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專訪流亡加國港人】義務FA中大理大衝突被控暴動 流亡加拿大盼學醫護繼續出力


反送中運動距今逾一年,近9000人被拘捕,超過1600人被起訴,案件近月陸續上庭聆訊。30出頭的阿凌(化名),是其中一名被控暴動罪的年輕人,因不能承受漫長審訊的煎熬,決定流亡遠方。

一年間,阿凌由街頭的義務急救員,變成流亡者,他在加拿大接受眾新聞電話專訪,流露出對香港的種種不捨,如想跟親人好好話別,亦難以開口,「我跟媽媽說,會去一個長途旅行,未知幾時返」。阿凌希望在新的國度,繼續學習醫護知識,在不同崗位為香港出一分力,希望他朝一日,跟大家「煲底相見」 。

 阿凌(化名)離開土生土長的香港,初到加國後,要面對流亡生活,以漫天風雪的境像表達內心感受。(讀者提供)

據了解,現時至少有50名港人和阿凌一樣,抵達加國,申請政治庇護。當中有學生哥、在職人士、甚至有家長帶同13歲兒子一同流亡。有人被控暴動罪,有的則因參與前線抗爭後被不明人士拍照,接連收到恐嚇及滋擾,決定出走離開家園。

阿凌被問到流亡的心情如何,他傳給記者一張風景照,照片是白茫茫雪景,四周一片寂靜。當時他駕著車,在大雪紛飛的路上繼續前行。「的確很能代表到心情喎」,阿凌在訊息後面配上流淚的表情符號,原來那照片是他剛到埗不久所拍下。

中大理大衝突 到場當急救員

阿凌原本任職平面設計員,多次在示威現場擔任義務急救員。例如去年,中大爆發大型衝突時,他自11月11日黎明行動當天起,連續數天也在校園提供急救支援,腦海不時憶起傷者的痛苦表情。

「曾見過傷者頭部中槍,頭盔被打穿一個洞,頭部有明顯瘀傷及腦震盪,好彩傷者無骨裂,還有另一個女生,被幾個FA搶救,我看到她的肚臍附近有傷口且大量出血,非常危險」。

中大及理大的衝突中,阿凌也走到現場當義務急救員,最後在理大一役中被捕控以暴動罪。(資料圖片)

數天後,理大出現反送中運動以來激烈的攻防戰,他累積了中大的救援經驗,二話不說便於11月16日去到理大校園,提供急救援助。

他清楚記得當時的裝束:貼上紅十字膠紙的頭盔、3M 6900全面罩、身穿寫著「急救」字樣的反光衣,裝入生理鹽水的大樽,另帶有配備膠布、紗布、敷料及三角巾等急救包及外科手套等等,以義務急救員身份支援傷者。

理大校園由11月17日至29日被警方圍封達13天,逾千人被警方圍困,其中17日晚,校園的多名救護人員更被警方拘捕。警方曾使用催淚彈、胡椒球彈、海棉彈清場,並動用水炮車及銳武裝甲車驅散示威者。

阿凌眼見情況危急,深信救得一人得一人,前後共留守了5天,見盡傷者進出救護站, 「我當時在急救站,主要幫傷者洗水砲車的藍色水,以及清洗眼睛等等。傷勢較嚴重的,通常由經驗比較豐富的急救員處理」,阿凌說義工們的頭盔上,皆貼上紅十字膠紙,言語間流露黑色幽默。

他說:「不論真相如何,其實人人都知道,FA(義務急救員)界流傳一個笑話:頭盔上的紅十字是用來做甚麼?讓警察瞄準的。」

示威抗爭場面激烈,校園內的糧食在短短數天急速消耗,他說:「我進入去理大時,食堂仲可以搵到好多嘢食,但到第5天後, 只是找到一件壽司」。

瀕臨絕望的情緒,濃罩整個校園,他說:「不斷有消息傳出警察已經滲透進入邊座邊座大樓,當時已經不可以繼續躲藏,每個人都想走,校園裡面已經缺水缺糧,眾人疲倦不堪,此外,聽說外面的警察會用實彈射擊走出來的人。」

