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語言木馬屠城 文字光復香港


「上帝叫人滅亡,必先使人瘋狂」,這句名言用在現今特區政府官員身上,適切非常。而陷入瘋狂症狀之一,就是語無倫次,邏輯犯駁,還要裝作理直氣壯。官員公開發言,莫說港英時代,即使回歸初期,無論用語或邏輯,仍不敢造次,羞恥之心仍在。但觀乎特區掌權者近日之言語,其墮落和無恥已到病入膏肓的地步。語言的墮落不只是官員個人的事,語言的墮落就是社會的墮落,兩者互為因果。

奧威爾:語言與政治

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在其著名文章 〈政治與英語(Politics and the English Language)〉 中說得好:

語言衰落背後總能追溯其政治及經濟成因:不能只歸因於個別作家的壞影響。但效果能變作成因,繼而倒過來強化前因,令其產生更強效果,如此類推。("Now, it is clear that the decline of a language must ultimately hav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causes: it is not due simply to the bad influence of this or that individual writer. But an effect can become a cause, reinforcing the original cause and producing the same effect in an intensified form, and so on indefinitely." )

奧威爾指出,語言墮落跟思想混亂互為因果,而思想混亂又跟政治腐敗互為因果。語言清通,則思想澄明;思想澄明,政治才有變革。在政治昏暗的年代,語言受政治所害,其墮落也普遍,而其中以政治語言的墮落最厲害,而這種墮落有兩個主要特徵:
 
第一個特徵是語句重複,也就是香港俗語所謂的「人肉錄音機[1]」。除了異議者和抗爭者,所有政治寄生族的語言都索然無味,只是鸚鵡學舌,機械化地從口中吐出種種政治八股。奧威爾認為,這些人其實正在把自己化為機器。在無休止的重覆語句中,他們甚至不再意識到這些語句的意義,這種人在政治上並無定見,只是一副重複主子說話的機器。近年從特首至各主要局長官員,這種「語言機械化」的情況已去到相當嚴重的地步。在答問的時候,各種中共官僚的陳腐套語植入了特區官員的腦海中,宣之於口而發出陣陣惡臭—「不存在」、「別有用心」、「打造」、「一小撮人」、「依法‥」、「止暴制亂」、「合憲、合法、合理」‥‥。正因為言不由衷,他們好像連思考一下這些詞語的能力也失去了,所以他們的表情面容也非常一致:絕大部份是面如死灰、雙目無神、連語調也跟機械人無異。

第二個特徵是語句冗長。奧威爾感嘆,在他身處的時代,政治語言的用處往往是為「那無可辯解的強作辯解("…political speech and writing are largely the defence of the indefensible.")」。因為本來就無理由可言,這類政治語言只能不斷的轉彎抹角、倒果為因及含糊其詞,務求模糊真象,掩蓋細節。奧威爾一針見血地指出:「缺乏真誠是語言清通的大敵。當一個人說話的真正目的跟他聲稱的目的有差距,他說話就自然會冗贅兼滿是套語("The great enemy of clear language is insincerity. When there is a gap between one's real and one's declared aims, one turns as it were instinctively to long words and exhausted idioms")」所以每當中共的發言人開工的時候,無論是爽哥或是春姐,明明是一句簡單的話就可交代的,他們偏要累牘連篇,因為他們心裡明白,自己幾乎沒有一刻不是活在謊言之中,也靠說謊而活,而要把謊言說得理直氣壯,除了大膽,還要懂得把謊言藏於語言迷陣中。
 
上述是奧威爾提出的兩種語言墮落的特徵,筆者在這裡提出第三個特徵:語言墮落的極致就是毫無廉恥也毫不修飾的自相矛盾。前述兩種特徵,語言和思想的墮落和腐爛勉強還有一層薄薄的理性包裝,雖然是那麼軟弱無力,但總不至於赤裸。但第三種特徵,則是連僅有的遮羞布也乾脆丟棄了,袒露出來的就是純粹的權力暴虐。到了這階段,當權者已不再介意說話是否前後矛盾,甚至把這種說話方式視為權威的象徵,當權者心裡說:「我所以能這樣說話,因我有絕對權威。我也不再在乎別人知道我說話前後矛盾,因為權力就是一切。」
 
