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香港民研鍾庭耀:困難時刻會留低 「科學本身係思想顛覆,追尋真理」


 

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日後進行民意調查,會否也有機會觸犯法律?在國安法生效前夕,香港民意研究所主席及行政總裁鍾庭耀表示,在這個困難的時刻,他會選擇留下,團隊會堅持一貫的做法,堅持對科學民主的執著,而未來亦會擴充團隊。至於如何評估面臨的風險,鍾庭耀指,目前的學術研究中,想不到有何禁區,日後若發現有法律風險,會公開諮詢法律意見。

鍾庭耀說會繼續追尋真理。眾新聞製圖

香港民研發表特區周年調查結果,鍾庭耀在公布結果前,先發表感言。他說,他與民研副行政總裁鍾劍華近日都收到不少關心,關於憂慮立國安法後,研究所還能否繼續營運。他直言:「聽日會係點,我哋係唔知道」,但提到他人生中遇上不少歷史大場面,由小時候聽家中長輩分享文革的經歷,到見證六七暴動、八九六四、近年的社會事件,以至國安法即將實施,面臨回歸以來的極大挑戰,「面對咁多困難嘅時候,有人選擇離開,有人被迫離開,有更多人是需要留下或應該留下,我自己係屬於選擇留低嘅一班人……八九六四,同埋現時面對嘅大困難,我都係會選擇留低……選擇留低會係點,大家都唔知道。」

他繼而分享民研未來發展,指民研最近再租了一間辦公室,作為新的訓練中心,算是「逆市擴充」;另外會利用政府「保就業」計劃的補貼,為每名員工加薪約4%,未來亦會擴充團隊。

鍾庭耀說,團隊會堅持一貫的做法,堅持對科學民主的執著。至於現時的民調工作會否被視為顛覆國家政權,他認為這個答案不應由他回答,「我認為科學本身就是一種顛覆,科學本身係思想嘅顛覆,所有認真嘅科學家,係追尋真理,對所有現況要思想上先作顛覆,再作建立……冇所謂顛覆嘅科學,因為科學嘅領域入面,係無事不可談、無事不可做,我哋照做嘅,就係追尋真理。」

「明白有啲國家,尤其係我哋祖國,係堅持所有事要服務於國家利益,我只會提出一個問題:顛覆國家及顛覆政權,有冇分別?我諗喺祖國係冇,但在我哋認識的社會,顛覆國家、民族、人類,思想好唔同。我哋可能真係需要一啲愛國嘅科學家,但係愛國嘅科學家既然係科學家,佢就要遵守科學嘅定理,我相信所有科學家,更需要的執著係人本精神。」

民研定期進行港人身份認同調查,亦曾做過有關港獨的民調。被問到這類調查以後能否再做、如何評估民研面對的風險,鍾庭耀指,暫時尚未與團隊商討應如何評估題目的風險,亦覺得暫時未需要商討,因為他覺得題目30年來都大致一樣,如果出現科學謬誤,或政治、法律上的不確,一早應已作討論,但以他記憶只有小部份題目,如身份認同、台獨等,偶爾有政治評論會提及,但嚴謹地從學術、專業、法律角度來說,過往都沒有風險。

不過,在國安法下,會否「龍門」已搬,突然變成違法?鍾說,暫時未知具體法規條文是如何,但認為目前的學術研究中想不到有何禁區,從民意調查的操作上亦見不到有何風險,「諗唔到有任何理由變成非法……當然我諗唔到理由但有人會諗到理由啦。如果條文出咗,我哋睇咗之後,或者有專家話我哋知,原來係有法律風險,我哋除咗內部會有討論,亦會諮詢公開嘅法律意見,屆時希望公民社會可作討論。」

鍾庭耀提出,一些民意研究機構有時會接到政府、外國政府或機構委託,進行非公開的研究,雖然香港民研以往沒有接受這類的委託,但可以想像研究機構日後或會遇到這些問題,「假設外國智囊組織,想探討香港民情,用途是自己參考,咁可唔可以做呢?如果有機構突然被列為特務組織,咁仲可唔可以做?變成咗灰色地帶。」

副行政總裁鍾劍華則指,提出甚麼問題,與鼓吹一個議題是兩回事,認為提問不應有任何禁區。他表示不會自亂陣腳、自設禁區,或被嚇倒,以至不敢去問一個問題。

香港民研發表特區周年調查結果。左起為香港民研數據科學經理戴捷輝、主席及行政總裁鍾庭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鄭靖而攝

臨近特區成立23週年,香港民研發放特區周年調查結果。民研6月中以隨機抽樣電話訪問方式,成功訪問1,002名香港居民,結果顯示香港巿民對中國國民身份的自豪感,比去年同期顯著回升7個百分點至34%,而沒有感到自豪的比率,則大幅回落8個百分點至62%,自豪感淨值為負29個百分點。至於中央政府對港政策方面,市民的評價同樣較去年同期顯著回升,28%被訪市民給予正面評價,50%給予負面評價,淨值為負21個百分點。

鍾劍華分析,雖然今年數字比去年有明顯回升,但卻是「谷底回升」,數字仍不理想。他又指,調查是在6月15至18日進行,當時仍未傳出國安法會在月底通過,認為若然計算此因素在內,是否仍會見到現時的數字也成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