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歲月如歌——與利物浦走過的三十年


美聯社照片

終於,我們做到了。

由利物浦確定奪得今屆英超冠軍開始,整整三天,各大媒體都鋪天蓋地報導相關的奪冠新聞。身為利物浦的球迷,在確定奪冠的早上,心情卻出奇地平靜,平靜得令自己都吃驚,這實在與朝思暮想多年的奪冠一刻差天共地。友人說可能因為大家一早已經知悉奪冠在望,也可能是停賽太久令人失卻熱情。也許這些原因都是對的,但在內心深處,我知道並非如此簡單。

過去三天,我如飢似渴地幾乎閱畢所有在媒體上的評論,以及球迷們在網上的發文,他們每字每句彷彿都是正確的,但我總是覺得欠缺了一點甚麼,總像不能找到一些能直插心坎的東西。經過三日的沉澱,夜闌人靜,再一次回想三十年來走過的路,我終於明白,缺少了的其實是甚麼。

美聯社照片

當初支持利物浦完全是一種無來由的愛,只是因為第一支認識的球隊就是利物浦。那是一九九零年世界盃之後,不到十歲的我被足球的魔力深深吸引住,而父親這時就介紹除了國家隊,球員們其他時間其實是代表球會作賽,其中最有名的一隊叫利物浦。 他們有一位「神經刀」的門將叫高巴拿,又有一位非常厲害的前鋒叫魯殊,只要看到有鬍鬚的人就認到他了,這支球隊很厲害,差不多每年都拿冠軍呢。就這樣,不知就裡的我就胡裡胡塗地,毫無原因地上了「賊船」。直到長大了,才知道父親其實從來都不是利物浦的球迷,只是那個年代最有名的就是他們。

在九十年代,普通家庭基本上都不會看到英超直播。跟其他人一樣,在收費電視台取得獨家播映權之前,我都是看大台的「球迷世界」節目長大,但問題是它不會每星期都轉播利物浦的精華片段。退而求其次,逢星期六傍晚的英文台,也曾經會原汁原味播放英超官方的精華節目,當中的精華片段會比較詳盡,那時其他隊的隊名很有畫面,又「森林」又「流浪」又「周三」,不過我就始終如一,只會等著看利物浦的精華。除此之外,我還非常喜愛看報章的體育版,並從中得知各地的足球資訊,那時家裡會有很多不同的報紙,東方、星島、天天、快報,最深印象的是一九九六年英格蘭足總盃決賽。報章的標題,大概就是「簡東拿一腳定江山」,然後下方配以一張佔據四份之一版面的黑白相片,就是簡東拿「半車身」起腳的一刻。那就是一張相片勝過千言萬語的時代,腦海如此定格於一剎那之間,到事後多年才從錄影片段裡看到真實的比賽情況。綜觀整個九十年代,如果只看成績,一個小朋友一直支持利物浦其實本身就是一件頗為不可思議的事情,長期無冠,狀況連連。但隨著年歲漸長,當你對利物浦的歷史知道得越多,對球隊的傳統了解得越深,那份鍾愛之情就只會越發變得深刻。我相信所有利物浦的球迷都會認同,我們的性格就是比一般人倔強,比一般人堅執。

美聯社照片

如果繼續這樣寫之後的二十年,恐怕幾萬字也寫不完:盃賽五冠王、奧雲出走、伊斯坦堡奇蹟、鶴臣之亂、隊長跣腳、二五離隊、逆轉巴塞、四次亞軍,當中的高低起跌,當中「行百里者半於九十」以至「半於九十九」的無奈,相信所有利物浦球迷都了然在心,不必再在此多費唇舌。我真正想說的,其實是利物浦這些年的追夢歷程, 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跟自己的成長歷程緊扣在一起。人生的種種波折,由小時候的天真好奇,學生時代的考試壓力,大學時代的躊躇滿志,到畢業後初出茅廬的跌跌撞撞,愛情路上遇到過的,工作路上碰到過的,被欺凌過的,被嘲笑過的,你總能將成長路上的點滴連繫上利物浦某時某刻的故事,而這種連繫是如此私密,也只有你一個人能夠體會,這就是三十年等待所帶來的情感糾結。

原來,當一切結束,當利物浦真正的圓夢之日來臨,意味的是由我懂事以來,一件近乎於呼吸心跳的、理所當然的事情已經劃上句號。過去一切所經歷的苦澀與嘲弄,不單逝去如風,而且永不回來。現在,已經沒可能再找到一件能追夢三十年的事情。義無反顧,不惜一切,不理旁人目光而勇往直前,這些浪漫經已奢侈得如神話一般。唯一可以做的,可能是緬懷昔日那文字裡的足球,為著愛隊被嘲笑而動怒的容貌,以及那些失冠無眠的晚上。這些體驗,日後或許會再來,只是一切都經已不再一樣。這或許就是領隊高普所說,奪冠後內心感到有點空虛的原因。當各式各樣的情感交織,那感覺不單並不實在,而且五味紛陳得令人難受。我不知道其他利物浦球迷怎麼想,只是直覺覺得,要是你也追隨了球隊三十年,在狂歡過後, 您或許會明白我在說甚麼。 

美聯社照片

說到底,這趟追夢之旅終於劃上句點。我當然知道,未來我們一定會有更多更多的冠軍,更多更多的美妙時刻。只是,一切已經不再一樣,三十年的等待,只此一次,青春成長的經歷,也只會一去不返。未來,等待著我們,又或者,等待著我們這座城市的,卻是一場真正的生死之戰,一場真正的戰鬥,當中並不會有體育精神,也不會有常理邏輯,只有生與死,留或逃的決擇,但願我們從利物浦身上學到的團結、堅忍、執著與頑強,能夠為這個城市帶來一次真正的奇蹟, 一次真正的逆轉勝。

Many times I've been alone
and many times I've cried
Anyway, you'll never know
the many ways I've tried

And still they lead me back to the long, winding road
You left me standing here a long, long time ago
Don't leave me waiting here
Lead me to your door

但願如此。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