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JR速龍小隊無展示編號涉違法 李柱銘駁李家超:工作服無位show又買?誰決定? 政府大狀:論點離題


去年8月21日,速龍小隊在元朗西鐵站執勤,圖片可見他們無展示編號。美聯社圖片

自去年6月反修例運動爆發,警方「速龍小隊」執勤時身上沒有展示警員編號,此舉先後遭5個個人或團體入稟司法覆核,質疑警方違反具憲法性地位的《香港人權法案》第3條「不得施以酷刑或不人道處遇亦不得未經同意而施以試驗」。高等法院今日進行合併聆訊。代表6.12右眼中彈的中學老師楊子俊、「馬屎埔陳伯」陳基裘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引述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曾稱速龍工作服是根據行動及戰術需要設計、沒有位置展示編號。李柱銘質疑有關說法,指買入工作服時怎會沒有考慮到展示編號、如無位展示又為何買入、誰人決定買。他更於庭上批評代表警方的律政司:「仲同我拗?仲唔起身認錯?」

代表警方的律政司,外聘資深大律師杜淦堃應戰。申請方陳詞完畢,輪到答辯方杜淦堃陳詞,但餘下時間不多,杜稱申請方陳詞離題,因為申請方是在質疑警方違反《香港人權法案》涉及酷刑的條文,與誰決定工作服不用展示編號等問題「不相干(irrelevant)」。

本港最資深大律師、82歲的李柱銘。莊曉彤攝

82歲的李柱銘是本港最資深大律師,位列大律師名冊第一位,今早陳詞站立一句鐘未見疲態。其他申請方代表律師,包括:代表香港記者協會(記協)的大律師公會主席兼資深大律師戴啟思、資深大律師彭耀鴻;代表三名受警暴市民(陳恭信、魯湛思、吳康聯)的資深大律師潘熙;代表「長洲覆核王」郭卓堅、青年新政前立法會議員梁頌恆的大律師伍中彥。案件由高院原訟法庭法官周家明審理。

李柱銘首先陳詞。他先批評警方未有披露所有必要的相關資料,並指答辯方的案情,形容特別戰術小隊及防暴警察(俗稱「速龍小隊」)的特別設計服裝不是「制服」(uniform),不受《警察通例》規定所限。李指,對於此說不明所以,不明白為甚麼不算制服、又是誰決定這不是制服?李說:「為甚麼會有特許?可能有好的原因,但我們不知道。」

李柱銘又言,去年聽過一個說法:連選美比賽裡穿比堅尼泳裝的佳麗,都有位置展示編號,而警員這套服裝竟聲稱沒有位置,非常有趣。庭內眾人聞言,傳出一陣笑聲。李強調,質疑的是警方在展示編號的規定上,突然有轉變。

李柱銘引述警方資料指,現時速龍小隊穿著的戰術裝束,源於2016年旺角衝突,其時發現藍色機動部隊制服未能提供足夠保護,遂進行市場調查後,決定採購新一批、即現時速龍所穿著的服裝,2017 年1月正式獲批准使用。李柱銘詢問,誰決定這套服裝適合?誰決定進行市場調查?採購時怎會沒有考慮到須展示警員編號?而且,服裝於2017年已開始使用,不認為與去年6月起出現的「起底」情況有關。

李柱銘又引述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去年6月19日回應議員提問時稱:「特別戰術小隊嘅特別工作服,係根據行動同戰術上嘅需要而設計,工作服嘅設計係冇位置作出展示警員編號,但既然大家對呢方面有關注,警方都會檢視呢方面嘅有關事情,檢視完之後會有一啲適當跟進。」李柱銘說:「既然說無位置,又怎樣檢視?我不知。無位置展示編號又為甚麼買呢?不知道。」李續略帶憤然道:「咁嘅嘢都講得出?仲同我拗?仲唔起身認錯?」

