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國安法】程翔拆解:國安公署將成香港最高決策機關 國安顧問如政治委員確保從屬中央


 

根據港區國安法草案說明(下稱草案說明),中央政府會在港成立「國家安全公署」,成為第四個中央駐港機構。熟悉中國國情的時事評論員程翔接受眾新聞訪問,分析公署將會是香港最高決策機關:「個原理好簡單,呢條(國安)法如果係凌駕香港其他法例之上,執行呢條法嘅公署,就自自然然成為香港最高決策機關。」 

草案說明又指出,港府要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但中央會指派「國家安全事務顧問」進入委員會。程翔認為,這位顧問才是委員會話事人,形容顧問就猶如大陸常見的「政治委員」,「政治委員嘅角色,就係保證呢個組織係牢牢掌握在中共手上。在內地嚟講,政治委員嘅制度就係起政治保障作用,保障你呢個組織一定係從屬中共中央,同埋執行中共中央嘅所有任務。」

時事評論員程翔。資料圖片

國家安全公署:香港最高決策機構

程翔擔心,國家安全公署成為香港最高決策機構後,將大陸對國家安全的思維模式與行為模式,移植到香港。「思維模式即係你點樣諗、點樣睇啲問題、點樣分析局勢;行為模式就係佢以前鍾意老笠人,又譬如話涉及國安嘅犯罪時,佢秘密審訊。呢樣係值得擔心嘅。」

草案說明寫道:「駐港國家安全公署的職責為:分析研判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形勢,就維護國家安全重大戰略和重要政策提出意見和建議;監督、指導、協調、支持香港特別行政區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職責;收集分析國家安全情報信息;依法辦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

程翔指,上述所規定的職責,「都係好廣泛嚟睇住香港」,所以不認為國安法主力只針對草案列明的四種罪行,即分裂國家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恐怖活動罪、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

「因為中國國安法嚟講,中國2015年通過新嘅國安法。佢嗰個國安法將政權嘅安全列為首位⋯⋯除咗政權安全之外,仲有17種其他類型嘅安全,經濟安全、社會安全、文化安全、宗教安全、網絡安全等,佢總共係有18種唔同嘅安全概念。佢嘅思維模式就係要將所有嘢管理上嚟,所有嘢都危害佢嘅國家安全。」程翔擔心,中央會將這套安全概念引入香港。

程翔又指,公署配備執法力量,因為草案說明稱:「駐港國家安全公署和國家有關機關在特定情形下對極少數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轄權。」程續說,「有關機關」當然就是指國家安全部,「你咁樣睇就知道大鑊,香港變咗有兩個執法嘅隊伍,一個就係香港特區嘅警察、一個就係國家安全部嘅國安警察。即係將香港特別行政區嘅警權攞走咗一半,呢個係禠奪咗香港特區政府嘅管治權,我覺得呢個係好大嘅問題。

眾新聞製圖

國家安全委員會:超級內閣

程翔表示,中央級有國家安全公署;地方級則設「國家安全委員會」。委員會由特首擔任主席,成員包括三名司長、保安局長、警務處長、警務處維護國家安全部門負責人、入境事務處長、海關關長和特首辦主任,委員會並設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由中央人民政府指派。

程翔形容,這個委員會是「超級內閣」,「因為中共嘅concept係國家安全有凌駕性,佢條法都凌駕其他法律,根據呢條法律成立嘅委員會,當然都有凌駕性,所以我就叫佢超級內閣。在超級內閣實際話事嘅就係由中央任命、指派嘅國家安全事務顧問。我覺得呢樣嘢係類似大陸而家實行嘅政治委員制度。

他續解釋,大陸的制度叫「無產階級專政制度」,「專政嘅意思就係打擊敵人,專政嘅力量就包括軍隊、公安警察、國安警察、法庭、檢察院等。佢喺所有專政力量裡面,都設立政治委員呢個職務。所以軍隊有政委、警察都有政委、法庭亦都有政委,所有涉及專政力量都有政治委員嘅制度。」

「呢個政治委員,佢嘅角色就係保證呢個組織,係牢牢掌握在中共手上。在內地嚟講,政治委員嘅制度就係起政治保障作用,就係保障你呢個組織一定係從屬中共中央,同埋執行中共中央嘅所有任務。所以係喺香港社會從未有過嘅嘢,但在大陸就好普遍,而家就將大陸行之已久嘅制度搬嚟香港。」

他並指出,這個政治委員與以往港英時代期的「政治顧問」不太一樣,「佢(政治顧問)只係建議在外交上點樣處理同中國大陸嘅關係,唔係話在於保障港英政府百分百聽命於倫敦。所以過去嚟講,見到香港政治顧問嘅角色,有時係企喺香港一邊,抗衡倫敦嘅一啲指示。」

特首林鄭月娥雖是國安委員會主席,但程翔認為委員會話事人是國家安全事務顧問。政府新聞處照片

秘書長:港澳辦線眼

草案說明又指出,國家安全委員會下設秘書處,由秘書長領導,秘書長由行政長官提名,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秘書長又是甚麼角色?「好似以前特首身邊嗰個陳建平,特首辦高級特別助理,就係做港澳辦嘅針,擺在特首側邊,監控特首嘅,隨時有事就向港澳辦匯報。」程翔說。

「成個國安委嘅運作,秘書長掌握得最清楚,秘書長亦都係由特首提名、中央任命,係雙重保障。國安委入面,既有中央指派嘅顧問,事務上亦都有秘書長兜底。(所以中央對林鄭也是不放心?)都可以咁講,林鄭舊年爆過話可以嘅話應該辭職,搞到香港咁大鑊。」

去年9月,路透社取得林鄭月娥與商界閉門會面時的發言錄音,林鄭說:「If I have a choice, the first thing is to quit, having made a deep apology, is to step down. (如果我可以選擇的話,那麼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辭職,深深的道歉就是下台)」

程翔續言:「佢可能講出嚟嘅時候,在閉門會議上,希望能夠取得與會者同情,點知呢句說話被人錄音攞出嚟之後,變咗將個鑊卸咗俾北京,即係話唔係我唔走,係北京唔俾我走。所以北京點會對香港政府真正有信心呢,於是就要有個監軍。」

程翔認為,過去一年有公務員罷工表達不滿,「好多中共嘅傳媒都話要採取更嚴厲嘅措施,但係呢班香港人,畢竟佢哋在香港長大、知道香港呢場運動嘅起因,唔係好似中共睇得咁簡單,話外部勢力。所以香港人會比較手軟,或者喺呢個問題上比較有唔同認識,呢個係好正常。但北京眼中嚟講,呢個係態度唔堅決,或者鎮壓不力等等,所以佢可能派一個監軍,因為對你呢個隊伍唔信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