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17歲少女控訴被捕後遭女警「揸胸」、言語侮辱、裸體搜身 患創傷後壓力症 曾三度自殺


 

反修例運動中多人被捕,有人指控曾遭受警方不合理對待。17歲少女K同學,在 Stand With You 創辦人吳傲雪(中大學生,去年與校長段崇智會面時,公開控訴被拘留期間遭警員性暴力對待)、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權益及投訴主任陳虹秀、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外務副會長張志偉陪同下召開記者會,控訴在去年9月25日沙田被捕後,被警方性暴力對待,包括被女警當眾「揸胸」、言語侮辱、須脫去內衣搜身而未獲解釋原因等。

K同學被警方控告襲警罪,案件將會在7月21日下午2時半在沙田法院開審,為免影響案件,記者會不設向K同學提問環節。警方未有直接回應K同學的指控,表示任何人士如認為於警方處理任何事件時受到不合理對待,可向投訴警察課作出投訴。

17歲少女(右二)控訴在去年返修例活動中,曾遭受警方性暴力對待。 胡尚佑攝

17歲少女K同學(化名)是中學生,她表示,在去年9月25日於沙田港鐵站FANCL門外被捕。她說,被捕後,有警員帶她離開商場到警車期間,被女警當眾「揸胸」數次,「當時我嗌咗句唔好揸我個胸,嗰時有群眾大嗌影到晒啦,佢先收手。」
 
K同學指,上到警車後繼續被警員言語侮辱,「嗰刻我覺得好無助,好似任人魚肉。」K同學表示,到達警署後,聽到警員以下對話:「呢件告佢乜嘢啊!」、「非法集結囉!」、「佢咬我!」、「告埋佢襲警!」、「好正!」和「你一定坐硬!」扣留期間,K同學曾要求去洗手間,但不獲理會,「我好慌,講咗句去廁所係我基本人權。」她引述當時有女警冷笑跟她說:「人權係基於你有自由,而家你係犯,所以你嘅自由係我哋話事,你最好出少句聲。」K同學又指,由被捕到返回警署,一直被索帶綑綁超過1小時,曾至少6次要求致電律師及家人不果,「雖然最後見到律師,但我覺得好冇人權,嗰時好無助恐懼,對手已經痺晒都不獲理會。」
 
她又說,其後有女警安排為她搜身,「我後來先知道係三級搜身,當時嗰位女警除咗我上衣包括胸圍,再着番胸圍及上衣,然後除埋面褲同底褲,其間佢更將頭靠近我嘅胸部和下體,一邊講啲好難聽、好侮辱嘅說話。」K同學說,至今仍就事件感到羞恥。

根據《警察通例》第49章,搜身分為以下三級。但K同學為何要接受第三級搜身,原因未明。

第 I 級–「無需脫去衣服」:被羈留人士被人員由上至下輕拍身體,但沒有脫去任何衣物(鞋履除外),可能包括搜查手袋及/或要求被羈留人士翻出口袋。

第 II 級–「脫去衣服」:包括要求被羈留人士脫去大衣、褲子、襯衫/上衣,並搜查有關衣物。

第 III 級–「脫去內衣」:要求某人脫去通常用以遮蔽其私處的衣物。 所有「脫去內衣」的羈留搜查須進一步劃分如下:

(a)  掀起內衣查看:或
(b)  脫去部分內衣;或
(c)  脫去全部內衣

K同學又指,當晚她被一班男警帶回家搜屋,由於被捕其間甩了一隻鞋,警方為她提供一對紙拖鞋,「由落車行返屋企都需要一段路,覺得好無助,都唔知道會有咩事發生。」她又指,搜屋時沒有律師陪伴,「唔知自己可以或唔可以拒絕啲咩。」她坦言,搜屋後仍感到恐懼。

K同學表示,事發後自己曾嘗試當沒有事情發生,但過一段時間後,「好容易被聲音同突然嘅觸碰嚇親,嚴重時甚至會焦慮發作同喊,仲會開始發惡夢。」她曾經三度自殺,第三次在今年3至5月期間,嘗試跳軌自殺,後來被人救回。K同學之後被送往醫院精神科入住大約1個月,其後確診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K同學現時已經出院,能勉強上學。
 
