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應以平常心看待國安法


上世紀30年代末,當斯大林在前蘇聯進行他的「大清洗」(The Great Purge) ,人民都願意相信,被抓的人一定是做了錯事才被抓。他們的邏輯是:我沒做錯事,所以我不會被抓的。但沙皇年代已舉國聞名的女詩人 Anna Akhmatova (1889-1966)就嘲笑這種想法。她這樣捅破其他人的天真幻想:「你們要明白,任何人都可能無緣無故地被抓」 ("people had to understand you could be arrested for NOTHING)。斯大林的目的,就是要故意莫名其妙地把人抓起來,要搞到人人自危,這樣才可以把恐懼注入每個人的血液裡。

俄國女詩人Anna Akhmatova。

我最近經常想到Akhamatova 的話,因這段時間我看到很多香港人在琢磨,國安法符合香港的憲法嗎?國安法會否真的落實?什麽時候推出?落實後第一輪被懲治的會是誰?這些問題固然重要,但我懷疑它們不是主要矛盾的所在。中共的最終目的是要我們噤若寒蟬,所以,我預計,等到國安法在香港落實了,就算這條法例明文規定什麽是犯法行為,中共也會毫無章法地用它來懲罰人。中共其實是不想設紅線的,因如果紅線設得很清晰,香港人會在紅線外繼續發聲,而中共要的是我們完全噤聲!

觀察一下中共在大陸如何懲治維權人士和知識分子,就能看到中共對付這些麻煩人群的手段是沒一致性的。有些已幾次高調地發言的,中共沒抓(如許章潤);有些是抓了以後關一會兒,放一會兒(如孫文廣);有些是抓起來折磨一番然後讓你往外逃(如余傑);有些是抓了以後不放但不把你整死(如王炳章);有些是抓了不放然後把你整死(如李旺陽)。我們沒法從這些人的言行和得到的懲罰中,找到清晰的因果關係。中共就是故意這麽做,它要所有願意發聲的人,都害怕自己最後會變成李旺陽。

Anna Akhmatova雖然沒活到蘇共倒台的那一天(她早在六十年代就心臟病發去世),但斯大林死後的,她享受了幾輪政治氛圍相對自由的時期,最重要是她一直忠於自己的信念,沒淪為政權的文妓。我最後附上Akhamatova 在政治氣氛最嚴峻的「大清洗」時期寫的一首詩,大家共勉,香港加油!

But in the room of the poet in disgrace,
Fear and the Muse keep watch by turns.
And the night comes on
That knows no dawn.
在被唾棄的詩人的房間裡
恐懼和繆斯輪流地看守著他
夜幕下垂了
不知黎明何時到來。

吳若琦的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吳若琦的博客:https://michellengwritings.com/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