資協議》(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y, BIT)已經談論多年,本來打算今年簽署。筆者去年10月與梁家傑、李卓人等赴布魯賽爾歐盟遊說時已經提過,希望能加入人權條款。但在2020年,人權條款到底有多大做用?所謂人權條款是為了防止任何一方侵犯人權,如侵犯人權視作違約。現在中國的情況,西藏人流離失所、100萬維吾爾人被困再教育營,或是被「賣豬仔」做勞工、香港法治被破壞殆盡,想問是否被視為「侵犯人權」?而在中方本身每年只有加大力道打壓人權與自由,直接安插國安法來破壞香港的這一刻,歐盟與之簽約,人道條款究竟是否還有意義?筆者建議該協議只在中國停止打壓人權,例如取消香港國安法,才能繼續。如此才能真正對中國施壓。

2)《馬格尼茨基制裁》(草案第12條)

馬格尼茨基制裁自去年12月通過決議,開始起草以來,已經過了半年,因武肺而遲遲沒有消息。歐盟國家與中國相比只算是小國家,要對抗中國,需要歐盟27國的團結,因此歐盟版的馬格尼茨基制裁至為重要。瑞典可說是唯一一個敢單獨對抗中國的歐盟國家。瑞典國會上月通過決議,要求外長在歐盟外長會議中提出制裁中國,乃一大壯舉,只可惜其餘26國沒支持。MEP(歐洲議會議員)也該遊說本國的議員,在自己國家推動制裁機制,一來加強對中國的壓力,二來不該讓瑞典孤軍奮戰。

3) 人道救援(life boat)(草案第15條)

歐洲自從難民危機之後,其實筆者在遊說時一直避開這個議題。一來過去手足多選擇前往台灣或是英語國家,二來避免增加歐洲負擔。因此在歐洲議會的議案看到人道救援時其實心中滿是感恩。但在會議中的重點其實有二:其一是解釋香港人競爭力強,來到歐洲會成為各國資產,不會增加難民潮壓力;其二是感激之餘,香港人最想要的還是 #光復香港,以不需流離失所為優先,因此更望歐洲議會能有效對中國施壓。

4) 支持勇武手足(草案第11條)

經過近一年的遊說,加上這麼多年來在歐洲存下來的人脈當中,其實筆者非常了解,要老外支持勇武抗爭幾乎是不可能。《議案》中提及,撤銷和平示威者的控罪,這固然重要,更是應該。但勇武示威者呢?香港示威者在選擇勇武的那刻起,其實已經豁了出去,選擇了超出一般道德上能接受的範圍。支持勇武抗爭對歐洲政治家來說基本上是票房毒藥。但我們還是選擇了勇武,拉倒了送中、用血喚醒和理非、以及全世界、更贏了區議會86%議席。我們做的是對的。勇武,是迫不得已的。如果投票有用,沒人有時間遊行示威。如果200萬人和平示威有用,示威者根本不需要勇武。至於私了也是831之後的事。

筆者本來在準備時不打算浪費時間在無法遊說的事情上,但心中過不了良心的驅使,於是向MEP們解釋,勇武是被制度逼出來的,要撤控罪,應該是連勇武手足一起。如果真的要提告,至少是個公平的審訊,而不是香港今天的政治迫害。手足絕不是condom,這周社工劉家棟被判1年,筆者無法接受。筆者在歐盟,只能呼籲MEP要求香港政府公平審訊。至於撤消所有控罪,只能等香港光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