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談談時代


不知不覺,就跨過了一個自由的時代,進入威權的時代。從來不希望濫用標誌,但即使用最謹慎的語言,今天也的確標誌著自由的終結。明天太陽還是會升起來,但有些事情不再如常。

若在一個時代的終結談時代,想來也不至於不合時。

時代從來不是好東西,我們一直被時代束縛,或者我大膽地說沒有人能脫離時代的影響,然後我們戴上屬於時代的有色眼鏡,有限度地看,看不到的,便是被時代蒙蔽。我說沒有人,是因為沒有人能穿越到百年之後。諷刺的是,不被時代蒙蔽的,恰恰是除了現在之外的所有歷史。當局者迷,於是我們對現今永遠看不清楚,我們永遠無法說我們做了正確的決定。

且說文革。當然有不少不明不白的革命群眾,但亦絕對不乏思想先進的大學生,大義凜然地靜坐、絕食。1967年5月14日,文革「工聯」派在長沙東風廣場召開大會,成立「絕食指揮部」,要求為革命組織翻案。我們不得不承認,當中有不少非人云亦云之輩,而是真正以為自己是在正義地鬥爭。我們脫離時代,自能在歷史的高度批判文革,但若批判者身處其中,能否超然獨外?不能,因為時代是不可脫離的。

無意比較時代革命與文化大革命,兩者有太多不同,前者亦明顯擁抱普世價值,而後者破壞之,但有一點相同,我們都不能脫離時代。我們能百分百肯定時代革命嗎?恐怕不能,因為時代革命亦不能革走時代的影響。或者千百年後回看,一切都愚蠢至極——誰知道呢?然而這並不意味著我們要因此阿Q地無所作為——在時代之下做最好的決定,就是對時代的回應。不肯定是否絕對正確,亦不必苛求歷史的高度,只要相信自己是對的,就夠了。

時代革命便是這樣的產物,屬於這個時代的革命,受時代環境的影響,但也無妨——我們生來就是這個時代的兒女。對錯交由後人論斷,自己做好忠於時代的事就好。忠於時代,於是有時代革命。

國安法已立,讀過條文的香港人卻只寥寥二三。誰都不知醒來自己會否變成國安罪犯,說這是頭上的一把刀,但看看今日解散的政黨,或者更貼切地說這已是卡在頭顱裡的一把刀,拔不走了。以前的集會自由,新聞自由,都將屈服至高無上的國家安全,自由將被步步妥協,最後或者完全消失於威權統治。

在新的時代的來臨,我們須細細回答到哪兒去。這是威嚇的時代,這是不自由的時代,你可說這是最壞的時代,但香港人都醒了,香港人一起找尋時代的答案,所以我更願說這是最好的時代,不只是聊以慰籍,還是實話。新的時代,時代革命必將延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