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等候高永文的回覆


袁國勇一篇研究報告,成功觸發醫學界文革的開始。吳秋北批鬥袁國勇用美帝標準,是美國強而有力的外援。近日輪到袁國勇當年大學的同班同學、食物及衞生局前局長高永文接受網上媒體訪問的時候,表示官方數字與袁國勇研究團隊相差很遠,不能夠用片面資料作出重要假設,更批評專家應該跟隨科學原則。高永文所說的一字一句實在擲地有聲,但作為醫學界泰斗,高永文應該用更科學的方法批評科學家,而不是用牛頭角順嫂潑婦罵街式批鬥對方。高永文,現在筆者就等候你用最科學的方法,向袁國勇團隊的研究報告作出回應。

The LANCET Microbe:Seroprevalence of SARS-CoV-2 in Hong Kong and in residents evacuated from Hubei province, China: a multicohort study (袁國勇團隊發表在《刺針》發表的研究報告全文)

讀過科學文章的人會知道,如果對於部分文章有意見,可以向科學期刊投搞 Correspondence 或 Letter to Editor作出反駁或質詢。科學期刊收到相關的投稿之後,就會向最初的作者反映,然後作者需要作出正式的回應。假如袁國勇教授提出的數據有問題,如果高永文認為自己是公共衛生學的專家,可以用Correspondence 或 Letter to Editor 的方式向《刺針》醫學雜誌提出反駁,然後《刺針》醫學雜誌就會將相關意見轉達給作者,袁國勇就需要作出解釋。如果袁國勇無法作出合理回應,自然就會遭到科學期刊《刺針》的懷疑甚至是進一步質詢,科學期刊有權選擇收回之前刊登的文章, 甚至可以封殺弄虛作假的作者們。這個就是一直以來科學期刊行之有效的回應機制。

也許吳秋北不過屬於暴動工會領袖,英語水平有限,難以寫一篇 Correspondence或 Letter to Editor給科學期刊。但高永文不但是一個醫生,更是食物及衞生局前局長,高永文應該有足夠的英語水平撰寫一篇 Correspondence 或 Letter to Editor給《刺針》雜誌。 至於高永文的微生物學和公共衛生學知識是否足夠,筆者不敢評論,只知道如果高永文是有料的,短短幾百字的 Correspondence 或 Letter to Editor就足以讓袁國勇永不超生。高永文能夠提出合理質疑,而且有數據支援,《刺針》不能坐視不理,必然會質問袁國勇團隊。只要袁國勇團隊無法接招,恐怕袁國勇團隊千年道行一朝喪。

高永文(左)和袁國勇(右)是昔日同學。

只可惜人一藍,腦便殘 。科學的確不是容易理解的東西,就算是醫生甚至是局長又如何,腦部殘了,就沒有得救,只懂得像市井之徒一樣批評。昔日的同學和戰友,連用科學的方法在科學期刊反擊科學家也不懂,所以筆者這個期盼恐怕會永遠落空。袁國勇教授只會繼續招來更多低質素的批鬥,高質素的 Correspondence 或 Letter to Editor方式反駁,恐怕在我們有生之年也難以見到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