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女生退下前線轉任法庭「旁聽師」:陪伴被捕手足,延續運動


 

「生不入官門,死不入地獄」。法庭這個地方跟一般人有距離,香港人昔日沒有想過,法院或成為經常流連之處,上庭旁聽亦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Renee(化名)是一名20歲出頭的大學生,她在半年前與朋友組成「旁聽師群組」,平日會相約一起到法庭旁聽或聲援被捕的抗爭者,以實際行動力撐同路人。

6月是暑假,Renee 為了專心投入抗爭活動,沒有找兼職工作。有一天,她在社交媒體看到被捕抗爭者的上庭情況,發現有很多同路人應訊,但旁聽席卻空無一人,她便萌生成為「旁聽師」的念頭。對於自稱「廢青」 的Renee來說,要居於屯門的她在清早遠赴市區聲援手足,本是極為困難的事。不過,她深知道同路人一個簡單的行為,對被捕或被還柙的手足來說,足以令他們無比感動及窩心,因此決意抵抗睡魔,在清晨時分離開床鋪到法庭門外排隊,領籌入內聽審,「勿以善小而不為呀嘛。」

Renee發現有不少同路人上庭應訊時,旁聽席卻空無一人,故萌生了成為「旁聽師」的念頭。黃子穎攝

Sally(化名)是Renee的中學同學,亦是「旁聽師群組」的其中一員。法院的開庭時間為早上9時半,法庭保安大概會在開庭前45分鐘向庭外排隊的旁聽人士派籌。Sally 表示,現在的旁聽師已成為「鬥早師」,他們排隊的時間越來越早,不過她毫不介意:「每個手足都好重要,所以咁早起身都好值得。我唔會覺得旁聽呢件事係辛苦,我哋付出嘅只係汗水、時間同腳毛,但手足背負緊嘅可能係幾年刑期。」

網上的「被捕人士關注組」每天會列出翌日要上庭提堂或應訊的被捕抗爭者名單,呼籲同路人到場支持及聲援他們。這份冷冰冰的名單對Sally來說,仿如一個提示,無時無刻也提醒着她不能在抗爭路上輕易放棄、亦不能忘記及背棄每一個背負着罪名的手足。 Sally向記者分享他所收集到的法院旁聽籌號,「有淺黃色、深黃色、橙色、藍色、綠色⋯⋯ 唔同法院有唔同顏色㗎。」每一張籌號都代表着一宗案件、至少一名被告,但她從來不會把這些看作為一個數字,她形容每一個被捕的抗爭者都是有血有肉的人,絕對不是一堆數字這麼簡單。

Renee 與 Sally在6月12日,到赤柱監獄迎接刑滿出獄的一位手足。黃子穎攝

旁聽師「旁聽」與「陪伴」的意義

進庭聽審逾20次的Sally,憶起初次聽審的經歷,坦言感到既不安又害怕。Sally人生中首次進庭旁聽的案件,是「831銅鑼灣暴動案」首次提堂,案中的被告是平日與她形影不離的朋友,故特意過來聲援坐在犯人欄的好友。一般刑事案件在判刑前會經過多次的提堂,被告人可以向法庭申請保釋,之後才進入正式審訊。初次步入法院的Sally完全不了解司法程序,以為裁判官會在首次提堂時直接判刑。「當刻係好驚,唔知跟住落嚟會發生咩事,唔知法庭係咪即刻就會開審,唔知佢係咪就咁被判罪名成立,要坐10年。」她口中的「不知道」,顯露出她當時的焦慮。

在反修例示威相關案件中,Sally直言每一宗案件、每一個手足也同樣重要,沒有高低之分。「我覺得旁聽同送車都只係唔想令手足覺得孤單⋯⋯手足唔只係代名詞,背後嘅意義更加係一家人。Touch wood佢哋(罪成)要入去坐,無人知道裏面會發生咩事,到時候可能佢哋會好無助,但我哋都幫唔到咩手⋯⋯所以我哋而家做到幾多得幾多啦。」

