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一代歌伶Peggy Lee


看不通前路,唯有往後望,緬念無法復刻的年代,我的懷舊由「Ultimate Peggy Lee」開始,從小聽大的一把聲音,熟悉的歌曲,對我來說這是特別企劃的大樂團(Big Band)女聲演唱精選專輯,記念這位已故歌手的一百歲生辰。

尊稱Peggy為一代Diva,實在當之無愧。她成熟洗鍊的歌技,自然的搖擺(Swing ),歌聲散發風韻萬千,集性感與優雅於一身,如說話般親切的歌唱風格,她有很強駕馭歌曲的能力,擅長以syncopation (漏拍或搶拍)去增添歌曲韻律感,或是在某段落故意降key (調)來製造聽覺效果,怎樣唱都總不經意但又清晰地把歌詞的一字一句微妙的傳到你那裏,專輯上22首歌,一下子聽完,很滿足。

1920 出生的Peggy ,20歲加入Benny Goodman 大樂團擔任主唱,以絢麗的唱腔演繹當代流行與爵士歌曲,以綽約的風韻迷倒台下不少聽眾。

1942 年她與樂團合作錄音,重譯了怨曲歌手Lil Green 的「Why Don't You Do Right (And Get Me Some Money Too)」。

翌年,Peggy 與加入樂團的結他手Dave Barbour結婚,之後離開樂團並且退出樂壇,移居洛杉磯。

1945年Peggy 應 Capital Records 邀請以獨立歌手身復出,推出了多首流行歌曲榜的上榜歌曲,包括「Waiting for the Train to Come In」、「I Don't Know Enough About You」、「It's a Good Day」及「Manana」...等。

1952年 Peggy 跨足荷理活,參演「The Jazz Singer」,並在片中與男主角Danny Thomas 合唱了「(This is a )Very Special Day」。

她不僅參與電影的演出,還為迪士尼經典動畫片「Lady and the Tramp」配音及演唱,更擔綱填詞,與作曲人Sonny Burke合作了多首膾炙人口的歌曲:「Bella Notte」、「The Siamese Cat Song」與「He's A Tramp」。

她讓該片更為聲名大噪,也使她的演藝生涯邁向另一個高峰。在她六十年的歌唱生涯,曾多次獲格林美獎提名,更得到終身成就獎的肯定,而她在電影圈的表現也不遑多讓,演出「Pete Kelly's Blues」一片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配角提名,她不失為一位表現非凡的歌影雙棲藝人,在70年代初Peggy 淡出歌壇,繪畫與寫詩渡日。

「Ultimate Peggy Lee」是一張的精選專輯,選自歌手1946年至 1969年在Capital 唱片公司的錄音,環球唱片的Frank Collura 選曲非常獨到,展現了Peggy 多方面的歌藝,Capital Studio 的音響工程師Robert Vosgien 負責後期製作,經他處理的母帶重製的專輯,頻率響應寬濶而均勻,尤其是中頻密度與混響調配的適中,能夠在音樂的背景中(主要是Big Band 伴奏)恰當地突出人聲。可以肯定的是Capital 公司的母帶保存得非常好。

專輯上22首歌,有Peggy 在不同年代與Heinie Beau、Sy Oliver、Billy May、Benny Carter、Nelson Riddle、Dave Grusin...等大師合作的録音,其中一首「The Folk Who Live On The Hill」的樂團指揮更是Frank Sinatra。

相信是Peggy 最後錄音專輯的「Is That All There Is?」,Frank Collura選了當年(1969)曾引起爭議的,Jerry Leiber 與Mike Stoller 的作品,標題曲「Is That All There Is?」,由初出茅廬的Randy Newman 編曲、指揮樂團與監製。這首歌贏了當年的格林美最佳流行女歌手表演奬,及後亦成為格林美的殿堂歌曲。

當年衞道之士覺得這首歌內容過份悲觀,令人有負面的情緒,甚至引發自殺傾向和行為。

I know what you must be saying to yourselves
我知道你會怎樣對自己說
"If that's the way she feels about it
如果她覺得是這樣
why doesn't she just end it all?"
為什麼她不來個了斷
Oh, no, not me
噢,不,不是我
I'm not ready for that final disappointment
我未有為最後的失望作好準備
'Cause I know just as well as I'm standing here talking to you,
因為我知道,正當我站在這裏跟你說
That when that final moment comes and I'm breathing my last breath
當最後的一刻來臨,在我呼吸最後一口氣的時候
I'll be saying to myself-
我會對自己說
Is that all there is?
是否就只有這麼多?

據悉Jerry Leiber 與Mike Stoller 的靈感來自Thomas Mann 的短篇小說「Disillusionment (幻滅)」,香港此情此景,在國家安全的大前題下,什麼事情都可以發生,我不禁問 :「係咪就得咁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