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特約轉載:誰擠掉教師的教育空間?


【撰文:陳葒校長@HK Educators' Club】
Edu Insights #0012

是誰把教師的教育空間擠掉的呢?如何為教師騰出教育空間呢?

教師的教育空間在被人擠掉之前,其實已經是先天不足了,主要原因在於我們追不上時代需要的教師人手編制。

從我當中學生到我當中學老師到中學校長到現在,至少也有三十年的時間。時代幾經轉變,只有我們的教師人手編制依然維持在一個班別不超過兩名教師的比例,這樣緊拙的教師人手編制,使得一般教師的課擔始終無法下降。

當然,增加教師人手會增加不少財政支出,但這些教育支出是否我們真的無力承擔?即使我們的現有政府財力不能將教師人手倍增而使教師的課擔減半,能不能先減三分之一,或至少能減幾節算幾節?

錢,我們真的沒有嗎?這些年來,學制改革、課程改革、考試改革、學生組別改革、教學語言改革,改革掉的錢還少嗎?還有什麼優質教育基金、關愛基金、校本區本計劃等等,這些支出加起來也所費不菲。

錢,我們不是沒有,我們沒有的,是明白減輕教師工作量之重要的智慧,因此不懂得投放教育資源的主次優劣,因此從來沒有將增加教師的教育空間放在首位。

既然教師教育空間已經先天不足,後天就更要好好珍惜保護吧?不!教育局與辦學者,不但沒有珍惜維護教師所餘無幾的教育空間,反而輪番闖進教師僅餘的那一點點教育空間肆意蹂躪。

如果說三三四學制和課程改革、新文憑試的考試模式改革還算有其必要,教師咬著牙頂硬上也罷了,但將通識教育列為必修、必考的主科,公開試加入校本評核,引入「OLE」(其他學習經歷),唯一的成果就是增加教師工作量,對學生的學習效益毫無好處。

至於那些教師基準試、培訓時數要求、學校效能評鑑自評外評等,更是瞎折騰,除了使教師疲於奔命之外,對改善教學效能毫無作用。

如果教育空間是一匹已經因承受上述重負而腳軟的駱駝,直接威脅校長和教師飯碗的縮班殺校政策,就是持續在其背上添加的一捆捆稻草。

校長、教師為了自保,只有盡量「增值」自己,通過基準試還不夠,要每張卷子得到最高級別評分才有競爭力;培訓進修的課程,不是因為學校的學生有需要,而是為了磨多幾把刀,增加留校或轉校的機會;校長面對外評人員如臨大敵,全校上下都把時間花在填補記錄、統計資料、美化數據之上。可以這樣說,自從有了外評,一所學校教學效能最低的時候,就是當它要準備和正接受外評的時候。

教師僅有的教育空間,就是這樣被教育當局擠掉大半,另一半則斷送在辦學者和學校高層管理者的手上。
 
文章最初發表於小島學園Hopeland Education Facebook Page,經作者同意後轉載。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