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金都》與儒家思想的啞忍習性


香港電影《金都》,在上映以來廣受觀眾認同。談愛情,談婚姻的電影,極易淪為矯情做作的鬧劇,但導演黃綺琳在這方面的分寸拿捏得非常適當,且電影明顯具深度,在婚姻和愛情以外,更反映香港深層次的社會和文化問題,實值得推薦。
 
《金都》的女主角莉芳,明顯地是反映受儒家傳統文化影響的香港婦女。她在遇上不如己意的事,以啞忍為主。買龜時店主沒有挑出她想要的那隻龜,她沒有堅持;與男友談起是否要搬離金都廣場時男友堅稱金都廣場最方便,她沒有堅持;外家要搞隆重的婚禮而她認為是行禮如儀,她也沒有堅持。
 
男主角Edward,則在人生上少不更事。他連個人銀行戶口也沒有,要媽媽幫他理財,反映其對理財一竅不通,在消費上缺乏自制能力。在生活上,他沉迷玩電子遊戲,連家中的漏水、裝修噪音等也懶得理會,反映其對自己的人生不負責任,處事馬虎,而他經常接二連三般傳WhatsApp訊息予女友追縱其行蹤,更反映其為人過份憂慮,沒有安全感。另一方面,他性格亦非常自我中心,從不顧及女友的感受和難處,沒有體諒莉芳因為經濟拮据而進行假結婚,更自以為是地搞了一場女友毫無興趣的求婚大戲。

《金都》劇照。

至於內地人楊樹偉這個角色,很明顯地不論在個人能力仰或是品格上也比起Edward好得多。他一早有清晰的目標,儲了錢進行假結婚,冒求以香港作跳板,從而移居美國。在準備向公安局申請單程證時準備充足,四處與莉芳拍攝生活照製造證據。同時,他在品格上亦不見得惡劣,於莉芳急着要離婚時,他沒有乘人之危,借機敲詐勒索,更就此向莉芳提供報酬。而在其知道女友意外懷孕後,他亦願意放棄原本來港的計劃,留在福洲照顧妻兒,反映其具責任心。
 
到電影尾段,莉芳成功離婚後,才因烏龜被Edward的媽媽因迷信原因丟掉,與Edward大吵一場,這正正是兩者矛盾的終極爆發。楊樹偉這個角色,其實是反襯了Edward個人質素之低。顯然易見地,Edward並不符合莉芳的擇偶條件,甚至連楊樹偉也不如。莉芳與Edward當初的結合,僅僅是因為社會文化的因素而促成,就算順利完婚,亦不具實質的意義。到最後一幕,莉芳和Edward在水池旁邊討論婚姻的意義,可謂畫龍點睛,道出了香港婚姻的根本問題。

女性不願獨立自主,經常只懂得依靠外家生存,可說是中國傳統文化眾多遺害之一。筆者從來都反對女性因着中國傳統文化對女性的期望,而甘願放棄自己的立場:這對社會的生產力和發展有嚴重的禍害,同時不符合女性本身的利益。中國傳統文化中各種反女性的特點,從婦女纏足、極端父權主義以至女性的「三從四德」等等,全部都是犧牲社會整體發展和福祉,無視自由人權民主,為着服務獨裁者而設。正如導演在接受文化媒體《虛詞》專訪時提到,「婚姻本身就有種維持秩序的特質」。我們在反對港共政府暴政時,更需時刻在生活中提醒自己獨立思考的重要性,明白獨裁與暴政的根源就是中國文化中所主張的盲從和不思考,才得以清除香港那一部份孕育獨裁的土釀,使民主自由在香港落地生根。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