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民族陣綫遣散香港成員】梁頌恆:前路茫茫總會失望 陳浩天:我係頭幾個最危險嘅人


走,還是不走?香港民族陣線發言人梁頌恆坦言曾經猶豫過,身邊也有不同意見叫他離開,但他不希望給予香港人一個訊息:「國安法來了,我們就投降走了」,所以他決定留下來。港區國安法刊憲前夕,香港眾志宣佈即日解散,提倡「香港獨立」的香港民族陣綫及學生動源,亦遣散香港全體成員,梁頌恆不再是香港民族陣綫發言人。

梁頌恆:留低一定被人踩冧

香港民族陣綫宣佈,即日起遣散所有香港地區成員,包括陣綫發言人,海外分部則繼續運作,並接手全部工作,在海外繼續推動香港獨立,直至勝利為止,目前台北和英國都有分部。陣綫表示:「今日唔係終點,甚至只不過係上半場,未來抗爭嘅重心好有機會轉移至海外。」

遣散香港成員數小時後,記者問梁頌恆:「這是何時的決定?」他說,早在國安法框架提出後,約兩至三星期前,已有遣散香港成員的決定,因為香港民族陣綫就是提倡香港獨立,「留低一定被人踩冧」,這也是大家的共識,遣散後各自會在不同崗位繼續努力。他透露陣綫在香港的成員約有幾十人,據他了解大部人會繼續留在香港,而他也會留下來。

自己是否「國安法名單」上的人?他說「不知道名單上有沒有自己,有可能是其中一個,但想強調不只是因為政治人物,實際上是每一個人都有機會觸犯國安法。」即使全國人大常委今早全票通過港區國安法,但至今亦不知道究竟有甚麼內容和條文,在中國大陸,早已實施國安法,但談及武漢肺炎、大頭奶粉等維權人士也會被捕。最近他在反國安法的街站上,也發現有人影足他們兩小時,對方如今更肆無忌憚表明「我係影你」。

面對香港眾志核心成員相繼退黨,他認為大家都是希望找到方法令自己人降低風險。「前路茫茫,總會失望。」作為香港人,他說會有一種失落的感覺,畢竟看著香港由一個黃金、輝煌、繁華、擁有基本自由的地方,變成一個中國城市,可以說,是一個句號,也是正常一個香港人的慨嘆。但他說,如果中共是人類文明的敵人的話,他反認為中共沒有了香港,反而可能捱不了多久。

梁頌恆,資料圖片

陳浩天:我係頭幾個最危險嘅人 只能隨遇而安

香港民族黨曾遭保安局取締,隨著港區國安法通過,香港民族黨創辦人陳浩天向眾新聞坦言,自己並無離開香港,至於日後計劃,陳浩天說:「宜家咁嘅世界局勢,我能夠做嘅就只有隨遇而安。」他指自己在抗爭運動中沒有角色,也沒有參與,過去半年都是從事室內裝修工作,「都無搞政治咁滯」。「目前正常生活嗎?太陽照常升起。」陳浩天如是說,背後想起裝修金屬碰撞聲音。

他笑言,民族黨早已被禁,自己少一個煩惱,但對過去言行問心無愧,「我做晒打算」。「如果好似我留在香港,肯定會面對威脅同風險,(根據)過去講過、做過嘅嘢,我係香港頭幾個最最危險嘅人,可能坐監、送中、打靶都唔定。」(按:譚耀宗聲稱《國安法》下交大陸法庭審理並無死刑。)

陳浩天又說,目前沒有人、甚至中共都不知道下一步走向,來到這個階段是意志比拼。「我覺得呢個階段,係靠香港人意志,共產黨同香港意志的比拼,睇下邊個頂唔住先,隨時(持續)可能一年半載、兩年三年,都唔定。」

陳浩天,資料圖片

鍾翰林:獨派處處受壓 至今口號響徹全港

繼香港民族陣綫後,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亦宣佈,遣散香港地區成員、停止香港境內運作,以保障所有身份已曝光的成員人身安全,並辭任學生動源召集人一職,同時退出學生動源。他形容是無奈和沉重的決定。學生動源指出,海外成員將設立外國分部接管組織一切事務,繼續推動香港獨立,直至香港作為獨立主權國家前,仍然會繼續前進。目前台灣、美國、澳洲均有分部。

學生動源成立4年,鍾翰林說當年15歲已預料香港會出現今日情況,但仍然堅決站出來創立組織推動香港獨立,無奈基於政治現實,需要作出迫不得已的決定。他指一直堅決主張香港獨立建國,見證香港獨立思潮高低起落,由過去香港獨立主張不被重視,香港獨派處處受到打壓甚至受到同路人排擠、割蓆,到今時今日「民族自強香港獨立」等口號響徹全港,一路走來實在不易。

他形容現在站的位置只是黎明前「黑暗的前夕」,未來香港人必然將要面對更多更大的恐怖,「未來要面對的將會是政治主張不被中國認同的人士,極有可能會被公開送上中國受審、受刑,甚至港共政權不再畏懼在眾目睽睽之下殺害人民。」他說崗位改變後,會繼續與香港人同行,希望香港人能夠繼續堅定不移推動變革,靈活變通。

鍾翰林,資料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