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港區國安法】程翔:你掐死香港的時候,個後遺症係足以摧毀共產黨


港區國安法生效,許多香港人感到2047已至,對一國兩制不抱希望。時事評論員程翔接受眾新聞專訪,同樣深感一國兩制不復存在,他指出國安法破壞香港法制、人權保障,並批評國安法荒謬:「立法逼我哋承認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地位」 。

雖然情況很壞,但他在訪問末段說:「我睇完(國安法)全文之後,我感覺就係『楚雖三戶,亡秦必楚』。你唔好睇香港咁豆釘、咁細,從香港近150年的能量,係完全唔能夠睇小」 、「你(中共)掐死香港的時候,個後遺症係足以摧毀共產黨,我有呢個信心。」

眾新聞製圖

程翔認為,港區國安法比中國2015年通過的國安法更辣。譬如港區國安法可以針對外國人,因為第38條列明,不具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的人在港區以外觸犯港區國安法者,「適用本法」。但程翔估計在外國被引渡的機會不大,因為通常需要「雙重犯罪(double criminality)」,即有關罪行在該人身處國家亦同樣犯法,才能引渡。 

另外就是以言入罪,程翔指出,港區國安法下的分裂國家罪,是「不論是否使用武力或者以武力相威脅」,這有違國際認可的《約翰內斯堡原則》。原則中有關可能威脅國家安全的言論,訂明「該言論是為了煽動即將到來的暴力」才可以進行處罰。「如果我無用即時武力,就唔會有即時危險⋯⋯即使係中國國安法,都唔會咁樣入罪,所以真係大鑊。」程翔說。 

程翔續提出,分裂國家最嚴重的是中國共產黨:「我作為一個中國公民,我可唔可以去警察局檢舉江澤民同中國共產黨?佢同俄羅斯簽新的邊界條約,使到好大部分的中國領土,從中國分離出去,實際上係放棄了150萬平方公里領土。我呢個似係攞嚟講,我亦都明白知道,香港警察係唔敢立案。但係我想指出,你而家針對人將香港或者中國其他部分分離出去,我只係想提醒全香港的市民、全中國的人民,其實若果根據佢呢條法律,係有足夠道理檢控江澤民同中國共產黨。」 

今年七一,有市民被搜出身上有「民族自強 香港獨立」的貼紙,被警方以涉嫌違反國安法拘捕。警方Facebook照片

程翔又批評,港區國安法不僅寫得嚴厲,更是荒謬,尤其在於以法律禁止人民挑戰共產黨執政地位。他指,中共與香港人的標準不同,在中共眼中,批評執政黨等於反對國家,即所謂「反共反華」;但香港社會的反共不等於反華,譬如說想有政黨輪替,可能是對國家有利的。他形容:「透過一條法律,強制人民支持、擁護共產黨的執政地位。但我們在香港,一個政權的合法性,係在於政績同埋人民授權。」

他續說:「譬如話舊年林鄭搞到一鑊泡,為香港帶來咁大災難,我哋市民要求換政府係好legitimate的事,但係而家呢條國安法,我哋就係嚴重干擾、阻撓、破壞香港政權機關依法履行職能(即干犯顛覆國家政權罪)。林鄭自己都承認,在閉門會議的錄音,佢話有得選擇的話會辭職。佢如果辭職,呢個係正常的做法,你做得唔好,你落台。」

程翔又提到,今次港區國安法的立法程序不符規定。香港本地立法須經立法會三讀通過,少則需時半年;即使是中央立法,按中國《立法法》須經全國人大常委會三次審議,會期每2個月一次,故理應也要用上幾個月時間。

他續批評港區國安法內容對人權保障的破壞,譬如第60條,容許中央駐港的國安公署人員,在執行職務時不受香港執法人員檢查、搜查和扣押,變相中共堂而皇之在香港捉人。第4、5條,談及人權保障「好好聽」,一如中國法律所寫,但第62條一句「香港特別行政區本地法律規定與本法不一致的,適用本法規定。」就將前述保障盡廢,而且釋法權在全國人大常委會。還有涉國家秘密案件禁止新聞界旁聽、不准保釋的規定(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其不會再犯)、律政司可指示不設陪審團等,程翔形容,與中國內地完全一樣。 