上述三種語言墮落的特徵,在過去一年,香港人還見得少嗎?看看香港一群特區官員,其語言墮落的速度是何等驚人!他們的謊話重複而冗長,當然不始自今日,但那種如木偶般甘受操控,說話如行屍走肉的程度,於今尤烈!前一天說「金融市場會有波動,股市亦會有升有跌,毋需擔心」[2],過幾天就說「股市回升證明法例不會削弱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3] 前一段否定股市升跌跟立法有關,後一段即推翻先前的否定。前一分鐘說「學生不應在學校作政治推廣或政治宣傳」,並舉例稱「反修例歌曲《願榮光歸香港》明顯是政治宣傳的歌曲」,後一分鐘卻宣稱「唱《熱愛基本法》則並非政治宣傳,不是政治行為。」[4]說話前後矛盾至此,正反映說話者對權力的迷戀已病入膏肓,已完全置語言邏輯於不顧。而管教育的人不僅自甘為奴,還要濫權奴役學生思想以求名位,供養此等無恥奴才,實是港人的悲哀!

語言文字上的戰線

奧威爾說得好:「若說思想侵蝕語言,語言同樣可侵蝕思想」。一套腐朽的語言用久了,會內化為生命的一部份,所以要進行奴化工作,最重要的就是要在語言戰線上攻陷對手,而中共正是箇中高手。共產中文是垃圾中文,這大概已是語文常識吧?簡體字是對中國傳統文字的閹割,共產句式是中俄暴政交合產下的畸胎,這也是很難否認的事實吧?但這種殘字畸句,正是中共最重要的奴役工具!國民長年累月浸淫其中,語言怎能清通?思想怎會澄明?中共官方文件寫得如此重複、冗贅和矛盾(例如在一黨專政下實現民主),除了因為掌權者本身文化水平低下,更重要的是要藉這種文字魔障壓制國民思想。當然,這種文字和思想的奴役在國內是成功的,但在香港卻遇上龐大阻力。1949年後國內文化人南下避秦,加上殖民地政府早年對國學的支持,香港成了保存中國傳統文字語言文化的堡壘,這樣豐富的文化資源,既孕育了日後香港本土文化,也抗衡著中共在文字和思想上對香港的侵蝕。從這角度看,港人堅持粵語教育,熱愛本土固有港式粵語文化,絕非出於狹隘或甚麼歧視,而是極有先見之明,切中要害的保衛文化手段。

港人手無寸鐵、無槍無炮,但至2014起到去年開始的反送中,憑甚麼力抗中共強權,喚起舉世關注?除了港人不怕犧牲的精神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言文的力量。連儂牆和《願榮光歸香港》所以成為中共土共的眼中釘,正因它們深知文字宣傳的威力。當抗爭的語言深入人心,思想就會改變,隨之帶來行動,這是中共絕對不能忍受的。大大小小的聯署,無論是中學、大學、專業團體、宗教社團等發起的聯署,亦是很重要的抗爭手段,尤其當街頭抗爭正受嚴重打壓,這些細水流長的文宣工作,正是守衛思想和語言的重要渠道。

港人的抗爭焦點無疑是抗衡法治和制度的崩壞,但這種崩壞出現以先,是因腐朽的語言早已用木馬屠城的方式深入這個城市,而要扭轉局面,每個人都可從自己做起,注意用字,拒用匪語,多讀經典,磨礪精神。光復香港,既在法治和制度,也在語言文字!

註釋:
[1]「人肉錄音機」稱號,按筆者印象,始於前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前政務司司長林瑞麟。
[2]立場新聞:【國安法壓港】林鄭率管治班子支持立法:相信由香港機構執法 股市有升有跌毋須擔心
[3] now新聞:林鄭:股市回升 引證國安法影響經濟屬過慮
[4] 明報:港區國安法|楊潤雄:《願榮光歸香港》屬政治宣傳歌曲 《熱愛基本法》則不算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