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魚目混珠──與王卓祺商榷今屆政府政治生態惡化的元兇


必須承認,我是中了「標題黨」的伏,才去看中央政策組顧問王卓祺篇題為《「對美國好些」——認識今屆政府政治生態惡化的元兇》的文章,結果是一貫地失望。

失望的,不是王卓祺那民主非萬應靈丹的立場,這在他2013年撰寫《西方民主制度是靈丹妙藥還是興奮劑?》時已昭然若揭,在尊重他人思想和表達自由的原則下,沒有什麼好失望或高興的;我失望的,是王在推銷自己理念時用上魚目混珠、錯誤嫁接和以偏概全的手法,實在有失學者風範。

中央政策組顧問王卓祺。蘋果日報資料照片

我是一個難望學者項背的人,但工作習慣使然,不會盲目接受文章論點,看到沒頭沒腦的形容詞、似是而非的類比、缺乏論據的立論,便會停下細想,但沒想到要我停下來細想和查證資料的地方是如此之多。

王在引述支持民主人士把香港政治生態惡劣歸咎於未能完全民主化以致政府缺乏認受性時,突然跳出一句「所以叫出自我中心的『我要真普選』口號」,接著否定「真普選」和選舉民主是萬應靈丹的說法。恕我愚昧,為什麼形容「我要真普選」是自我中心?若是因為有「我要」二字,那麼,「我要阿爺欽點」又是否自我中心?可惜王沒有解釋,只是沒頭沒腦地為這口號加上負面標籤了事。至於某一種制度是萬應靈丹,根本就是偽命題,世上那有萬應靈丹的制度!不同的制度可以互相比較好壞,以及引領社會朝那一個方向發展而已。

議論文另一常用手法是把作者意欲推翻或否定的事物與一個公認的壞事相提並論,但高手會把情況相同的案例相比,而不是把不可類比的事例混為一談,以免讓聽者產生不可信的感覺,但有關例子,在王的原文中並不少見,其中一個例子更可說是違反其原意、自曝香港選舉之短。

王卓祺引述伊拉克人已可「選出」自己的政府、但仍然以暴力解決政治紛爭來凸顯民主選舉之弊的例子,以帶出香港有選舉仍無助建立政治權威,以致出現「旺角暴動」、議會拉布等惡劣現象。可是,本人確實很難把伊拉克與香港等量齊觀,更何況是,香港現時有直選成分的是立法會選舉,不是特首選舉,當然不會對政府政治權威有幫助,遑論政治生態會像王所指的「越來越好」?

更可笑的是,王引用伊拉克選舉時說,這是美國輸出選舉民主的例子,而「伊拉克民選政府卻未能建立具有正當性的政治權威」。他的描述現象是對的,但伊拉克選舉受美國深度影響的情況,不正正與香港特首選舉受北京操控的情況雷同嗎?而兩者的結果均是「當選者」不獲當地人民信服,導致社會有人訴諸武力解決問題。王卓祺所舉的例子其實是提醒大家,受外力(是廣義的外力,不在香港本制以內的,可視為外力)操控的選舉下的社會可以有如此下場,能不笑他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腳」!

要批民主,當然要批其精髓:人人平權、選民均是理性的,王卓祺亦不例外。他引述外國學者指出,選民容易受政黨和傳媒煽動而作出不理性選擇,出現民粹政治。他續稱,選舉有民粹主義成分,現代版本就是公投,英國脫歐和瑞典在1955年決定不改「左軚」就是明證。脫歐是否他所說的「魯莽」決定,現在言之尚早,但王在引述瑞典公投時,卻有魚目混珠的痕跡。例如王指公投是「確定汽車靠右駛還是靠左駛」,但實情是瑞典當時是靠左駛的,公投是要「改變」九成多車主的習慣,以適應與瑞典接壤的歐洲國家靠右駛的制度,而非在「靠左或右都無所謂」的情況下「確定」。在這情況下,逾八成人民投票支持保持現狀是可以理解的,又豈能以「魯莽」去論斷?王接著說,「幸好1963年瑞典議會決定改變為靠右,變革一經實施便獲得民眾的巨大支持。」王沒有說的是,瑞典車輛在那八年間增加了三倍,有150萬輛車在道路上行走,「不同軚」的車輛在街上行駛的問題自然較為突出,故在公投後八年決定改右軚,最終在1967年9月3日正式落實,與公投的時間隔了12年。至於新例實施後「獲得民眾的巨大支持」一說,我找不到文字紀錄,只找到新例實施後一度降低的交通意外發生率,一年多後便回復之前的水平。

另外,他說反對派「放棄通過」8.31決定,相信大家應該知道這說法不實之處,因為民主派當時是「反對」8.31決定,不是棄權或不投票,怎會是「放棄通過」?而議案最終被否決,是建制派議員要「等埋發叔」出事。

王在文章最後展望未來,但卻未見理據闡述,更缺詳細解說,例如邁向全面普選是最壞的選擇,「除非有國家安全的有效配套措施以減低其負面影響」;中央立例以便對特首選舉「守尾門」,「做好期望管理」等,都沒有學者應有的論述,「講左就算」。

餘例不贅,有興趣為大腦做運動的朋友,可找原文來操練。但我會汲取教訓,日後不再中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