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揮港獨旗犯國安法?法政匯思李安然:佢規管緊大家嘅動機


 

香港主權移交23周年,港區國安法6月30日深夜11時生效一刻才公布全文,七一已有至少10人涉嫌觸犯國安法被捕。警方指,被捕人士大多被搜出或展示寫有「香港獨立」的標語、旗幟等。擁有這些標語、物件,是否足以構成犯罪?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李安然認為,分裂國家罪的條文關鍵在於當中「旨在」二字,「不論是否使用武力或者以武力相威脅,根本你係和平行為都好,如果你個動機係將香港分離出去,咁你已經中(涉觸犯國安法)。」

「佢規管緊嘅係大家嘅動機,同我哋一路嘅刑事罪行唔同,譬如暴動,係話我理得你嘅政治理念係咩,如果你係破壞財產、傷害人身安全、一大班人咁樣做,我哋叫暴動,而家唔係。」李安然說。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昨午見記者時,提到:「在這四類(國安法針對)的罪行中,都有提及需要有我們關注的犯罪意圖,所以需要證明犯罪意圖才能夠定罪。」

警方指7.1下午在銅鑼灣看見一名少女正在揮動印有「香港獨立」的旗幟,該名15歲少女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被捕。警方Facebook照片

港區國安法針對四類罪行,包括分裂國家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恐怖活動罪、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最高刑罰均是終身監禁。大律師李安然估計,一地都係紅線:

大律師李安然分析,國安法的出現令紅線處處。眾新聞製圖

分裂國家罪:任何人組織、策劃、實施或者參與實施以下旨在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行為之一的,不論是否使用武力或者以武力相威脅,即屬犯罪。

顛覆國家政權罪:任何人組織、策劃、實施或者參與實施以下以武力、威脅使用武力或者其他非法手段旨在顛覆國家政權行為之一的,即屬犯罪。

李安然認為,兩條條文的關鍵在於「旨在」兩字,即當事人有動機分裂國家或顛覆國家政權。他舉例說:「港獨旗本身就反映出你有咁樣嘅動機,將香港由中國分離出來,咁所以,唔係話究竟你有無用到武力或者以武力威脅將香港分離出去,而係你做緊嘅行為本身,動機係咁樣:將香港分離出去。」所以已經可構成涉嫌犯罪。他續指出,兩條條文的分別,在於顛覆國家政權提到「非法手段」,分裂國家沒有。

被問到學術討論港獨會否觸犯國安法,李安然指出,這要控方證明到「你嘅討論動機係將香港分離出來」。他說,這裡並牽涉三個問題:(一)這個討論會否有其他動機?有的話可能構成疑點,但國安法無講過疑點利益歸於被告,故這個證據標準不適用於國安罪行;(二)學術討論是否涉及國家安全問題?根據國安法第47條,由特首判斷;(三)學術討論這個行為是否體現了有動機將香港分離出去?這個涉及對條文的解讀。

李安然續指出:「但睇番晒成個國安法,從來無一條條文講緊香港嘅法庭有解讀國安法嘅權力。佢同基本法好唔同,基本法第158條寫到明,就話基本法嘅解釋權在人大常委,而一般情況香港法庭都授權可以解讀基本法,但係而家係無呢樣嘢,國安法第65條係話解釋權在人大常委,無話過授權香港法庭解釋。變相我哋對於條文嘅解讀可以係同人大常委好唔同。」

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李安然。資料圖片

捐錢到抗爭者支援基金,如星火同盟、612人道基金等,又會否涉違法?李安然認為,唯一可能相關的是被指涉恐怖活動罪,國安法第26條指:「為恐怖活動組織、恐怖活動人員、恐怖活動實施提供資金、物資」即屬犯罪。

但李安然認為條文寫得含糊,接照本港已有的刑事法,「如果你幫恐怖分子提供資金,你都會中,但前提係你要知道對方係恐怖份子、有做恐怖分子嘅行為。但係26條無清楚界定到係咪我哋叫『嚴格責任』嘅罪行,究竟我係咪需要知道對方有做過嗰啲嘢,而我又提供支援,咁我先犯法呢?定係我唔使知嘅,我提供支援俾那個人,我就已經中?」

觀乎這四種罪行,李安然認為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範圍最廣。「不如我咁問,我接受外國傳媒訪問,形容國安法係唔好嘅,係咪等於同外國組織有串謀,對大陸或者香港政府進行敵對嘅行動?即係第29(4)。外國政府唔一定係制裁、唔一定係封鎖,可以係出聲明譴責大陸政府、香港政府,呢個係咪敵對行動?因為無話一定要係非法行動。」

全國人大常委會6月30日通過國安法,由習近平簽署主席令,照片攝於當日的北京街頭。美聯社

社會亦關注,立法會議員拉布,或者好似過去半年內會未能選出主席的情況,又會否涉嫌顛覆國家政權,因為條文其中一款是:「嚴重干擾、阻撓、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權機關或者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權機關依法履行職能」。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昨早在香港電台節目受訪時,認為不算犯罪,因為「拉布」不犯法。李安然說:「我覺得陳弘毅呢個理解都仲係我哋今時今日對法律嘅理解,係講得通嘅。但係呢個『非法手段』,究竟會唔會同《議事規則》相違背,都叫做非法?」這個他不知道。

還有一點值得關注,根據國安法第35條,「任何人經法院判決犯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的,即喪失作為候選人參加香港特別行政區舉行的立法會、區議會選舉或者出任香港特別行政區任何公職或者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委員的資格」,變相被剝奪參選權,律政司長鄭若驊昨午表示,條文的確並無提及被國安法定罪喪失參選資格多久,「所以應該可以有機會被看成終身呢?」她提醒,四類罪行都是「非常極之嚴重罪行」,所以才引致這個懲罰。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昨午見傳媒。林勵攝

最後,李安然坦白說,難以一下子適應,「我哋都係啱啱知道法律條文,究竟佢會帶去邊個法庭而家都唔知,係咪48小時內就要帶去法庭都唔知,我連有無保釋都唔敢話俾佢(被捕人)聽,唔夠膽講『你一定會有保釋』。」他相信大律師公會、律師會都會找政府了解條文怎樣解讀。

但警方在國安法條文剛出爐就拉人,而法律界未準備好,被捕者的法律權利怎樣受到保障?「我諗都係盡做,譬如佢過了48小時都仲未帶上法庭嘅話,律師即刻走去申請人身保護令,跟住睇吓律政司點樣回應,佢在法庭講番佢對國安法點樣理解,點解佢嘅羈留係合法嘅。」李安然說。

他亦擔心,當事人如果被送中,香港律師沒有大陸執業牌照,根本幫不到,「我諗作為一個律師,最關注嘅係會唔會有公平審訊、被告嘅基本人權係咪得到充分保障,其實係咁簡單。」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