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國安法前夕黃店「大掃除」 老闆:無咗文宣,唔代表無咗黃色經濟圈


 

「我雖勢弱言輕,決不虛作無聲……」甫來到餐廳門口,便已聽到門內播放的樂聲。昨午3時許,小店仍然人頭湧湧。一個戴著鴨舌帽、瘦削的小伙子敞開閘門,得知有人來採訪,向內大喊:「陳佬!有記者揾你!」

等了半小時,老闆終於炒完最後一碟意粉,著記者先入來涼冷氣,小伙子突然放下一杯凍檸檬茶:「請你飲。」正想推塘,他卻已別過身收拾餐具。

早在訪問開始前,老闆已千叮萬囑記者不能公開店名、店舖地區、還有容易辨認出店舖的照片。曾經,店外的大玻璃牆貼滿了五顏六色的便條紙、招牌下浩蕩地掛著光復香港的旗幟,店內不斷循環播放着《願榮光歸香港》。區内市民無不認識他們。

如今,店舖外只留下膠紙痕、被人惡意噴污的油迹;昔日循環播放的《願榮光歸香港》已成為傳說。店内僅放著「我是香港人」的招牌,算是保留老闆從一而終的理念、堅守的「最後防線」。

店内僅放著「我是香港人」的招牌,也算是保留老闆從一而終的理念、堅守的「最後防線」。(黎卓欣攝)

「好多客嚟到問我哋,喂做咩清晒啲嘢呀?但呢度唔係遊樂場,我哋只係餐廳,你嚟係支持我哋嘅理念,定係為咗影相?」老闆穿著有點油污的白背心、頸項掛著一條「香港加油」木牌頸鏈、一手把金髮往後梳。

早在人大開始討論國安法時,有熟悉政事的朋友,已勸喻老闆要收起「光復香港」旗幟。「佢話其他都算啦,呢個真係要收喎,宣揚嘅訊息太明顯。」

近日,老闆決定索性將整幅連儂牆,以及其他文宣海報通通拆下來。他認為,國安法針對的其中一部分,是高調表態的黃店,考慮到法律責任,覺得不值得為了表面工夫而冒險:「政府想用呢啲入你罪,你係咪仲咁張揚先?貼喺出面嘅嘢真係好表面,好多嘢可以喺背後做。講真,無咗出面呢堆嘢,係咪等於我哋唔係同路人先?」

他舉例,如「五大訴求、光復香港」等標語,以及《願榮光歸香港》此曲,將從此於店鋪絕跡。「我自己會繼續聽,但就唔會好似以前咁瘋狂播俾啲客聽,廢事佢覺得我煽動民眾。」

 一開始,為了讓社區更多人能關注社會運動,老闆6月前已開始在店外貼文宣。後來各區戰火連連,門面的文宣越貼越多,推出各種優惠後,餐廳逐漸被網友標籤為黃店。文宣,一開始只是宣傳政治訊息的工具,後來卻變成黃店「認證」,顧客光顧時,總想從店面找些蛛絲馬跡。「間舖係我嘅,我哋貼啲咩,點樣做生意,點解要由你去監管?」老闆的語氣帶點無奈。

脫下文宣外衣的黃店,面臨的卻是兩邊陣營的指責。有人在社交網站群組,張貼餐廳光脫脫的玻璃牆,嘲笑指:「睇下國安法嘅威力,老闆都要跪。」說起時,他瞇起雙眼,緩緩點頭:「俾人搞梗係唔開心啦!咁口講,就實話一定要堅持理念架喇!實際上被人批評,一定會有少少失落。」

但最令他傷心的,是同路人的不理解:「啲黃嘅都係咁嘅睇法架喎,原來你係唔可以冇咗啲文宣架喎!有人嚟幫襯,講啲好難聽嘅說話,話我無骨氣、問我 『係咪鳩縮』。」

他重複以頭箍梳起金髮,垂下眼簾:「好老實,我係驚㗎,梗係擔心俾人告啦!喂,承受風險嗰個係我,你點理解到我嘅成本同代價?我有老婆、7個月大嘅BB女喺屋企,仲有一堆伙記。」

現在黃店所面臨的,已不是生意額多少的問題,而是法律責任。儘管被批評,權衡輕重後,老闆認為謹慎做事好過走鋼線:「保護措施我就實做,唔係淨係保障我自己,仲有喺度做嘢嘅人。咁目前為止都無黃店因為貼呢啲俾人拉,可能係冇問題架!我唔知我係咪反應過大,咁我寧願真係做多咗啦。」

談到有餐廳表明要退出黃色經濟圈,從黃店清單中除名,他表明不會跟隨:「唔係你主動去入,點選擇去退出?係人哋去釐定你係咪黃色經濟圈裡面,我哋從來冇claim自己係黃色經濟圈一員。」他又說,不會考慮刪除過去 IG、Facebook的貼文:「佢要追溯番告我哋嘅話,求其喺網上面搜尋都搵到,所有嘢 Del 晒又點?」

荃灣雪糕店:無咗文宣,唔代表無咗黃色經濟圈!

另一間位於荃灣的雪糕店 Sogno Gelato,幾位店員由昨日中午開舖起,便忙著清理文宣及連儂牆。年輕的女店員把牆上的便條紙逐一撕下,堆在紙袋中,又忍不住撿起幾張細閱,用手機拍下照片。在旁的另一位店員問:「你儲起佢,想拎返屋企?」少女放下電話:「唔知架,未諗到,裝住先。」

荃灣的雪糕店 Sogno Gelato今日開始清理文宣。(黎卓欣攝)
荃灣的雪糕店 Sogno Gelato清理文宣。(黎卓欣攝)

老闆阿華透露,昨晚40多位、來自港九新界的黃店店主開會,一致同意要在今日內清理所有文宣,以策安全。他說,雖然不捨得,但別無他法:「邊有人捨得架?但呢個係無辦法之下嘅選擇。我清理晒,至少佢冇權直接拆我間舖先啦。我哋唔係唔爭取,但係咪要同人(政府)講過嚟拉我吖?無可能架嘛!」

店內原先放滿了義賣物品、捐錢箱及海報,阿華笑說,一眾店員已與連儂牆影了「遺照」,會趕緊將所有社運相關的物品收拾好,義賣品亦會物歸原主。

店內原先放滿了義賣物品、捐錢箱及海報。(讀者提供)

阿華直言,一兩句批評比起法律刑責,已是微不足道:「我唔會理外界點批評,我呢度仲要照顧一班手足、後生仔,我係咪要擺個頭出嚟,等大家一齊俾人斬?不如大家調番轉喺我哋嘅角度諗吓?」他認為,文宣存在與否,根本不影響黃店,亦即他個人的政治取態:

少幾張Memo紙,唔會影響啲咩,無咗文宣唔代表無咗黃色經濟圈,connect咗嘅就永遠connect咗!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