程翔指特首林鄭月娥去年搞到一鑊泡,人民要求換政府是合理不過,但國安法下會被指顛覆國家政權。政府新聞處照片

生於1949年的程翔,曾經被中共以涉嫌洩露國家機密、違反中國國安法為由,於2006年被判監5年,2008年獲假釋外出。回想當年經歷,程翔說:「中共的法律係完美到你好難去挑剔,但係中共的法律都係寫出嚟俾你睇,佢實行起上來,唔係咁樣實行。」

2005年他在廣州被捕,結果被拘留三星期後,才獲聯絡家人;被拘留一年後,才獲見律師。而根據中國《刑事訴訟法》,被拘留後24小時內應當通知家人;被拘留當日起可以聘請律師、律師有權會見在柙被捕者。 

程翔指出,雖然中國憲法寫明保障人權、自由,但最高人民法院有個內部的「司法解釋」,指一般案件審理過程之中,不能夠援引憲法,「公布出來啲嘢大家覺得好正,但內部的司法解釋全部推翻晒⋯⋯你見到劉曉波,寫個《零八憲章》,罪不至死吧?但就坐監坐到死為止,臨死先放走佢。即係話,中國表面上講啲嘢,同做的完全唔同。」

程翔在中國大陸被拘留逾千日,2012年出版《千日無悔》一書。資料圖片

程翔說:「(香港人)點樣自處呢。我自己覺得就係話,唔好在明顯的場合講啲好明顯的說話。譬如眾志成班後生仔,好有智慧,解散。首先你要保存自己,唔係話怕死、膽怯,而係在一個咁嚴酷的環境底下,第一件事係保存有生力量 。你被拉之後,郁吓就三碌(坐監三年)。所以我覺得,唔好在風浪尖上面同佢頂,一定係輸的,我覺得唔值得,我哋可以用更多食腦的辦法同佢抗爭。」

事實上,自港區國安法6月30日在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多個香港「獨派」組織解散香港本部、香港眾志解散、國際游說組織都陸續解散。香港似乎迎來了「流亡與地下化」的時代?「係啊,但我都仲係樂觀。我睇完呢個(國安)法之後,不期然諗起一句成語:三戶亡秦。」程翔說。

楚雖三戶,亡秦必楚。呢個係春秋戰國時代的講法,秦始皇統一六國,同高壓手段鎮壓各國人民、大肆殺戮,鎮壓到楚國的時候,楚國就話就算你殺剩我三戶人家,最後亡你秦的就係我呢三戶人。當然秦始皇最後亦無殺盡楚人,但係呢句說話就係楚人表達對秦高壓的不滿。 」
前身是學民思潮的香港眾志,2016年成軍,今年國安法生效前夕解散。眾志Facebook

程翔續指出,香港雖然「豆釘」,但每每在中國向現代文明邁進一步的時候,都有其角色:「晚清70年如是、民國如是,甚至乎共產黨奪權的時候,唔好忘記共產黨曾經整個南方指揮中心,就在香港,可見得香港在全國的功能作用。韓戰的時候,聯合國對中國禁運,你之所以唔死得,就係因為有香港,霍英東當年就係靠走私違禁品俾你中國大陸,先至救到你的物資需要。跟住你閉關鎖國、餓死人的時候,全部都係靠香港的物資輸送。」

他更憶起,那些時候試過大熱天時穿著幾件羊毛衫或綿衲,返到中國大陸的鄉下就除低留給親戚,「然後著住底衫底褲落返來香港,呢啲係我哋呢個年齡層的集體記憶。」

「文革後,改革開放之所以成功,就係靠香港,呢樣嘢唔係我哋香港人自己吹噓。」程翔續引述報道指,前蘇聯最後執政者戈爾巴喬夫,就曾經在訪華時說過,蘇聯未能像中國及時展開經濟體制改革,是因為蘇聯沒有香港這樣高度資本主義化的城市和通往西方的管道。

你而家一錘扑落來,我先唔講你忘恩負義那一筆,你一錘扑死香港,扑死香港的後遺症,分分鐘會導致你中共自己崩潰。我唔係吹牛,因為歷史上能夠將一個咁龐大、落後的經濟體推向繁榮、中共而家至少係第二大經濟體,到你掐死香港的時候,個後遺症係足以摧毀共產黨,我有呢個信心。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