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JR警員無展示編號涉違法 政府大狀:不投訴者「沒給機制一個機會」 潘熙:有投訴卻不獲受理


 

反修例運動至今,警方速龍小隊及防暴警員多次執勤時,身上沒有展示警員編號,遭多個個人及團體入稟司法覆核,質疑警方違反具憲法性地位的《香港人權法案》第3條「不得施以酷刑或不人道處遇亦不得未經同意而施以試驗」。高等法院以合併聆訊處理,今日續審。代表政府的資深大律師杜淦堃陳詞表示,即使市民未能從警員編號知悉警員身份,但作出投訴後,警方會透過調查機制辨識,而有今次司法覆核的申請人沒有向警方投訴,是「沒有給機制一個機會」。不過,代表部分申請人的資深大律師潘熙則反駁,其中一個申請人陳恭信曾作出投訴,但由於警員身上無編號等以供識別,投訴不獲受理。雙方完成陳詞,案件將押後裁決。

案件申請人包括:6.12右眼中彈的中學老師楊子俊、「馬屎埔陳伯」陳基裘、市民陳恭信、魯湛思、吳康聯、青年新政梁頌恆、「長洲覆核王」郭卓堅、以及香港記者協會。答辯人為警務處處長。

相關文章:JR速龍小隊無展示編號涉違法 李柱銘駁李家超:工作服無位show又買?誰決定? 政府大狀:論點離題

多名市民就速龍小隊及防暴警員沒展示警員編號,入稟申請司法覆核。美聯社圖片

申請方周三已完成陳詞,今日輪到代表警方的律政司外聘資深大律師杜淦堃答辯。杜淦堃表示,公眾即使無法從警員編號知悉個別警員身份,警方在收到有關投訴後,仍然可以透過調查,辨識警員身份,包括搜證、錄影片段等,因此即使公眾無法看到警員編號,投訴的調查也不一定無法有效進行。

審理此案的高等法院法官周家明詢問,假如有人投訴警員使用過份武力,但市民又無法辨認涉事警員身份時,警方雖有內部辨識系統,但市民卻無從得知,那如何可以在機制下做到有效調查。杜淦堃回應,防暴警察和速龍小隊會在身上展示行動呼號,或在頭盔上印有英文簡寫編號。杜又稱,有申請人因認為調查機制無效,而沒有作出投訴,「沒有給機制一個機會」,在未有經過完整調查程序下,就得出結論認為機制無效,認為這是不公平的,在邏輯上說不過去。

周官又問,警員行使公權力維持治安,為何要匿名。杜淦堃指,警員面對很多危險,尤其在處理公眾活動的時候,當中包括被起底或報復的風險。周官反問,如按此說法,檢控人員、法官其實也有此危險,是否也需要隱藏身份,杜淦堃指是不同程度的風險,兩者面對的情況不同,不能一概而論。

資深大律師杜淦堃,在案中代表政府。Temple Chambers圖片

代表6.12右眼中彈的中學老師楊子俊、「馬屎埔陳伯」陳基裘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表示,警員編號應要讓市民容易看到,而且愈簡單愈好,又質疑俗稱「藍卡」的行動呼號,警員會輪流使用,市民需要先獲得時、地等資訊,然後經過警方的系統才能辨識個別警員身份,如有資料弄錯,此機制就會馬上失效,反而警員編號是獨一無二的;而且如果市民可即時得知警員編號,假若不滿意投訴警察課的調查,也可作出其他行動,例如提出私人檢控,或民事索償等,但若然要向警方索取警員編號的話,往往很困難。

李柱銘引述警方數字,指警方在多年來接到的投訴中,裁定投訴成立的比例很少,顯示投訴機制出現系統性的問題。他又質疑,如果警方認為使用行動呼號是好的做法,為何在平日執勤時未有使用,舉例指交通警員執勤時,也可能與的士司機發生衝突,也可能會被司機起底。他認為警方沒展示警員編號是蓄意,唯一目的是為了令辨識警員身份更困難。

其中一名受警暴的申請人陳恭信,去年8月4日晚落街散步時,被打至血流披面。圖片截自入稟狀

資深大律師潘熙代表3名曾遭受警暴的申請人,他回應杜淦堃稱,不展示警員編號是為防警員被起底的說法,指法庭已針對警員的起底行為發出禁制令,不能以此作為不展示警員編號的藉口。

潘熙指,他代表的其中一名申請人陳恭信,已向投訴警察課作出投訴,但由於警員身上無編號等以供識別,他的投訴未獲受理,此例正正顯示到,若警員不展示辨識身份的標記,會影響投訴調查的進展。他又舉例,2016年明報記者被警察毆打,但最終亦是因不能確定被投訴的警務人員身分,案件無法追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