11月20日,校園糧水耗盡,阿凌決定離開理大,當時和兩名女生,一起由面向火車橋處的鐵絲網切口逃出,打算跳落火車橋。他以為逃走路線只有幾個警察在附近看守,「一跑出去,就見到12個,從左右兩邊夾道而來」,寡不敵眾,阿凌即使表明是救護員,也最終被捕,一個女手足僥倖逃回理大,他同另一手足被帶到北角警署。

承受不了審訊的漫長過程

當時二人被扣押在警署停車場內,周圍都是被捕人士。他和那女生幸而沒有遇上暴力對待,但他見到不少被捕者身上都有傷痕,在扣押期間並未得到處理。另一方面,有一名CID定時定候就會走過來大鬧他們,命令他們不要說話,身子要坐直。

阿凌後來獲准保釋,當時想拜託友人找律師,但思前想後,估計「就算肯去打官司,打甩其中一條罪,佢哋可以用第二條罪繼續告你」,他預計審訊過程漫長,且當中壓力大得隨時令人崩潰。

「與其係咁,我不如走算」,阿凌語帶失望地說。

反送中抗爭運動,改變了不少港人的一生。有急救員每次上陣前,皆預備遺書,好讓自己跟家人作告別,阿凌則表示沒有寫遺書,最擔心的,是自己不能繼續照顧媽媽。去年11月前往中大當義務救援員前一夜,他花時間為媽媽寫一份說明書,教她如何自學用電腦。

離港臨行前,他特別約一位要好的親人食飯,言談間也沒有透露去向。跟家人無聲無色地告別,獨自踏上路途。阿凌說,無論眼前的流亡生活有多艱難,也相信風雪過後有陽光燦爛的一天。他希望順利獲得加國政治庇護,在當地學習醫護知識,盼在不同崗位,為香港前途出一分力。

移民加國港人:盼在北美建立新香港文化

流亡加國的約50名港人,其中有29名是透過「新香港文化協會」支援,得到生活及醫療援助。該協會發起人之一港人Martin在加拿大接受眾新聞電話訪問,他指自去年香港爆發反送中事件,出現抗爭者被虐打及疑被自殺的消息,香港局勢急速惡化,遂與一班在加國的移民港人,一同發起支援抗爭者行動。

 「這些流亡者,即使離開了香港,也是香港的未來!」Martin續說,有學生希望繼續學業,有的已報讀當地大學,有的會報讀高中,只要他們想繼續讀書,協會會盡辦法提供協助。 

不便上鏡的Martin,以一幅港人反送中大遊行的照片表達心情,天橋上「毋忘初衷」的標語,反映許多海外港人的心聲 。(讀者提供)

受傷逃離未及做手術 走路一瘸一拐

 「這裡有不少港人早年移民過來,大家雖然有正職,但也盡量抽時間提供協助,例如為流亡者申請難民庇護、食物銀行以及為傷者申請醫療費用做手術等等」,Martin續說, 流亡港人當中,不少人身心受創,如有人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 ,出現鬧情緒和注意力難以集中,亦有年輕抗爭者被打致盤骨移位,走路一瘸一拐,令人心痛。

有抗爭者則在去年11月理大圍城時,逃離校園跌傷手骹,傷者未有及時在香港做手術,安全到埗加拿大後才接受手術,傷痛難以磨滅。

Martin表示,該協會的長期目標,是發展成國際游說組織,在北美洲建立屬於香港人的聲音。他解釋:「這種香港人聲音,不是80年代經濟掛帥的聲音,而是自去年612起,香港人不惜一切擁抱自由民主、連結普世價值的聲音。」

新香港文化協會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