K同學坦言,自己將來都有目標想實現,有擔心過站出來說這番話影響前途,但仍然選擇走出來:「我今年17歲,喺呢個未有包袱嘅年紀,又仲可以發聲嘅時候,我想同打壓我哋嘅人講,我哋唔會驚,更加唔會因為呢啲打壓而放棄。呢啲事情本來唔應該發生喺任何人身上,更加唔應該係由本來保護我哋,服務我哋嘅人,咁樣傷害我哋。呢一切如此荒謬,代表我哋作為一個香港人,越有責任去發聲控訴呢個政權嘅不公,去推翻呢個政權,光復呢篇土地。」

Stand With You創辦人吳傲雪希望社會,「高抬貴手,唔好評頭論足」受害人。胡尚佑攝

曾指控受警方性暴力對待的Stand With You創辦人吳傲雪表示,自去年公開發聲後,一直有不同受到警暴的受害人聯絡她,因此希望成立組織,為受害人提供轉介法律支援、心理輔導、甚至提供緊急經濟支援等。她稱,約1個月前透過平台認識K同學,平台至今接獲約50位曾遭受警方性暴力對待的人求助,當中約一半人被控襲警,吳傲雪質疑警方的控罪是報復行為。她又說,全部求助個案中均受到情緒問題影響,部分人更患上抑鬱症、創傷後壓力症後群和焦慮症等。她呼籲,社會可以營造一個關懷的環境,鼓勵和支持受害人,「希望大家各位高抬貴手,唔好評頭論足。」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權益及投訴主任陳虹秀,形容警方對K同學的行為是荒謬、不合理,批評警方執法過程沒有尊重人權。陳虹秀認為警方對K同學進行三級搜身的行為匪夷所思,「就算我哋社工跟進過好多販毒個案,都無去到咁,究竟警方點解要對未成年少女進行三級搜身?」她又批評,警方過去完全沒有守則規限警員的搜身級別,「很多被捕人士喺無助情況下,佢話要點搜,就點搜,當中人權去咗邊?」

陳虹秀又指,根據「保護兒童免受虐待多專業合作程序指引」,K同學被女警「揸胸」已可能構成性侵犯,社署本應需要主動介入事件,召開「多專業個案會議」要求警方參與,以確立有關案件是否已構成性侵犯。但過去一年,K同學指看不到社署對未成年人士有任何支援,所以已經不信任社署能幫助他。陳虹秀對此感到悲哀:「一位性暴力受害者因不信任社署而放棄保護權利」,她質疑:「社署是否因是政府部門,在關鍵時刻,先想如何符合中央意旨?」

社總呼籲拍攝到事發經過的市民提供影片。胡尚佑攝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外務副會長張志偉表示,社總會就事件考慮向警方作出投訴,並要求社署介入事件,呼籲拍攝到事發經過的市民可提供影片給社總,幫助K同學。

社總強烈要求警方必須尊重被捕人士的合法權益,立即停止任何形式的不合理行為。社總亦要求社署必須根據「保護兒童免受虐待多專業合作程序指引」支援有需要的受害人,特別是未成年人士和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

警方回應指,去年9月25日下午約6時許,港鐵職員發現一名女子在沙田港鐵站大堂入閘機跳閘,職員截停該女子後引起多人圍觀,遂報警求助。人員到達沙田港鐵站時發現有約100人在控制室外聚集,發出警告不果後作出驅散,期間拘捕一名17歲女子,她情緒激動,並咬傷一名女警員的右手臂,該名女子涉嫌「非法集結」及「襲警」被捕。

警方表示,致力保障被捕人士的尊嚴、私隱和權利,並會以合理性及相稱性的原則,根據當時環境及視乎個別情況而決定羈留搜查的級別。任何人士如認為於警方處理任何事件時受到不合理對待,可向投訴警察課作出投訴,投訴警察課會考慮相關證據,按既定程序公平公正處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