警方2016年11月為特別戰術小隊,從海外購置的戰術裝束,2017年1月獲批准使用。監警會報告截圖

三名受警暴市民,包括陳恭信、魯湛思、吳康聯,則由資深大律師潘熙代表。

住將軍澳的陳恭信於8月4日晚上10時半左右,與兒子落街跑步。回程途中,陳被一名戴頭盔的防暴警察以警棍打傷頭部,造成大量流血,送院縫了9針、留院2日。陳恭信於9月7日向投訴警察課提交書面陳述,但由於警員身上無編號等以供識別,陳恭信投訴未獲受理,他並擬向警方民事索償,至今未有進展。

有線及now新聞影片可見,陳恭信當晚被打至血流披面,他遇襲後坐在地上。圖片截自入稟狀

吳康聯於去年6月12日在金鐘夏愨道橋底,側身背向警方,然後突然被一警員拉扯背包,吳倒地後,警員一湧而上,揮動警棍毆打及腳踢男子。

魯湛思則於去年7月14日在沙田被至少3名防暴警察近距離向臉、手噴胡椒噴霧,令他感到強烈的痛楚,痛楚持續一整晚。

網上片段可見,吳康聯(紅圈內)被多名速龍圍毆。圖片截自入稟狀

潘熙陳詞時,舉出多宗外國案例,包括德國、土耳其、意大利。潘指,與本案最相似的是2017年德國案例Hentschel and Start v Germany,兩名足球球迷在球賽結束後遭警員虐待,卻未能展開調查。歐洲人權法院裁定德國警方違反《歐洲人權公約》第3條「禁止酷刑:不得對任何人施以酷刑或者是使其受到非人道的或者是有損人格的待遇或者是懲罰。」涉案警員只有頭盔背面展示了小隊的編號,法庭認為,缺乏個人辨識的警員,令到目擊者及受害人無法直接指認干犯虐待罪行的警員,從整體上阻礙調查的有效性。

潘熙並指出,行動呼號(俗稱藍卡)與英文簡寫編號兩個識別系統,均非有效識別警員身份。潘引述多則傳媒報道,指2019年12月25日見到有至少4名警員藍卡編號一樣,顯示編號非獨一無二;又有警員於2019年12月1日被傳媒發現胸前未有展示藍卡,以「警告催淚煙」的迷你黑旗代之,足見警員拒絕妥當展示藍卡;再者,藍底黑字很難看,天黑時自然難、白天時又會因藍卡上的膠片而反光。

至於英文簡寫編號,同樣被傳媒發現有重複,而非獨一無二。其次,編號在頭盔後面,警暴受害人無論是正面受襲或背後受襲,均未能見到編號。再者,監警會主席梁定邦都曾於去年8月的記者會表示,編號很細、不令人滿意。

同時執勸的兩名警員,被發現行動呼號一模一樣。港台圖片

代表記協的資深大律師戴啟思,陳詞時指警員在公眾活動維持公共秩序,根據《警隊條例》執勤期間,無論是軍裝或穿背心的便衣警員,都需要標示自己的警察身份。根據《公安條例》,警員只有權使用「所需」(neccessary)武力,否則會違反《香港人權法案》第3條「不得施以酷刑或不人道處遇亦不得未經同意而施以試驗」。戴啟思續指,記者有合法權益報道警員如何行使他們的憲制權力,以及是否只用上所需武力。公眾有權在看到使用非必要武力並可能構成犯罪的警員時,追究其責任。記者與其他公眾人士一樣,有權識別對自己使用非必要武力的警員。

戴啟思陳詞完畢,已是下午4時,警方代表杜淦堃未能完成陳詞,表示只概括回應,本周五續陳詞。杜認為,申請方陳詞離題,因為申請方質疑警方違反《香港人權法案》涉及酷刑的條文,與誰決定工作服不用展示編號、誰決定改變規定等問題「不相干(irrelevant)」,他甚至表示很驚訝,認為申請方全日只重複論點,而這些論點非答辯方要處理。

「馬屎埔陳伯」、守護孩子成員陳基裘,是司法覆核申請人之一。莊曉彤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