Renne則表示,做旁聽師會嘗試記下案情重點予庭外的手足了解,或至少親自到場支持坐在犯人欄內無助的人。「我哋通常前一晚就會plan好去邊,有時會揀少被告、少人旁聽嘅庭,因為通常多被告就會有好多人聽。」她說。

Renne又認為,送囚車離開的目的,是希望手足在通往被囚禁的路上,可以聽到由同路人發出的吶喊與打氣聲。

我相信佢哋受牢獄之苦嘅時候,可能會感到氣餒同迷失,但當佢哋回想起牆外仲有好多手足等待佢哋歸來、有一班手足會繼續為呢個信念而奮鬥,佢就會知道佢嘅信念,係值得繼續堅守落去。即使喺牆內受到多少質疑謾罵,信念都依然不滅。

有被告乘囚車離開法院時,大批聲援者上前亮起手機燈。黃子穎攝

Renee與Sally在半年間,已由甚麼法律程序都不懂的旁聽新手,進化為對法例略有認識的旁聽師。她們均表示,日常的旁聽工作並不辛苦,相比起前線手足的付出更算不上什麼。無助不安的被告、哭成淚人的家屬、愁眉苦臉的旁聽者、誠實可靠的證人、專業冷靜的律師、莊重嚴肅的法官⋯⋯她們在法庭內,看盡人生百態。

Renee:難忘少女的眼神

728上環暴動案中,人稱「赴湯杜火」的湯氏夫婦與16歲少女案件,正進行審訊。傳媒的鎂光燈都把焦點落在夫婦身上,Renee旁聽時選擇留意她不認識的16歲少女,有感少女年紀輕輕已要背負巨大的精神壓力並不容易。她又提到,少女不時望向觀眾席,曾與她四目相對,Renee難忘少女的眼神。她說,自己到場旁聽,「係希望俾佢知道有人陪佢一齊面對。」

Renee很羨慕少女得到家人朋友的支持,同時她會想,若果坐在犯人欄內的是自己,母親會有甚麼反應?「阿媽平時成日叫我唔好惹官非、連累屋企人⋯⋯有好多手足會因為參與運動而同屋企人反面,上庭時或者會感到好孤單同好驚,旁聽師嘅角色就係代佢屋企人,陪伴住佢。」

Sally:感謝清潔工叔叔

去年8月5日,一名清潔工在深水埗高舉雙手,被指阻礙一名警長截查一名少年,清潔工日前被裁定「阻差辦公」罪成,被判社會服務令160小時。Sally在案件審訊時曾經到場旁聽,她認為清潔工的控罪並不合理,其行為根本不能有效阻礙警方執行職務。「記得清潔工叔叔身上係有紋身,但佢俾我嘅第一感覺係好親切。未開始聽審時,仲喺度諗叔叔做咗啲咩先會被charge呢條罪,但原來個叔叔只係張開雙手叫個手足走,阻止防暴上前拘捕一個手無寸鐵,乜都無做過嘅市民。」

Sally對案件有極深刻的印象,不是因為被告被裁定罪成,而是有感被告是「有良心的人」。她認為,被告張開雙手的行為屬本能反應,是出於良心、不想年輕人受到傷害,「相反好多高學歷嘅高官只係衣冠禽獸,日夜出賣香港。」她又感謝清潔工叔叔與年輕人同行,即使知道協助他人安全離去或需負上刑責,但他也不計較、無私幫助手足,認為這才是真正的高尚情操。

Renee與Sally在去年積極參與遊行及快閃行動,曾是前線抗爭者,在11月中更有參與保衛中大與理大的行動。不過她們倆在後期有些個人原因,未能夠再走上前線,故決定轉到後方支援其他抗爭者。

Sally有感旁聽師的角色,是簡單的陪伴與支持,故不認識法律也可以。Renee此時爭着說:「本來會覺得唔識法律去聽審會有啲唔好意思,但近來見到公眾席有人向手足舉手勢示意,感覺多咗份認同感或歸屬感。雖然你我素未謀面,但都會支持對方,唔止係同自己朋友圍爐撐,而係呢個社會仲有其他人認同你所為而去支持你。」

話雖如此,Renee與Sally半年多以來在庭內旁聽,學習了不同的法律程序與知識。除了能分辨清楚一般的法庭程序外,還認識到不同罪名的內容與刑期、案件的爭議點。Renee近日更嘗試從不同案件中進一步學習法庭審訊的原則,「有次辯方要求控方指稱被告想毀壞嘅財產係啲咩,從而了解被告管有嘅物品能夠毁壞該財產嘅可行性。」因着旁聽師聽審的經驗,Renee大概知道甚麼案件才「打得過」,亦開始理解為何有些手足需要認罪。

不論有手足上庭或是出獄,也會看見聲援者的蹤影。黃子穎攝

法治已死?

