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港版國安委員會中央身影處處 律政司財政司加入有別澳門


全國人大常委草擬港版《國安法》中,規定香港仿效澳門、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簡稱「國安委」),但中央在機制中委任國安顧問,及經特首提名任命秘書長,駐港國家安全公署有收集情報甚至辦案權力,而律政司司長及財政司司長均會加入國安委,上述三者均有別於澳門國安安全委員會。分析形容,是因為中央不信任香港任何人,而要直接介入。

澳門是在2018年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由特首擔任主席領導有關國家安全決策及統籌,委員會至少每半年舉行一次例會,但運作及文件保密,從不對外公開。

整理官方新華社周六公布的港版《國安法》說明,香港系統較澳門的國家安全委員會至少有三個不同:

一、中央較多人事任免參與:整個香港國安委接受中央監督及問責,中央將指派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加入香港國安委,據新華社公布,職能是就國安委履行職責「提供諮詢意見」,澳門並無顧問一職。澳門國安委秘書長由澳門特首辦主任直接擔任,香港則未直接訂明由誰出任,但要經特首提名、中央委任;

二、中央駐港機構直接辦案:雖然主要偵查、檢控及審判工作,主要由香港特區行使管轄權,但中央在港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公署,職能包括監督及指導特區,收集分析國安情報,依法辦理國家安全犯罪案件,並與香港執法及司法機關協作加強情報共享及配合行動;澳門則由當地警方直接負責情報及執法工作;

三、官員涵蓋法律及財金層面:律政司司長及財政司司長均加入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澳門並無同類做法。在澳門國家安全委員會中,保安系統官員負責國安委運作,包括保安司司長擔任國安委副主席及國安委轄下常設辦公室的主任,司法警察局局長為當然副主任。香港暫未知具體執行工作是否由保安局領導。

習近平曾經在澳門主權移交20周年時稱讚澳門,自覺維護國家安全。資料圖片

香港律政司司長決定所有刑事檢控工作,加入國家安全委員會會否有潛在利益衝突?此外,財政司司長在財金法例中廣泛權力,例如《公司條例》下,財政司司長可以委任調查員調查公司運作及要求查閱文件,作為國家安全委員會的財政司司長會會否更積極運用權力?

財政司司長辦公室回覆眾新聞查詢指政府正展開國安委籌備工作,但沒有回應司長具體角色或工作。發言人稱,「全球其他國際金融中心都有其保護國家安全的法例,香港的做法無異於其他市場,一般正常營運的企業不會受影響,他們依法享受的權益和自由,將會繼續得到保障。 」

律政司發言人同樣沒有回應司長角色,至於會否潛在衝突,發言人說,根據《基本法》,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律政司司長有憲制責任和職責就刑事檢控作出決定和監督該方面的工作 。

澳門立法會議員區錦新表示,澳門不論2009年《基本法》23條立法,或2018年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都是政治任務,並非因為澳門形勢真正有需要,反過來中央在《國安法》中「搲爛臉、有咁辣得咁辣」。

「(澳門)國安委功能是相當虛,看不到很多執法上的處理;中央(對香港國安委)派駐一個顧問,就有如欽差大臣,做法肯定比澳門辣得多。特首下面三司及若干局長加入,就是最高層次處理。」區錦新分析。

區錦新說,澳門雖然23條立法備而不用,2009年至今未控告一人,但因為澳門對政府及中央而言在掌控之中,而內地眼中的香港已經「失控」。

「當然,(國安法)不可能在香港拉200萬人、300萬人,問題係刑事法律,人人都可以觸及。這就是一國兩制中,壓到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資深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表示,中央提高國家安全委員規格,責任交給負責香港事務的最高官員及掌管財金的官員,預計是將經濟安全納入國家安全範圍。但中央同時委任國家安全顧問及設立駐港維護國安公署,劉銳紹形容,北京目前對情勢是「虛怯到什麼都怕」。

「大陸連自己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都不信任,就好似外交部特別專員公署般成立國家安全公署,大家可以看到(中央)完全不相信香港任何人。」劉銳紹分析。

他表示,目前對北京已再無幻想,派駐來港擔任國安機構或者顧問的人不論什麼人,手持北京維護國家安全的「尚方寶劍」,預計都是強硬路線面對香港。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