近日多名涉反修例運動的被告罪成,有人質疑裁判官的裁決是否合理及公平,有人更稱「法治已死」。針對法治與社會公義這個問題,Sally猶豫了好一陣子,稱:「法治從來都無存在過,所以唔可以話已死。」她續指,以前法律是有錢人的遊戲,現在則是當權者與親政府人士的遊戲。「班藍絲同黑警想點玩就點玩,黑警個女藏毒,律政司竟然撤控。831太子站事件中踢咗保嘅手足,竟然被轉告暴動,真係好笑。」

她又表示,自己不能接受社工劉家棟被裁「阻差辦公」罪成判監一年,覺得是「政治裁決」,「佢當日只係履行社工嘅責任,呼籲警方俾充足時間市民散去,但換嚟嘅結果係被重判一年。法律應該係幫助受害者取得公義,點解而家會淪為政治打壓工具去幫政府排除異己?」

社工劉家棟被裁「阻差辦公」罪成判監一年,他在坐牢一周後獲准保釋等候上訴。EYEPRESS圖片

Renee點頭慨嘆,有感一些法官帶有偏見作判決,律政司又淪為政治工具,法治才會正式「死亡」。司法制度原是受到《基本法》保障,法庭作公平且不受干預的裁決,但她認為司法獨立已蕩然無存。「私人檢控嘅申請要睇下裁判官會唔會(向被告)發出傳票,律政司司長可以插手,我哋喺法治已死嘅情況下根本苦無岀路。」她認為,近日備受爭議的案件裁決,很多都不能接受。

有人會視旁觀師為法庭文字直播員,記下案件細節後在互聯網發佈,讓公眾參考。有人則會視旁聽師為支持者,進庭陪伴與聲援被控告的手足。Sally指,她經常會在庭外碰到一個不懂如何使用智能手機的伯伯,每次都拿着一張手抄版本法庭聲援表在排隊領籌,「連冇Telegram嘅伯伯都咁熱心,我相信大家都可以做得到。」

港區國安法立法在即,Renne與Sally跟大部份的抗爭者一樣,認為立法目的是打壓所有反對政府的抗爭者。雖然她們早已預計這場運動會演變成為長期的抗爭,情況亦會變得更嚴峻,但仍然願意與其他同路人繼續走下去。隨着政府打壓增加及遊行集會受限制,街頭抗爭在這幾個月式微。

「我哋唔再出嚟,唔代表我哋已經放棄咗。」Sally續解釋:「其實所有同路人一直都喺度,只不過係由街頭抗爭轉咗去其他抗爭戰線,例如國際線、投訴戰線或成為『旁聽師』及『文宣設計師』等。」

「我哋唔好再限死喺傳統嘅街頭抗爭手法,而家街頭抗爭已經去到一個盡頭、一個樽頸位,我哋需要突破原有嘅框框,先可以延續呢場運動。」Renee說。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抗爭也不是短時間內就能取得勝利。她們均明白長期的抗爭,難以在一時三刻取得巨大轉變,而她們認為成功的秘訣就是堅持、不放棄。「其實每日見到咁多警暴、打壓嘅新聞⋯⋯都好難忘記初衷啦。」Renee苦笑道。Sally又笑言,她們早前與友人觀看五月天演唱會期間,也不忘以手機閱讀Telegram抗爭頻道的資訊。即使她們在玩樂當中,也不會忽略外面與抗爭運動有關的事情,真正的把「抗爭融入生活」。

明天後天;下周下月,她們會再次計劃,到哪個法院旁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